反对洗脑

墨墨 2014-10-31 10:10:04
人脑可以像橡皮泥一样被任意塑造吗?什么样的环境和条件可以让一个人变得不假思索就认同他人?人脑真的能够被擦除然后植入新的思想吗?你确定你以为你以为的就是你以为的吗?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我?洗脑有哪些常用的手段?可以有效地防止被洗脑吗?

所谓洗脑就是利用外部影响力,向别人灌输异于一般价值观的特殊思想,以符合操纵者的意愿。本质上来讲,洗脑就是将一种理论植入他人头脑的过程,所以不管其如何变化,都具有以下几个特点:第一,排他性。只承认一种理论绝对正确;第二,循环论证。从一个简单的真理开始,循环论证;第三,利益承诺。夸大信奉某种理论能带来巨大的收益——无论是财富、名誉或者地位——人的这道心理防线一旦被打开一个小缺口,欲望就会难以抑制,不由自主地接收他人信息;第四,咒语化。把观点简化成口号化的句式;第五,仪式化。仪式可以把一些抽象的思想具象化、便于形成图腾崇拜,而且仪式的庄严感能够给受洗对象形成服从的压力;第六,重复性。反复灌输一个道理。但这些只是洗脑的初级表现形式,洗脑的最高境界是运用“隐秘说服词汇”和“催眠语言模式”,在不知不觉中入侵他人的内心,让被施洗者心悦诚服地接受他的观点、意见、提议以及任何请求,心甘情愿地为他的想法买单。

洗脑的渊源由来已久,从古希腊的柏拉图,到文艺复兴时期的马基雅维利,乃至后来的黑格尔,都主张一元论和国家主义至上论,为洗脑主义站队。柏拉图最早提出,统一理想国内人民的一切文化活动,禁止一切非正统的思想言行是哲人王的主要使命和责任。他在《理想国》中最早描述了以正义观和人治观为基础的哲人王统治。按照柏拉图的观点,作为统治根据的神话只有一种解释;不敬神者必须受到严惩,“他们必须放弃他们现有的习惯,赞成敬神的生活”,这乃是“一条普遍的法律” (《法律篇》),这为后来的统治者们和中世纪的神学提供了法哲学基础,经过马基雅维利、霍布斯、黑格尔等人的发展,最终在希特勒、戈培尔等人的手里将洗脑的理论和实践演绎到极至,其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其罪恶之多广罄竹难书。

那么,为什么洗脑是可行的呢?研究者历来层出不穷,但直到最近一百年,科学家们才真正开始了解洗脑的运作机理。俄国的生物学家巴浦洛夫在对狗的研究中发现,喂狗食物之前先敲几下铃铛,这样就在铃声—唾液之间建立了关联,反复刺激后,一听到铃声,即便没有食物,狗也会自动分泌出唾液,这就是“条件反射”。既然动物经过训练,可以形成不经大脑控制自动产生的反应,那么,如果把实验对象换成人呢?毋庸多言,翻一翻20世纪的苏联史不难找出答案。

2014年10月,诺贝尔生理学奖揭晓,获得者是挪威的认知心理学家迈-布里特•莫泽和爱德华•莫泽以及英国的神经科学家约翰•奥基夫。他们共同获奖的原因是解决了困扰我们数百年来的难题:大脑到底是如何创造出周围的空间地图,而我们又是如何在复杂的环境中进行导向的?其中,约翰•奥基夫的研究发现,在大脑中有一个名叫“海马体”的区域,存着一种特殊的神经细胞,当实验小白鼠在房间内的某一特定位置时,细胞群的某部分总显示激活状态。奥基夫认为这些“位置细胞”,构成了小鼠对所在房间的地图。这项发现揭示了记忆的秘密,为医学上治疗某些疾病——即通过操纵记忆来治疗阿兹海默症提供了新的可能,但如果这被用来洗脑呢?是不是可以进化为一种更便捷的洗脑术?

一旦我们了解了洗脑的原理、手段和其背后隐藏的科学,我们就能从本质上了解洗脑的真相,对洗脑术进行甄别。思维既然能够被重塑植入,那么也能够对其做出积极有效的改变。现在,我们知道了如何调整思维和习惯,让一个人避免陷入谎言的陷阱;我们也清楚,尽管高级洗脑术令人防不胜防,但也并非无懈可击,因为我们知道了如何去做。

大哲卢梭说:“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但是“人们有时可以支配他们自己的命运。要是我们受制于人,亲爱的勃鲁托斯,那错处并不在我们的命运,而在我们自己” (威廉•莎士比亚《裘里斯• 凯撒》),除非有人自愿奴役。

人,唯一应支配的,也只能应支配的是他自己。
墨墨
作者墨墨
46日记 14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墨墨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