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亡诗社告诉我的

林愈静 2014-08-12 11:15:25
罗宾.威廉姆斯最为人知的大概就是这部《死亡诗社》(香港翻译为:春风化雨)。
这是一部诗人电影(彼得.威尔导演),你遇到它的时机不同,会有不同的启示,许知远是大学时候看到这部电影的,一个青头仔,当然很激动,如他自己所言,模仿片中的学生,跑到另一个班级给女孩献花求爱。

而我看到这部电影时,已经大学毕业,被现实社会撞的鼻青脸肿,正在人生的迷惘期。
当我看到内向寡言的小男孩儿爬上桌子,双眼含泪,坚定的喊出:Captain, my Captain 时,我自己也双眼湿漉漉的。这种感觉,不单是教学的成功,而是更加复杂,对于错,是与非,理想与现实。一齐涌上来。

我觉得大学应该给新生放这部电影,或者,更早的时候,高中,初中都可以。
我从这部电影中,不是看到老师的春风化雨,而是看到理想与现实的冲突下,人应该怎样自处。

基廷老师曾经在班上对同学们讲过一番话,大意是:同学们,你们现在觉得这些课程无聊,这些知识没有用,但这是你们将来谋生的手段。而诗歌,艺术,是你们人生的意义。这话听着很有诗意,但其实就是那句烂大街的『人吃喝是为了活着,但活着不是为了吃喝』的浪漫版。

基廷老师的这段话在那个时刻击中我,于是,内心挣扎纠结,都豁然开朗了,有烦恼尽去的感觉。很长一段时间内,我以为我搞清楚了人生的意义,人为什么活着,我不再纠缠于对一些空虚抽象的人生意义的追求----也就是说,我从一个抑郁症诗人,变成一个健康活泼的正常人。

事实证明,我是太乐观了,后来这种烦恼仍然如影随形了很长一段时间,如女人的生理期一样,定期令我陷入抑郁和空虚之中,直到我不再排斥而把它当作人生的正常律动。

后来,我还是从罗素那里找到答案,短短的一篇《我为什么活着》,没有那么诗意,却讲的逻辑清晰。罗素还说,当你为下一餐担忧时,是不会失眠的,嗯,罗素彻底治好了我的小布尔乔亚抑郁症。

回到《春风化雨》,那个自杀男生的爸爸的故事,今时今日仍在上演,HK这几天在持续审理一件年初发生的震惊全港的碎尸案,一个年轻人,亲手杀害了自己的父母,并且碎尸。然后报警说父母失踪,后来自己承受不了,承认罪行,他和朋友一起骗父母到自己租住的房间,亲手杀害,碎尸,并扔到不同的垃圾站,而头颅放在冰箱---这很像港片的情节,但却是发生在你我身边的真人真事。

新闻报道里,约略可以看到他短短二十多年不幸的人生,小时候被父母逼着学钢琴,考了八级,被父亲关在家里看《南华早报》学英文。长大后被父母强行送我澳洲读书,因为性格内向,被外国孩子欺负。读书不成,回港做事也不成,被炒,觉得自己的人生就是失败的综合,不开心,不顺意,没有希望,更没有爱情,曾经想过三十岁前自杀,直到遇到现在这个唯一的朋友,觉得他是同路人,二人都是失败的总和,却做出如此惊天动地的事。

《死亡诗社》中的男孩儿有诗歌和艺术作为慰藉,他始终未脱离人本性的善良与天真,也无法想明白谋生和艺术的冲突,更不敢反抗父辈的强权,他的枪口指向自己,带着对艺术的期望与享受,死在自己领奖后的夜晚。可以说,他参演沙剧时,死意已决。

《死亡诗社》是一部关于教育的电影,关乎老师,也关乎学生。许多人一生都和艺术绝缘或者永远在附庸风雅的状态亲近艺术,不明白艺术是什么,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而活。而许多艺术家一生都困惑于艺术之外的人生应该怎样度过,连罗宾.威廉姆斯也不例外。


林愈静
作者林愈静
715日记 11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林愈静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