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陶,邻居捷克波兰,比美国还远

seamouse 2014-08-08 12:14:33

站在集市广场,往东3公里是波兰,往南4公里是捷克。这里是德国东南部的小城齐陶,一座有着2万6千人口和德国最小大学的边境城池。

然而,街道上并没有想象中口岸的喧嚣与混乱,你将鲜少听到迥异的波兰语和捷克语,也鲜少看到悬着PL和CZ标示的邻国车牌。在这个开放欧盟不起眼的一隅,最大的移民群体竟然是越南人。

1975年,西贡陷落后,逃难的南越人去了巴黎开餐馆,胜利的北越人来了东德做工人。当时,有着较发达纺织工业的民主德国东南部对外籍劳工的需求很旺盛,而社会主义阵营盟友间的互助协定,让统一后的越南人以劳务输出的身份大批涌来,渐渐超过西部联邦德国的前南越难民群体,并最终成为当今德国人口中最大的亚裔族群。后来,两德也统一了,工厂却一发不可收拾的迅速倒闭,而曾经的纺织姑娘们并没有因此返乡,老去的她们携着退休劳模的荣耀,开着被欧宝集团翻新的东德汽车瓦特堡,经过这个她们早已熟悉的他乡广场。

当然,除了广场一侧描着熊猫竹子的越南餐厅,未经二战摧残的齐陶,呈现于人们视野里的景象,始终是精致的巴洛克式喷泉、意大利豪华宫廷般的市政厅以及漂亮的旧城区住宅。顺着青草间残缺的城墙砖块,走过新古典主义风格的圣约翰教堂、迷人的盆景钟表,以及容纳了公共图书馆和餐厅的旧时盐仓,就可以来到这座小城最引以为豪的骄傲之域——Kirche zum Heiligen Kreuz博物馆。
这座曾经的教堂,在祭坛前言虔诚供奉着画幅巨大的“四旬期帐幕”(Grosses Zittauer Fastentuch),与建筑同高的亚麻织毯,被分割成90多块图画,展现着从《创世纪》到《最后审判》的完整《圣经》故事。诞生于1492年的这块织毯,最初用于天主教40天的大斋期,横亘在祭坛和信众之间。17世纪初,改宗后的新教徒,在同样时段的预苦期,继续膜拜着这幅宏大的帐幕。不远处的文化历史博物馆内,还有另一幅“小四旬期帐幕”,以40幕耶稣受难标记呈现于织毯上,这也是全球七副同题材帐幕中惟一的幸存者。

作为在无信仰民主德国年代长大的年轻人,当地旅游部门负责人Kai可搞不清这么多宗教故事,他把我带到旧城区外一座有着密集窗户的建筑前,“这是曾经市里的老监狱,凯特.温丝莱特和拉尔夫.费恩斯都在里面蹲过”。影迷们或许已经猜到,这是电影《朗读者》的外景地,故事里那个因为尊严而愿把牢底坐穿的纳粹女文盲,就是在这里服刑的。虽然两位大牌英国明星合演了这部奥斯卡佳作,但拉尔夫.费恩斯的“入狱”,则是等到了今年的《布达佩斯大饭店》,他所扮演的金牌门童,因涉嫌谋杀,而被刚上台的法西斯送到这里。

在柏林和格尔利茨分别生活了12年和10年后,38岁的Kai下决心回到了家乡齐陶。在回答我为什么要回到这座小城生活时,Kai突然像个曾经戴着蓝领巾的少先队员,“我得为家乡发展做贡献。”

“出狱”后,我们一同来到一个想象力卓绝的波普社区,大鱼骨架悬挂在街道两侧的楼房当中,轻盈的舞者在墙面上飞檐走壁,爬过安静天使的葡萄藤送到恶狗嘴边,转角处在乐师伴奏下,一只公羊将脑袋探到另一条路上。1970年代,Kia和他那位从科特布斯俱乐部退役的球员老爸(是的,邵佳一的前辈),搬到了这个一度单调且丑陋的社会主义居民大楼中。直至近年,来自柏林的墙面装置艺术家Sergej Alexander Dott,才施展着绝活,将这里摇身变成色彩鲜艳的梦幻乐园。建筑或许确是从灰暗变绚丽了,但永远敌不过记忆里阳光灿烂的童年日子。住宅里,和Kai一样,看了世界一圈回来的本地中年,开始怀念那些取下蓝领巾相互抽打同学的愉快时光。

往东3公里是波兰,往南4公里是捷克。“那么你们上学那阵要学他们的语言吗?”

“从来没有,如今也没人会说彼此语言。是的,我们生活的如此之近,但感觉却比美国还要遥远。”

Tips:
从齐陶有直达德累斯顿(2小时)和格尔利茨(40分钟)的火车,前往柏林,需在科特布斯换乘。往南有火车可前往捷克苏台德地区。
齐陶及其行政上隶属的格尔利茨,近年来,因极具优势的减免税政策和亘古不变的中世纪街道,而成为中欧最热门的电影外景地。《朗读者》、《环游地球八十天》(成龙版)、《偷书贼》、《无耻混蛋》、《布达佩斯大饭店》等好莱坞大制作电影,均在这里取景。
seamouse
作者seamouse
7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seamous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