谈谈《奥威尔日记》的翻译

乔纳森 2014-10-27 11:47:48
谈谈《奥威尔日记》的翻译

彼得·戴维森编辑的《奥威尔日记》,篇幅很大,中译本版权页上标“42万字”,是可信的。其中有不少文字是编者戴维森所加的精密的按语和注释;假若没有这些文字,《奥威尔日记》许多地方的意味,普通读者未必读得出来。正因为篇幅大,再加上奥威尔“生活日记”的内容实在单调枯燥,所以翻译起来或许并无多少乐趣可言。我猜,《奥威尔日记》的译者对奥威尔本人的著作、生平也不大了解,比如著作方面,《巴黎伦敦落魄记》的书名,在日记里出现了多次,每次都换一个译名,全不统一。
十年前,孙宜学先生翻译过一本奥威尔《战时日记》(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2003年3月第一版),内收日记及书信,日记部分择取的是奥威尔日记里可读性最强的那部分,即1940-1942年的一段。从整体上说,新的《奥威尔日记》翻译水准比《战时日记》高一点,但显然,《奥威尔日记》的译者没有参考《战时日记》这个译本,因为有的地方《战时日记》译对了,晚出的《奥威尔日记》反而译错了,具体的例子下面还会谈到。
《奥威尔日记》的译者似乎对一些英语词汇的理解不怎么透,书中偶有这方面的误译,现在按照出现的先后,聊举数例,加以说明。
例一:“大不列颠向波兰、土耳其和罗马尼亚提供合计1亿英镑的武器援助。”(第208页)
原文为:Britain to grant arms credit of £100 million to Poland, Turkey & Rumania. 此句中的credit是“贷款”的意思,它跟“援助”的差别还是挺大的。整句的意思是:英国批准向波兰、土耳其和罗马尼亚三国的1亿英镑武器贷款。
例二:“我以最快的速度把洋葱移植到了田里……”(第208页)
原文为:Transplanted onions as well as possible. 译者兴许眼花了,奥威尔说的是“尽可能好地”移植了洋葱,而不是“尽可能快地”移植了洋葱。
例三:“昨天是我们这个排的地方志愿者的第一次操练。这些人真的很棒,只有三四个人不是老兵。一些在场的军官(也许是来给士兵训话的)也很出色。”(第346页)
这里就是《战时日记》译对而《奥威尔日记》译错的地方。最后一句的原文为:Some officers who were there and had, I think, come to scoff were quite impressed. 《奥威尔日记》的译者把scoff、impress两词都理解错了。事实上,奥威尔要说的是:一些在场的军官,我猜原本是来看笑话的,观看后竟也十分动容。
例四:“1943年12月3日他(指奥威尔——引者注)为《保民官》写下了80篇个人专栏中的第一篇:《如我所愿》。”(第485页)
与《保民官》对应的原文是Tribune,应译为《论坛报》(这个“《保民官》”在第556页还出现过一次)。《论坛报》是一家英国的左翼报纸,奥威尔在这家报社当文艺版编辑,连续写了四年半的专栏《随心所欲》,这些专栏文章是奥威尔评论的重要组成部分。于此可见,译者对奥威尔的生平不怎么熟悉。
例五:“艾略特拒绝接受《动物农场》(因为他代费伯接受了《流浪在巴黎和伦敦》一书)。”(第485页)
括号里的一句,意思理解错了。原文为:Eliot rejected it (as he had Down and Out in Paris and London) on behalf of Faber. 意思是:艾略特代表费伯出版社拒绝了《动物农场》的书稿(就像他之前拒绝了《巴黎伦敦落魄记》的书稿一样)。从这里,又一次看出译者对奥威尔的生平不了解。
例六:“1947年8月他(指奥威尔——引者注)的《英国人民》由柯林斯出版社收入“照片中的英国”系列丛书出版。”(第556页)
这里提到的丛书名为Britain in Pictures,而picture既有“照片”又有“图画”的意思。那么,这里的picture是“照片”的意思吗?事实上,当年钱锺书先生在《英国人民》出版后不久就写了一篇书评,书评中说:“这本不到五十页的书是Britain in Pictures丛书之一,印刷非常精致,附有二十五幅插图;都是描状英国人生活的名画,其中八幅系彩色版。”显然,这套丛书应该叫“图画中的英国”而非“照片中的英国”。当然,以此求之于对奥威尔生平、著作相当隔膜的译者,标准未免过高了些。


《奥威尔日记》,(英)乔治·奥威尔著,彼得·戴维森编,宋佥译,上海译文出版社2014年6月版
乔纳森
作者乔纳森
122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乔纳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