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书记——鲸落之日

城市中的乡绅 2014-10-26 20:07:56
       数日前,有位豆友提到了一个名词“鲸落”,说的是当鲸鱼在海洋中死去,它的尸体会最终沉入海底。生物学家赋予了这个过程一个名字——鲸落(Whale Fall)。但是在海底的坟场,鲸鱼庞大的尸体不是迅速的消亡,而是成为了一个庞大的生态系统,这个生态系统甚至可以维持几十年之久,无数的微生物就这样集居在这个庞大的坟墓之中。



      
       最近几年各家旧书店主都感叹好的成批的旧书很难收到,而旧书店一旦一次出现大批质佳量多的旧书,不是哪个著名书店清仓,就是某位著名的学者或是文化人驾鹤西去,子女把父辈一辈子积聚的书一扫而空,而我们这次尘世间芸芸书友就趁势把这些文化遗产一分而空。
       
     这次“鲸落”的是方平教授,得知这一消息,还得感谢“诗神一笑”兄,凭着“诗神一笑”兄的得书日记,才觅得了几本方平教授的藏书。

方平教授
方平教授


        
      方平教授原为银行职员,因爱好诗歌和文艺,走上了职业翻译之路,在翻译莎士比亚作品上颇有成就。而他的岳父就是民国上海文化和出版界的巨擘邵洵美先生,邵洵美先生出生官宦之家,又成为清末豪富盛宣怀的孙女婿,如此出身邵先生所受的教育自然是一流的,曾在剑桥大学攻读英国文学,才气也是一流的,与盛宣怀孙女结婚时,报纸上邵洵美先生冠以的名号是“留英文学家”。而方平先生能得到邵洵美先生赏识成为其佳婿,也可见其翻译功底。方平先生一辈子在上海滩搞翻译,结识了不少翻译家,可谓往来无白丁,互赠签名本可谓寻常事,而我这次收到的其中一套签名本是《癌病房》。
  
邵洵美先生
邵洵美先生

       


       《癌病房》(现译名多为《癌症楼》)为荣如德先生翻译,为上海译文出版社《外国文艺从书》中一种,是1980年一版一印。这个版本是索尔仁尼琴著作《癌症楼》在大陆的第一个汉译本,根据荣如德先生回忆《癌病房》从1979年左右开始翻译,最早在1980年4月以“内部发行”的方式出版。当年翻译《癌症楼》,荣先生觉得还担着一定的政治风险,因为索尔仁尼琴是位“执不同政见者”,而“文革”刚结束不久,荣先生害怕翻译了索尔仁尼琴的小说之后,不知道哪一天也被牵连。所以荣先生要出版社领导写保证书,保证翻译后不受牵连。但“保证书”最后不了了之了,荣先生还是翻译完了这部“敏感”作品。荣先生说上海译文出版社让自己翻译《癌病房》是因为《癌病房》难译,小说继承了果戈里和陀思妥耶夫斯基的写作传统,小说非常阴暗,而荣的英语和俄语功底扎实,当时,出版社手头只有一本从欧洲辗转过来的地下出版的俄语版《癌病房》,无法想象印刷错误率有多高,最后荣先生只能一边对照英语版来翻译。最后这本内部发行的小说却引起了很大关注,因为八十年代初期整个社会都对斯大林体制在反思,而此书也反应了当时的社会思潮,小说附录对索尔仁尼琴的介绍比较客观公正,完全没有1977年文化部文学艺术研究所编译室《诺贝尔文学奖金和获奖者》一书中对索尔仁尼琴那种“乱喷”的情况。

荣如德先生
荣如德先生






     
       得书之二是《天边外》,是1936年诺贝尔文学奖尤金.奥尼尔的著作,属于漓江出版社《获诺贝尔文学奖作家丛书》中一种,有译者之一汪义群先生的签名。汪义群为上海外国语大学教授,上海戏剧学院客座教授,长期从事英美文学与戏剧的教学与研究,是奥尼尔研究权威。






      
       第三套书籍的签名者可是我梦寐以求的,签名者不是书籍的选编者和翻译者,而是封面的设计者,那就是大名鼎鼎的曹辛之先生,笔者于数年前偶得一册1962年人民美术出版社的巨幅画册《苏加诺总统藏画集》,那种浓郁的爪哇风味,精致到极点的封面设计,让我永远记住了封面设计者曹辛之先生的大名,后深入了解,才知道曹先生是建国后封面设计的顶尖人物,他设计的封面号称“曹面”。1959年他主持装帧的《印度尼西亚共和国总统苏加诺工学士、博士藏画集》,在德国莱比锡国际书籍艺术博览会上荣获装帧设计金质奖章。






       
       这次笔者入手的是《美国短篇小说选》,由中国青年出版社1980年出版,王佐良选编,白色的书底,天蓝色的方格中醒目的印着书名,而后以淡色粉红和墨绿的花纹环绕,素朴而不单调的封面一下子让读者有一种在夜晚静下心阅读的心态。

曹辛之先生
曹辛之先生


曹辛之先生设计的《苏加诺藏画集》
曹辛之先生设计的《苏加诺藏画集》





        
      第四册入手的书圆了少年时的一个梦,那是一套赫尔曼.沃克(Herman Wouk)所著的《战争与回忆》,是1981年人民文学出版社一版一印,四本一套。这是大路货,旧书市场随处可见,可见当时所受的欢迎程度。笔者第一次接触《战争与回忆》不是书籍,而是根据他改编的电视电影,1995年是反法西斯胜利50周年,这部1988年拍摄完成的美国电视电影在各大有线电视台循环播放,深深印在少年伪军事迷的脑海中,直到现在对二战历史仍沉迷于此。近二十年过去了,当我打开《战争与回忆》第一册的封面时,却发现了一长排英文,而翻译者之一方平教授在扉页底部追记了一行文字,加上旁边的一页剪报,确认那行英文为普利策奖原书作者赫尔曼.沃克的真迹无疑。原来《战争与回忆》和他的前篇《战争风云》在大陆出版后,广受欢迎,1982年赫尔曼.沃克来到大陆,十月抵达上海,11月21日在锦江饭店十四楼,与翻译者进行了座谈会,座谈会结束后,赫尔曼.沃克为方平教授签名,方教授当时很激动,在追记中认为赫尔曼.沃克签名的《战争与回忆》可能是自己最有价值的收藏。





赫尔曼.沃克签名
赫尔曼.沃克签名


方平教授追记
方平教授追记


       
      关于这套二战小说,还有两处值得一提,其一封面设计者是张守义先生,他也是共和国封面设计的顶梁柱之一,,张守义擅长以简洁娴熟的黑白画来达到他特有的动势传情。他的大写意黑白画不仅大多不画脸,而且背影居多,开拓了这一表现领域,取得了特殊的艺术效果。具有极强的个人风格。其二小说作者赫尔曼.沃克先生今年已经99岁高寿,97岁媒体采访时,他还在创作长篇小说,真是一个获得上帝祝福的人。而一个曾经在少年时代崇拜过他作品的中国人,不用远渡重洋,就获得了这位长寿、多产作家的亲笔签名,也是有着小小的幸运啊。

时代杂志上的赫尔曼.沃克
时代杂志上的赫尔曼.沃克


近年来的赫尔曼.沃克先生
近年来的赫尔曼.沃克先生


张守义先生
张守义先生


      这些外国文学的签名本都是在2014年10月24日入手的,今日26号看到cyan君在上海文庙也得到了一册方平教授的签名藏书,不由有一丝伤感,在二十多年前的文化热潮中,这么多翻译家伏案工作,在文化浩劫的十年后,抢着时间,以整体较高的质量为封闭30多年的中国重新打开了世界文学之门,让多姿多彩的世界文学成为莫言、马原、王安忆等著名作家的重要写作来源,也为无数普通的文学青年构建了一个精神世界。而时光流逝,文学衰败,这些老一辈翻译家的藏书也散落四方。但这或许也是命吧,“神龟虽寿,犹有竟时”,再庞大的巨鲸也会死亡,永远安息在海底的墓场,但巨鲸死后不断发酵的养料,却养活了无数的生物,像我这样的芸芸书友偶然得到了老一辈翻译家宝藏中很小的一部分,只能以阅读和好好的保藏,来保存这未熄的光芒。
城市中的乡绅
作者城市中的乡绅
91日记 304相册

全部回应 86 条

查看更多回应(86) 添加回应

城市中的乡绅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