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与死的轮舞,自由与永恒相交

妖精 2014-03-08 21:55:42
来自话题 音乐剧
记得朋友的读书沙龙举办过一场专门讨论舞台剧的活动,那天的讨论话题从日本宝塚剧团的《伊丽莎白——爱与死的轮舞》到饱受争议的英国戏剧作家萨拉•凯恩再到林奕华导演的话剧《三国》,大家聊得兴致勃勃,几乎就忘记了时间也忘记了明天。
   这次沙龙只安排了三个人来分别讲解。当然,其中也包括猫超。因为猫超我是宝塚剧团的铁粉,而我爱上这个剧团,就是因为《伊丽莎白——爱与死的轮舞》这部音乐剧。自从五年前我第一次看了它,许多台词,就深深地烙在了心底。与其说是台词和旋律打动了我,倒不如说是我在剧中人物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
  
  
   “人生苦短,莫要虚度!所以我讨厌那些矫揉造作的亲戚!”——这是茜茜公主的父亲、巴伐利亚公爵马克西米利安开场后不久的一句台词。他生性开朗、放荡不羁,喜欢艺术,热爱大自然,而且十分不喜欢贵族那套繁琐的礼节。当然,茜茜公主的性格像极了这位热爱自由的父亲。而茜茜公主追求自由、无拘无束的性格也成为她日后在哈布斯堡王朝宫廷中倍感压抑的原因。
   “这眼瞳燃烧着我的心,眼神将我刺穿,连气息都紧紧地抓住我,将我冰冷的心融化……”这是死神初见茜茜公主时的台词。当茜茜公主因为一场意外而来到死亡世界时,她并没有表现得多恐惧,而是对着死神嚷嚷着:“我要回家!”想来这样充满生命活力的少女死神是从没有见到过的,不然何以会对茜茜公主动情到如此。他许给她回到人间继续生活的承诺,他只要活着的茜茜公主爱上他,然后,带着她走。
  这样的爱啊,算不算伟大呢?
   “时间会孕育出名为爱情的蓓蕾。”歌剧中,茜茜公主与奥地利皇帝弗兰茨•约瑟夫一见钟情,真实的历史也是如此。虽然当时的爱情小火花对撞得令人惊诧又羡慕,但他们的婚姻悲剧也就此埋下了种子。
  有时候我在想,难道爱情就真的能解决生活中的一切难题吗?
  
  
   “我不属于任何人,我只属于我自己!”在宫廷中受尽欺压,本想依靠丈夫的臂膀度过难关,可茜茜终究等不到这样强劲的力量能保护她。伤心之后,茜茜终于唱出了“我永远只属于我自己”的心声!
   有时候,我们想做自己,可是做不成。有人说因为外部的各种束缚太多。可我却觉得,如果你想做自己却做不成,那么原因无非有两个:一是你不知道你自己要做个什么样的人;二是你不愿意做自己心目中的那个你。
   活在这个世界上,我们真的需要勇气去做我们自己、完成自己。适当的妥协可以有,但千万不要成为人海之中那浑浑噩噩的一个。
   “我的人生可以依靠的,只有我自己!”茜茜的这句台词就是拿到现如今的社会里也一样是条真理。自己的人生真正能够依靠的,那就是你自己。有人说通过结婚就能改变命运,但事实上,结婚并不能改变什么。有爱的时候,他对你呵护备至,你对他极尽柔情;没有爱的时候,两人如同乌眼鸡一般彼此仇视,恨不得把对方给撕碎了。这样的婚姻不要也罢。要爱别人,先爱自己。所以,做好自己最关键,依靠自己也才最靠谱。
  
  
  
   但是,自己就真的不会背叛自己吗?自己就真的能做到全然地爱着自己吗?
   这个问题太深奥了。当时在沙龙上探讨半天,谁也没能给出个能说服他人的解释。也罢,也罢,人生的很多问题本来就找不到答案。我们不要最终极的那个回答,因为所谓的标准的答案反而是对心灵的束缚。人生,要么放开,要么被放开。而理论和教条,终究不是我们想要的。
   “抛却凡俗的一切,飞向那永恒的世界吧。”在一天深夜,死神来到孤独的茜茜公主身边,他在她身边轻声耳语,他渴望带她离开那个充满压抑和陈腐气息的哈布斯堡宫廷。但是死神得到的却是茜茜“我永远也不会逃开”的抗争。
   茜茜的倔强无疑触痛了死神的心,但是他对她的爱意却没有丝毫削减。只是,他把那恨意转而投向了哈布斯堡王朝。
  
  
  
   “只要我活着,就一定会得到自由!”茜茜公主对死神说——我对猫老师也这样说过。是啊,自由是多么可贵啊!当初的选择,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自由一点儿吗?哪怕这个选择的结果着实地让自己感觉很累,但一想到自由,我还是没有后悔当初的选择。
   茜茜公主活下去的意义,就是要由她自己来主宰生命,要在活着的时候获得自由。可是她活得真正自由吗?如果是,那么她就不会痛苦地说自己一直在孤独寂寞中漂泊。
   作为伊丽莎白皇后,她的义务和职责就是保持美丽,向其他国家来展示国威。她的丈夫真的懂她吗?她写下的诗歌,他可曾认真地读过?为了保持那美貌和苗条,她每天都进行严苛的体育运动,而且还要节食。当精疲力竭地茜茜公主倒下时,死神毫不留情地拿出了皇帝陛下与情人私会的照片,——茜茜公主曾一直坚信,皇帝不会做对不起她的事,她为了他保持着自己的美貌,甚至是用损害健康的方法。
  想来世间多少女子,也曾一厢情愿地认为,自己的爱人就是一直爱着自己的,哪怕他真的做出对不起她的事来,也是出于一种无奈。死神无情地揭示出这一切,而这恰恰也是他的有情——他只是想让茜茜及时清醒过来,不要在所谓的已经名存实亡的爱中束缚自己那颗自由的心灵。
   但是茜茜公主却丢下一句“我的心灵,已然对他关闭。他犯下的罪过,正是我自由的开始。”多少因爱而伤而恨的女子在最后也是抛下这样一句话,但是,她们的心,真的对那个伤她的人关闭了吗?
   在经过多年的漂泊之后,心力交瘁的茜茜公主终于在死亡中获得了自由。死后的茜茜又变作了少女时代的模样,“我曾流泪、欢笑、悲伤、痛苦,在长长的人生道路上苦苦地追寻,即使万物消亡,也永存你那无尽的爱。”
   到底,她还是在死神的怀抱中获得了自由。
  
  
   可见,真正的爱情绝对不能成为一种捆绑和束缚,真正的爱情,就是给对方自由——让TA能够做自己,并且你还爱着那个本真的TA。
   我的朋友说,爱和被爱都是幸福饱满的人生状态,但渴爱却不是。那是一种匮乏。渴爱的人,才会自私地剥夺他人的自由,把对方的一切都占据为己有。我想,这算是对这部歌舞剧最好的注脚吧。
妖精
作者妖精
117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妖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