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以前的星光

潇潇 2009-07-15 19:52:28
她度过内心最艰辛时日的时候,顽执地相信所有人都离弃了她。 在20岁的四月,她骑着车缓缓经过图书馆,忽然惊觉阴影的美丽,于是抬头,看到几树梨花在清澈的阳光下,抖动着白花与绿叶.......其形状之煦悦,如一段默静深沉的共舞。
一年迎一春,一春去一年,这静致安好的春煦,却并不映衬她当下的心情。

我在此时遇到这个姑娘,她正经历有史以来症状最严重的抑郁症。她向我描述说,阵阵黑暗的情绪像是整饬的部队一般势头强大的推进,在她的身心之上反反复复踏来踏去。暗无天日。
但是她又是这样的,这样的希望自己好起来。于是这个姑娘在自己的血戏台上贴下了一张纸条,翻折起来,朝向自己的一面上写着: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她对我描述过许多梦境。她说,曾经一段时间常梦到地震。梦到自己睡在床上,忽然地动天摇,楼层开始倾斜,将她从17楼上像倒垃圾一样倒出去。在面朝下滑出楼房倾斜的边缘开始下坠的瞬间,她会吓醒。
然后是一些被追杀的梦境。在漫长窒息的逃跑之后,眼看着凶手的逼近,她的脚步却渐渐开始迈不动了。木然呆在原地,凶手扑过来,她又吓醒了。
还有一些梦境,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圆柱形水库,深不可测。她在这水库的地步边缘,脚踩着弧壁
她度过内心最艰辛时日的时候,顽执地相信所有人都离弃了她。 在20岁的四月,她骑着车缓缓经过图书馆,忽然惊觉阴影的美丽,于是抬头,看到几树梨花在清澈的阳光下,抖动着白花与绿叶.......其形状之煦悦,如一段默静深沉的共舞。
一年迎一春,一春去一年,这静致安好的春煦,却并不映衬她当下的心情。

我在此时遇到这个姑娘,她正经历有史以来症状最严重的抑郁症。她向我描述说,阵阵黑暗的情绪像是整饬的部队一般势头强大的推进,在她的身心之上反反复复踏来踏去。暗无天日。
但是她又是这样的,这样的希望自己好起来。于是这个姑娘在自己的血戏台上贴下了一张纸条,翻折起来,朝向自己的一面上写着: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她对我描述过许多梦境。她说,曾经一段时间常梦到地震。梦到自己睡在床上,忽然地动天摇,楼层开始倾斜,将她从17楼上像倒垃圾一样倒出去。在面朝下滑出楼房倾斜的边缘开始下坠的瞬间,她会吓醒。
然后是一些被追杀的梦境。在漫长窒息的逃跑之后,眼看着凶手的逼近,她的脚步却渐渐开始迈不动了。木然呆在原地,凶手扑过来,她又吓醒了。
还有一些梦境,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圆柱形水库,深不可测。她在这水库的地步边缘,脚踩着弧壁上棱起的一道窄窄的边缘,直觉得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她战战兢兢的仰头,就看见黑色的,压抑的,工业噩梦一般的高耸环境,还有宽阔的黑色的水面。
这仿佛市是围城的形象在她内心的投射。

生命是一座围城。青春是一座围城。爱情也是一座围城。名誉是一座围成。金钱还是一座围城.......
在我们的一生,不断地从一座围城走向另一座围城的狭路上,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大家默不作声的抢路。挤在困顿和失落中举步维艰,内心慢性糜烂。

姑娘这样想着,越来越悲伤。有一天夜里,她刚刚结束了哭泣,精疲力竭的躺在床上,开始读这一本叫做《活着》的书。
一个叫做余华的作家,透过一个一个印刷清晰的方块字,是这样心平气和的对这个不懂事的姑娘说:“为什么丑陋的事情总在身边,而美好的事物却远在海角。换句话说,人的友爱和同情往往字作为情绪来到,而相反的事实则是伸手便可触及。”
他还说“‘ 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她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与我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活着》讲述了绝望的不存在,讲述了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


姑娘突然醒悟了。

所以,
在今天,
我们余下的第一天,
要开始懂得珍惜,要开始懂得活着本身就是一种幸福,要开始懂得逝去的就让它逝去吧,要开始懂得当下才是最重要的。

伊尔文说:“一个女子的全部生命便是一本情感的历史。心是她的世界。在这里她的心主宰一切。”

昨日的梦境中,我远远站在山峦高处,眺望远处的一片茫茫湖岸,湖岸上是一片芦苇,在如丝的秋风中渐次倒伏。彼时夜幕即将低垂,眼前似一幅油画,天际尽头有着轮廓鲜明的城堡。雁群掠过,一片沉静。我眺望油画一般的黄昏的湖岸,心中旷阔。这是我20年来,最美的一个梦境。


在我醒来的时候我告诉自己心里那个不快乐的姑娘,说:我们尚且在20岁的年纪上,不要因为一时的不顺,而错过了一地春煦梨花的美丽阴影。
展开查看全文
潇潇
作者潇潇
11日记 10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潇潇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