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62

elvuelo 2014-08-19 00:00:23
  早上看到一篇阿城回憶侯孝賢的文章,裡面還提到陳凱歌的《孩子王》和特呂弗的《四百擊》。於是記起以前在學校我一直想放特呂弗和侯孝賢的電影,但是也只放過《悲情城市》。
  什麼事情都是這樣,過去了就再也回不去了。
  還記得放《悲情城市》的那天也像今天一樣有點小雨,不過那是十一月份,天真的涼了。雖然貼了大海報,來看的人仍然很少。但我覺得很好,這樣就可以安安靜靜的再看一遍我自己喜歡的電影了,而且是用大銀幕。
  我通常都喜歡坐在邊上靠後的位置,有時候乾脆站在最後一排位子的後面。只有設備故障的時候才會到前面去弄一下。那次我也是坐在最後一排。我以為就我一個人在後面看,結束的時候才發現我的部員都來了,就站在我後面嚇我一跳。然後他們說我哭了好幾次,讓我覺得有點尷尬,就說“電影太慘了,誰看了都會傷心的吧”。接著他們討論劇情什麼的,我一句都沒聽進去。
  我當時仍然陷在電影里:文雄、文良、文清和寬美,在亂世的歲月里一個家族的悲劇,映射出整個時代的黑暗。可即使到最後,活著的人仍然努力平靜的生存著。
  

  高中時因為梁朝偉做封面,我買過一期《men's uno》(04年3月號),記得上面有一段關於梁生在《悲情城市》裡的文字讓我印象深刻:
  《悲情城市》是梁朝伟1989年的作品,其实他那时演戏已经演得很好了。印象最深的是文清在监狱里的日候,其他狱友被传唤出去,接着是两声枪响.文清是听不到的,他不知道发生了多么可怕的事情。轮到他,他也听不到自己的名字,他只知道又要带人出去,是谁呢?他迷惑惶恐地望望其他人,没有枪响.那几秒钟真的好长。和电影的名字一模一样,这个城市被悲情涨满。
  “要尊严地活”更让所有的人肃穆。在候孝贤的天空下,梁朝伟悲壮而有力量。
men's uno04年3月號
men's uno04年3月號

  好吧,侯孝賢的電影我基本上每部都看了不止一遍。
  除了《悲情城市》,《童年往事》我也看了好多遍,每一遍都哭。看到電影裡的阿婆我就想到我外婆。我外婆去世的時候我剛上四年級,我好像花了整整兩年才接受這個事實。現在想起來還是很難過,可是人最終都要學會平靜。
  當然我遠沒有電影裡的阿孝那麼叛逆,因為我似乎很快就長大了。

  我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沉迷《童年往事》、《四百擊》這樣的電影(因為孤獨麼),反正就是特別需要,《野蘆葦》、《雲上的日子》,還有《重慶森林》、《春光乍洩》這幾部,好像腦子有病一樣,需要看很多很多遍才行。
  隔一段時間就要拿出來看一下,一個人看。

  然後今天下午就做夢,夢到《悲情城市》裡的文清變成了《色,戒》裡的易先生。
  我想要趕緊去找王佳芝,叫她不要答應鄺裕民他們去接近易先生。可是發現我根本不存在。只能看著王佳芝一個人去上課,一個人抱著一疊書去看電影,然後看到她在電影院裡哭——我知道她剛剛寫了封信給剛結婚的父親——於是我也跟著哭,哭著哭著就醒了。


  醒來竟然看到《黃金時代》發佈了國際版預告片。裡面許廣平(丁嘉麗飾)招呼蕭紅的片段讓我突然覺得好安慰,雖然只有幾秒鐘,但就是那幾秒鐘也是溫暖的:許廣平喊蕭紅的名字,問她外面冷嗎,然後擁抱了她,好像親人一樣。


  我多希望也有人這樣對待王佳芝。



阿城:《且說侯孝賢》
http://www.douban.com/group/topic/1590904/
  
elvuelo
作者elvuelo
51日记 2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elvuel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