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新”译本是如何炮制出来的(完整版)

乔纳森 2014-08-25 08:09:00

在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推出的所谓“哈佛百年经典”丛书中,有一册普鲁塔克《古希腊罗马名人传》(冉明志、吴庸译)。普鲁塔克的《希腊罗马名人传》,在历经吴于廑等译的《普鲁塔克〈传记集〉选》(1962)、吴奚真选译的《希腊罗马名人传》(1974)、黄宏煦等译的《希腊罗马名人传》上册(1990)、席代岳译的全本《希腊罗马英豪列传》(2009),再到冉明志等译的这个选本,粗略地算,已经有了五个中译本。这第五个中译本,号称从德莱顿(Dryden)英译本转译,其实只是胡乱拼凑的;严格说来,也许不算是个译本,因为很多时候它只是“中译中”,就是把席代岳的中译添油加酱,加以改写而已。
我们先举一个对照的例子,这是谈阿尔西比亚德(或译亚基比德、亚西拜阿德)的容仪的。

冉明志等译本:
亚基比德是当时出名的美男子,无论在年幼、青年时代或成人以后,都能永葆迷人的容貌和优雅的气质,使得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为之倾心不已。至于这一点,优里庇德有诗为证:
   汝即世间美男子,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才高八斗文韬武略,有万夫难敌之威风!
虽然亚基比德具备这方面的优越条件,对少数特定人士而言,还是他那与生俱来的意气风发和喜笑颜开的气质更让人钦佩不已。

席代岳译本:
他是当时最知名的美男子,无论在幼年和青年时代或成人以后,都能永葆迷人的容貌和气质,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为之倾心不已。优里庇德有诗为证:
   其人如玉树临风,年华则春容(疑当作“荣”)秋茂。
虽然亚西拜阿德具备这方面的优越条件,对少数特定人士而言,还是他那天生的英勇和欢乐的气质,使人感到更为心折。

冉明志等的工作,不止于把“天生”转译为“与生俱来”,把“英勇”转译为“意气风发”,把“欢乐”转译为“喜笑颜开”而已,他们还能从“其人如玉树临风”想象出“英俊潇洒风流倜傥,才高八斗文韬武略,有万夫难敌之威风”这一大串来,才能是何等高超!
我们为什么很有把握说冉明志等是对席代岳译本进行了“再创作”,而非巧合呢?因为席代岳的翻译本来也不怎么靠得住的,席代岳译错的地方,冉明志等就跟着错了。
既然席代岳译本也主要依据德莱顿英译本来翻的,我们就看看“优里庇德有诗为证”以下的英译本是怎么写的:

What Euripides says, that- "Of all fair things the autumn, too, is fair," is by no means universally true. But it happened so with Alcibiades, amongst few others, by reason of his happy constitution and natural vigour of body.
拙译:
欧里庇得斯说:“美好之物的秋日,亦是美的。”这话绝非任何时候都正确。不过,在阿尔西比亚德身上确乎如此——此外再没几个人能像他这样——因为他生性开朗、体魄强健。

普鲁塔克是说阿尔西比亚德上了岁数之后依然保持着风度,能臻此境的人其实非常少。席代岳似乎没有读懂原文的意思,而且连amongst few others这样常见的结构也理解错了,跟着学样儿的冉明志等安能不错?
我们不能冤枉冉明志等,说他们一个字也没译,因为偶尔,不知是否出于良心发现,他们抛开席代岳译本,也试着译了一些内容。但,正所谓“做多错多”,他们照抄席代岳错得还少一点,自己来译,那就错误连篇了。
以德摩斯提尼(或译笛摩昔尼斯)一篇为例,有一句译为:“有人说过因为笛摩昔尼斯是一个孤儿,甚至付不起伊索克拉底十分钟的指导费。”(第176页)可是与“十分钟”对应的原文是Ten minae,十迈纳。迈纳是古希腊的货币单位,等于100德拉克马。再如,德摩斯提尼有一篇著名的演说辞,叫On Crown,冉明志等译本在第183页译为《论花冠》,在第184页就改译为《论王权》了。翻译态度如此马虎草率,又何必另起炉灶呢?真令人费解啊!

《古希腊罗马名人传》,(古希腊)普鲁塔克著,冉明志、吴庸译,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2013年12月版,45.00元。
乔纳森
作者乔纳森
1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添加回应

乔纳森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