惑乱时期的爱情

北倚 2014-07-30 12:24:05
来自话题 成长
他说完故事没有掐灭那支还剩三分之一利群,只是继续让烟雾笼罩着看似飘忽不定脸庞,我说有这功夫不如多用某信找下附近的人。

成长这东西有时可以用人言可畏来形容,我很想对老伍这样说,一边前行一边丢弃我们热爱的生活方式,但老伍一直保持着对它的热衷,至少在对异性的追求上他一直孜孜不倦,不苟求被打上花花公子的烙印。就这么说吧,像凯鲁亚克笔下的骑士一样,保持前行,一直在路上,就算摩托车的火花塞已经苟延残喘。

“校区离她的大学只有不到二十二分钟的路程。”老伍手中的微信总能爆发出异于常人的能量与战斗力,他们就是这样相识,是很潮的那种,相信不用我多说。然后熬红了眼圈的夜聊,次日的咖啡馆相见。她比他大两岁,临近毕业,我说你们这样更潮了。

“她大一组过一个乐队,当很帅的贝斯手,穿篮球衫拨弦。”听完我对老伍说那不是我的菜么,从初中开始说要学吉他到了大一我才勉强能弹乌克丽丽,摇滚梦破了灭了如今又成了民谣狗,但我只写词。老伍继续说他们去西安草莓音乐节,女孩儿可以摆出标准的朋克礼,他们没有睡帐篷,到附近的连锁酒店one night。我说钟情于一个女孩儿抱着一把吉他孤独的自唱自歌,锋利而透彻,然后不知道哪一句打在哪个人心上,顷刻沦陷。

“谁会不厌其烦的安慰无知的少年。”他们分手后我看到女孩儿微博里发了这句歌词,一般开始的很摇滚的爱情结束都很民谣。老伍说她很作,三天一小吵七天一冷战,作为一个学生党几个月在她身上也花了五六千,只能说不作怎么去摇滚呢。

“想起她的感觉不是很痛,就想那种抽了十年鸦片再让你转抽香烟的感觉。”和老伍一直在不停的解释什么是青春,是异军突起再归于平凡,还是像那朋克礼一般竖起的中指刺破枷束。我总是用一个比方,听“鲍家街43号”时期的汪峰再看看单飞的汪峰,歌词中虽然还是我像XXX,生来XXX,但少了很多放肆与理想,是泄了气的皮球,他还是五光十色。“现实是个聋子,我像是一个小鸟”。

我安慰老伍,这不是父辈的那个时代,毕业没人给你安排工作一直做到老,谁也不知道明天自己会不会坐上马航,那女孩不是如今也放弃摇滚开始考研么,只有畅销书作家才会劝你爱了就放肆,痛了就哭泣。这是个惑乱的年代,别用你的青春用你去演一部没有投资、没有回报、没有观众的苦逼电影,而且这部电影不能撤销不能纠错。我总是对人说《后会无期》的祸害度大于《小时代》,导演用他的情怀去吸文艺青年的血,赚了一屁股RMB,然后上几期访谈假惺惺的告诉你——不成功的人不足以道人生。去他妈的说走就走。

我不知道老伍接下来的日子会是摇滚还是摇微信,而我们还是过着温水煮青蛙一般的日子,死不掉,也活不长。
北倚
作者北倚
30日记 0相册

全部回应 0 条

添加回应

北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