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段61

elvuelo 2014-08-02 22:38:05
  今天果然不是一個美好的日子。

  白天過馬路的時候我竟然出了車禍,像做夢一樣,恍惚間就什麼也看不清了(眼鏡片碎了)。然後去醫院、交警大隊折騰了大半天。

  不過既然我還活著,就要繼續振作。

  剛剛我正在想如何才能在洗澡的時候不讓傷口淋濕,突然看到朋友們在微信群裡的抱怨,於是也忍不住插了幾句。
  因為之前高中同學買了輛拉風的摩托車,還去上海參加了比賽,所以大家都盼著能成為他新座駕的乘客,可是不知怎麼搞的,工作越來越忙,都沒時間。由其是一心想成為第一個乘客的我,今天也遭遇不幸,出門都不太方便了,而且還有點暈乎乎的。

  就在我說完“而且我現在感覺我頭暈暈的,好像、好像就是那種漂浮在空氣中的感覺,好像就是腦震蕩”這段話的時候,我暈了過去。
  醒來的時候,大家已經又聊了一個小時。話題已經從摩托車轉移到了美食。

  迷迷糊糊我想起今天在醫院清創的時候,年紀並不是很大的醫生問我年齡,我說28,他說真不像,我說那就27吧,28還沒到,他說怎麼看你都像才20歲的樣子啊!不知道是因為最近青春痘太多,還是他自己眼睛有問題,我也懶得再反駁了,畢竟嘴巴也破了,臉上也有傷,我沒力氣了。

  而我上一次暈倒應該就是20歲左右的時候吧,確切的說是大一軍訓的時候。

  並非是因為我體質弱,而是因為那天我中飯沒吃飽。給我們訓練的教官是那屆通信兵團派來的唯一兩個女兵,雖然很漂亮,但是訓練起來一點也不溫柔。也不知道為什麼要挑我們這個班做匯報表演,還規定了表演項目,於是每天強度都好大。而那天本來就很熱,大家練了一上午還是沒達到她倆的要求,就一直練下去也不給休息。看著其他院的同學都去食堂吃飯了,我們還在流著汗站軍姿,心裡真想把她倆掐死。好不容易上午這茬結束了,等我們趕到食堂什麼好吃的都搶光了!我也不願意將就,就基本沒吃什麼回宿舍吃了點餅乾就睡覺了。
  於是下午沒訓練多久就聽到肚子在叫了。炎酷的夏日,汗不停地留,忽然我眼前一片白光,然後就什麼都不知道了。
  不過我很快又被濃烈的汗臭味熏醒了,我們班的班長和十四班的班長,兩個一米九的大個子把我架起來往校醫室送——我想不至於這麼狼狽我自己應該能走的,可是想動卻動不了手腳都沒有感覺了——簡直就快要哭出來了,是不是快死了,靈魂快離開身體了?
  到了校醫室以後,我好像又暈過去了,醒來的時候兩個美女教官都在我身旁,說我中暑了,已經給我喝了藿香正氣水現在應該沒事了。然後她們請我吃了晚飯。她們說她們也沒辦法,是我們學院領導的要求,一定要在什麼什麼之前練出什麼什麼成果,還要表演,她們壓力也很大。
  接著的軍訓我就沒怎麼參與,大部分時間都在操場的陰涼處看大家訓練。不過我們班的同學都很感謝我,因為那天我暈倒以後大家得到了將近一個下午的休息。

  我也對送我去校醫室的班長很感激。
  其中一個是我們自己班的班長,南京人、籃球運動員,而且就在隔壁宿舍,所以在大一那段時間曾經關係很近。
  冬天的時候,他經常在晚上帶我穿過操場去南二南一食堂附近的超市、小賣部和書店閒逛。我覺得太冷要回宿舍的時候,他就把他的外套脫下來披到我身上,可他的外套對我而言太大了,都快蓋到我膝蓋了,而且還有耐克的運動香水味。而他上身只有件T恤,腳上穿的還是拖鞋。我也想不起來我們一起買了什麼東西吃,就記得他走在我前面,像一面移動的墻。

  另一個班長是別的班的,雖然不熟,但我一直記得他的名字,因為他也叫蔡明亮。
  那是2005年吧,我大一,蔡明亮拍了《天邊一朵雲》。我不太好意思向同學們介紹這個電影。
  不過我初中的時候看了《青少年哪吒》和《愛情萬歲》,高中時看了《你那邊幾點》,就一直感覺蔡明亮是屬於我的導演。
  他的御用男演員李康生2006年來南京給獨立影展做嘉賓,後知後覺的我沒能見到他。不過後來我有了他親自寄從台灣給我的明信片,上面有他和蔡明亮的簽名,我因此興奮了好久。後來我在學校放了《不見》和《不散》,以及那部短片《是夢》。雖然來看的人不多,但我還是很開心。

  《郊遊》我還一直沒看。

  扯遠了,關於大學軍訓的那次暈倒就過去了。
  軍訓結束的那個晚上我特意去看了我的教官,用飯卡上的錢買了些零食送給她們(因為實在不知道送什麼好)。告別那天我竟然哭了,於是她們都過來擁抱了我。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她們也很不容易,而且想到以後再也見不到她們了就很傷心。
       但我現在已經忘記了她們的名字,不過兩張臉還是很清晰的刻在腦海里。


  再上一次暈倒是高三,也是個意外,下次再說吧。
elvuelo
作者elvuelo
51日记 21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elvuel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