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书风景18海明威的盛宴

bookbug 2014-09-28 00:08:34
我读书的启蒙虽然较多数人为早,但少年时读的基本都是古旧小说,演义、说部以及武侠等都是二十多年前我的最佳启蒙。外国小说算是开化的比较晚的,基本都在十四岁以后,其中就有海明威。
然而说来也怪,海明威虽然读得较早,上海译文出版社二十年来也一次又一次的再版着海明威文集,但我的家藏数来数去居然没有一套完整的文集,尽管15种16册一册也不缺,却来自先后不同版次和装帧的3套,这对藏书多少有些强迫症的我而言,基本也算是奇迹了。
不过正所谓“失之东隅,收之桑榆”,强迫症到底还是强迫症,多年之后,在我完整收入了一套英文原版的海明威集之后,曾经的遗憾和残缺反而成了这些年品尝海明威盛宴的一种见证,一段记忆。

文集中最先收入的三种是上海译文90年代中后期陆续出版的精装版,蓝色封皮,装帧简单,无书衣,每册扉页后都有该书当年原版的初版本封面。早年买书,肯定是知名度优先,所以这三本毫无疑问的属于《太阳照常升起》、《永别了,武器》和《丧钟为谁而鸣》。而这三部经典也基本上聚齐了海明威作品中的三大元素:战争、爱情以及生死,对战争的反思,对爱情的怀念,对生死意义的探究,构成了以海明威为代表的整整一代人的文学标签:迷惘的一代(Lost Generation)。要知道,“迷惘的一代”一词的出处正是海明威首部长篇小说《太阳照常升起》的题记,那是当年有着美国文学教母之称的斯坦因女士与海明威的一次谈话:You are all a lost generation。


到北京读书的本科四年,又陆续购入了三册文集,不过已是上海译文99年的黑皮版,依然是纸面精装,内文、扉页和插页与旧版毫无区别,只是多了有着海明威头像的书衣封套,以及一张书签,这当然也代表了从那以后的出版潮流:似乎精装版没有穿上书衣,出版社都不好意思说是精装了。
这三种分别是海明威的四种随笔之一的“非洲狩猎专书”《非洲的青山》,发表后被称毫无新意、文思枯竭的长篇小说《过河入林》,以及海明威自认“这一辈子所能写的最好的一部作品”《老人与海》(与《春潮》合为一册出版)。而后者果然成为作者“赢得生前身后名”的代表作,52年甫一出版便赢得一致好评,53年斩获普利策奖,54年更是为海明威赢得诺贝尔文学奖填上了最重的一颗砝码。


《老人与海》其实充其量只是一部中篇,也只讲了一个简单的故事:一个撑着小船独自在湾流中打鱼的老人,八十四天毫无所获,在第八十五天打到一条大马林鱼,与之搏斗两天两夜终于捕获。却在第八十七天遭遇鲨鱼的一次次夺食,尽管老人一次次击退鲨鱼的攻击,却难逃大鱼被食光的结果,遂空手而归。然而这样的故事,却让不同的人读出了不同的味道:评论家说是关于作家和写作的寓言,哲学家说是古希腊悲剧意识的延续和传承,英雄主义者为老人的意志和精神高唱赞歌,基督徒则看到了的受难和救赎细节。可见,像哈姆雷特一样,一千个人也会有一千个圣地亚哥,这大概就是经典的魅力。
对我而言,这些象征也好,寓意也罢,说起来都没错,就连人生也跟这次老人出海的经历一样:人生在世,为爱情付出,为活着而忙碌,很多目标和理想看似一番艰苦努力之后能渐渐靠近,但在更大的风雨面前,依然常常无法抓在手中,到最后遍体鳞伤,也难免两手空空。
海明威在小说结束的那句话更是让人无法掩卷:The old man was dreaming about the lions.在这里狮子的寓意应该代表着往日的辉煌,峥嵘岁月也只能在梦中依稀了。

毕业之后我相继收入了文集中的剩余十种,均为后来出版的平装本,包括我后来最喜欢的《短篇小说全集》(上、下),以及最为著名的回忆录《流动的盛宴》(那时候被译作《不固定的圣节》,后来再版都改作大家习以为常的《流动的盛宴》了)


众所周知,海明威是在61年自杀身亡的,《流动的盛宴》虽然写的是他早年在巴黎的经历,却是在作者身后作为译稿出版的。不过由于写作时间较晚近,所以文字风格充满了追忆似水年华之感,而由于海明威当时所处的那个特殊的文学时代,本书的所有有关巴黎的记忆都成了一种历史的共同记忆。其扉页上的题献,如今也成为关于巴黎最美的一段文字,被仰慕者广为传颂:
“假如你有幸年轻时在巴黎生活过,那么你此后一生中不论去到哪里她都与你同在,因为巴黎是一席流动的盛宴”。
If you are lucky enough tohave lived in Paris as a young man,then wherever you go for the rest of your life,it stays with you,for Paris is a moveable feast.
四年多前,觊觎海明威原汁原味文字多年的我,终于在网上陆续购入了一套Arrow版的海明威集,共16种,开本较小,便于阅读和携带,很多当年阅读中文板时感觉脍炙人口的词句都能在原版中找到对应的英文,很是兴奋。


后来又看到出版社为《A Moveable Feast》单出了一本The Restored Edition,类似于修订版,就买了对照着旧版一看,发现修订和增补的地方非常多,在同等开本和字体下,页码增加了100页,内容多了一倍,这都是只看中文版所无法体会的乐趣。


当然了,如果只是阅读,Arrow版的文库本海明威集已经足够,若是收藏,我后来又陆续购入的Scribner版大开本单行本十种尤佳,惜乎都是平装。说到精装原版的海明威,除了人人文库里的《永别了,武器》之外,我至今也只有一本珍藏版收入囊中,是Scribner版的《A Moveable Feast:The Restored Edition》,装印俱佳,内页有多幅海明威手稿插图和早年在巴黎的稀见照片,连环衬也是海明威的手迹,算是我最好的一场盛宴了。




bookbug
作者bookbug
272日记 74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bookbug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