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8.13 第七十七回

小白 2014-08-13 22:20:11
当我们在怀念罗宾.威廉斯的时候,我们在怀念什么?

送给远行的船长
送给远行的船长


连我自己都没想到,早上看到罗宾•威廉斯的死讯,竟然止不住的涕泪横流。这实在令人费解。在中国大大小小的手术室和病房里游走了十年,我多少见过一些生死,所以跟一个人告别的时候往往会比大多数人冷静,更别提逝者只是一个未曾谋面的外国人。所以终其一日我都在想怎么会这样?临近午夜,我试着给自己一个答案。

    首先不得不说,即使喜欢电影如我,罗宾•威廉斯也不是排在前几位需要关注的巨星,更别提看好莱坞电影可以吃爆米花的观众。每一个曾经熟悉的名字离去,我们都会做出反应,有时是“哦”,有时是“唉”,牛逼如马龙·白兰度,也不过就是“好吧,再见”,就像告别一个过去的时代。所以当今天朋友圈里出现意外多错愕的表情时,我突然意识到威廉斯之于我们,是如此的重要和与众不同。他就是那种我们习惯了被他陪伴,以为他的存在像呼吸那样自然,可是一旦突然离去,会让我们手足无措难以为继的人。一如92年开告别演唱会时的许冠杰,03年愚人节一跃而过的张国荣,和MJ。

    其次,我在找寻他如此重要的原因时,也清晰地认识到作为嗑药酗酒就跟我们打麻将一样的美国人,威廉斯先生并非道德完人。23年前第一次在《大众电影》上看见这个人时,伟光正的杂志起的标题是类似于从沉迷中走出的笑匠之类的,配图是他抱着刚满周岁的女儿做鬼脸,当时给我的感觉是这个人很可爱,放现在就是治愈系,可还是最好敬而远之。当然时光荏苒,我们都知道能跟克里斯•哥伦布拍儿童电影还拍得那么好看、道理讲得深入浅出的人一定是个好人,即使他低调得连负面新闻都让人期待。但是他还是他,一个笑眯眯、有距离感的美国老头,这也是他希望我们认识的那个他,就像他夫人在他离世后发表的那番话:“希望大家记住罗宾的不是他的死亡,而是他带来的无数快乐和欢笑。”

    所以第三,我想到了可能是所有跟我一样难过的人难过的原因,我们都曾被他穿越重重阻碍触动过心底那个最薄弱的地方。他可能是带着红鼻子、逗小患者开心的亚当斯医生,置身乱世、始终保有一份童真的雅各布,心理重创、却可以跟你一起躺在中央公园数星星的乞丐教授,甚至遇到心上人会害羞的西奥多•罗斯福。肯定有一个形象,让你心似暖阳,和蔼可亲的大鼻子,眼神里带点忧伤,在我们失落时带给我们希望。有些人带给我们的,不只是欢笑或泪水,可能是世界。

    对我,他是Mr.Keating,我的船长。在像一个朝鲜人一样被教育了二十年,几乎被生活的压力碾碎了梦想的时候,《死亡诗社》的出现,于我,犹如卢梭之于法国大革命。我们何尝不是尼尔和托德这样的懵懂少年,有太多人想为我们的人生负责。但是人之所以为人,选择权难道不该握在自己的手里吗?又或者一旦给了你这个选择权,你会用它来做什么?放弃掉?

    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长时间以来我不知道,或者不想知道。我习惯于做大海中的一滴水,努力保持着跟周围海域一样的盐度,跟着太阳升起变热,随着月亮升起变凉。可是,在海上漂浮的时候,我也曾羡慕天上的云,明白那是作为一枚液体最好的归宿。但当高温来临时,怯懦也如影随行,每次,我都深吸一口气,潜回深海。。。

    所以《死亡诗社》其实不止是一部电影,它是一盏灯,未必照亮黑暗,但带给人一个最重要的东西——希望。我觉得大多数看过这部电影的人,应该跟我一样吧,在影片结尾大家跳上课桌跟Mr.Keating告别时,会止不住的热泪盈眶。

    这种感觉一如今早我看到那条讯息时。

    很佩服台湾译者,“春风化雨”这个名字,对这个电影,以及它带给我们的感受,几乎是一个完美的表达。

    对不了解他的人,想说一句,能不能牺牲一个夜晚,看看《死亡诗社》,看看也许会改变你一生的表演。当然,是原声。

    O, Captain!My Captain! 你并没有离我远去,我永远不会踽踽独行。

                                                                                                             2014.8.12
小白
作者小白
79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小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