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津电影笔记——美的细节

花生 2014-10-14 14:57:47



为了上毛尖老师的电影评论课做的预习工作,一口气提前看了小津的三部电影:《东京物语》、《秋刀鱼之味》、《小早川家之秋》。

看小津的电影,第一感受是——哀,忧伤入骨;第二感受是——美,含蓄唯美。这哀与美形成隐秘却强大的内在力量,触动着我的内心。于是,随手记录下那些美的细节,以及细节的分析,以便更透彻地理解小津的美学思想。今天看来,小津对每一个镜头的美感的把握,对细节美的追求,都值得今天的我们细细地品味,不懈地追问。

原节子,贞洁之美




小津电影中的女性形象的塑造无疑代表了小津的理想,小津对女性、母性的诠释,小津独特的美学语言……如果说小津电影中的男性世界投射的是现实世界和小津自我,代表着世俗的,妥协的,忧伤的一面,女性则代表了理想化的、美好的、温暖的一面,投射的是小津对这个现实世界的失望和不可获得的梦想。这现实和梦想之间的纠结,在小津永恒的父亲与女儿的主题里,交织出无数细腻动人的故事。

有人说小津电影是禁欲的,那和被称为永远的“贞女”——原节子有密切的关系,原节子身上闪烁出超凡脱俗的天使气息,原节子的美和“欲望”没有半毛钱关系,说她是绝世之美也并不过分。《东京物语》和《小早川家之秋》中的原节子都是“战争的未亡人”的身份,对故去的丈夫挥之不去的忧伤,对重新开始新的生活的愧欠,深深眷顾着上一代的老人,同时又热情地鼓励年轻困顿的妹妹,自由的追求梦想中的爱情。原节子,始终是贞洁又有些恋父的女儿,毫无疑问,原节子是小津心目中完美传统日本女性的代表。在影片中,小津似乎总是故意不让原节子恋爱、出嫁成功,让这一完美的璧人成为了永远的女儿,永远的贞女。

《东京物语》最后高潮,是原节子捧着故去妈妈的手表泣不成声,因放弃了对亡夫的追忆,而自责自己的自私无情……此时,这位美丽、贞洁又软弱的传统东方女性,唤起的是观者强烈的同情和怜惜之情。小津赋予原节子的美,不是图有外表的华丽,是精神的道德的高尚,与外表美的统一,所以这份美才是无敌的,隽永的。

在小津的电影家庭中,几位性格迥异的女性角色总是包括了妈妈、大女儿、小女儿,儿媳,在一众人物群像中,30岁的原节子并不是家庭女性成员中最年轻的,戏份也不见得是最多的,但是其圆润温婉的形象魅力,加上恭谦内敛的性格魅力使其脱颖而出,在人物群像中散发出异常美丽的光彩。电影中的其他人物,似乎都是小津安排以衬托原节子的完美,比如《东京物语》中的小妹香川京子,还带着小镇女孩淳朴单纯执拗的气质,埋怨着哥哥嫂嫂的自私,稚气未脱的小妹与成熟圆润的原节子形成对比;《小早川家之秋》中的小妹司叶子,清纯善良,从踌躇不前,到勇敢追求爱情,追求自由的自我幸福的小妹与放弃新的婚姻选择,固守前夫家庭中的传统妇女原节子形成对比。《小早川家之秋》中的情人女儿,与多个西方男士谈恋爱,对皮草的兴趣强烈于对父亲死亡的伤感,更是被小津喻意战后受西方女性解放思潮影响,追求性解放和物质享乐的一代年轻人,在小津淡淡的貌似不经意的贬意中,透露出对其道德上的批判,愈加对比出原节子的道德之美。

在小津电影中,原节子已经等同于日本传统美德的符号,是战后的小津孜孜以求的信念,反复的吟诵,用小津低调内敛的语言,用原节子的完美来吟诵,来抒情,来挽留,一曲又一曲的挽歌……原节子身上的贞洁高贵和小津追求的和谐内敛的东方美不谋而合,那到底是她的美使小津电影画面的视觉美感愈加浓厚,还是小津通过电影塑造了属于小津电影的完美的原节子?我想应该是导演和演员互相成全了彼此。

仰卧在榻榻米上,视角之美



小津的机位永远固定在离踏踏米几十公分的距离,有人称,那是仰卧在榻榻米的上帝,仰视着世间百态。小津选择这样的视角有多重的考虑,能全面地呈现出室内的人物场景和窗外的景色,甚至窗外的屋檐一角也纳入了摄像机的视线,形成镜头的纵深感,包括独特的机位的长期运用,固化成小津独特的镜头语言模式,除此之外,我发现这个机位还有一个莫大的好处,让人体的比例更显完美。一般东方人身材矮小,与发明了摄影设备的西方人相比,头部比例偏大,四肢略短小,身材不够颀长苗条,而横幅的电影屏幕更是让东方人的身材缺陷愈加地暴露,但是小津的仰视角度非常科学地通过透视解决了这个问题。于是,我们在小津电影里看到在镜头前走动的女性,身材完全符合西方审美的要求。

小津镜头中女性的日常着装,看似都是极其素雅简洁,完全没有奢华之感,但是细看之下,服装也是在镜头中再度阐述导演的意图,并与小津营造的和谐唯美的整体风格有机融合。电影《东京物语》中但凡是穿西式服装的女性,都是款式类似的有明显腰线的过膝长裙(话说膝盖是丑陋的,露出来很不优雅,而且容易让视觉重心下移),裙摆之下露出一截纤细动人的小腿(由于仰视角度,使人体站立时裸露的小腿成为最为醒目、最为性感的部分),完美贴合的腰部提升了视觉重心,这样的服装,既符合50年代的时尚风潮和夏天的季节特征,同时又很优雅节制。要说最华丽的一件衣服,那是《秋刀鱼之味》中女儿岩下志麻出嫁时的一套新娘装束,在小津在榻榻米上的仰视镜头里,新娘如此华丽典雅高贵,让父亲感慨万分,那是小津心中不舍但终究逝去的辉煌时代。

ps:《秋刀鱼之味》和《小早川家之秋》中出现了另一种西式女性着装,可爱的蓬蓬连衣裙,是剧中酒吧女招待、和西方人谈恋爱的情人女儿的穿着,小津以此划分出战后受西方现代文化影响最大的那部分日本女性,年轻,开放,张扬,和传统温良,以着和服为主的节原子形成鲜明的对比。


诗的韵律,构图之美





小津在画面构图上追求平衡和谐,是公认的,被最多评议的是他的空镜头,花瓶,电灯,烟囱……在表现人物美时,小津也同样刻意地在构图上大做文章,让东方女性的柔美含蓄地展现在观众的眼前。比如《小早川家之秋》中有两组原节子和妹妹倾谈的画面,极为相似,一组两人都身穿浅白色衣服,原节子是和服,妹妹是西式裙装,一左一右不约而同地一起蹲下,一起站起,充满音乐和舞蹈的节奏韵律感,葬礼之后,姐妹俩身着黑白相间的葬礼和服,同样的姿势和构图。这两组画面前后对应,好似对仗的诗句,一前一后相互映照,韵味无穷。两次俩姐妹谈论的话题都是关于爱情的两难选择,是选择自己喜欢的男人?还是听从家族的意愿安排自己的婚姻?是要感性的爱情?还是理性的婚姻?而姐妹俩优雅的蹲姿,是和内心对话的向内的姿态,而一起站立迎风的样子分明是面对世俗世界的向外的姿态。这蹲和站在构图上造成了冲击,形成了动态的平衡感。

小津的构图总体上是内敛的,严格控制着的,但是其中不乏感性的抒情,诗一般的韵律节奏,只是这抒情非常之节制,完全在理性的控制之下的抒情,只求点到为止,不求酣畅淋漓,懂的人自然懂。

花生
作者花生
72日记 24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花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