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诗词,悠长之爱

萧秋水 2014-04-05 09:35:57
来自话题 国学
我于诗词之道,只敢说“略懂”,虽然,是自从识字起,就开始接触诗词,到高中时,自己学习按照格律赋诗填词,对于诗词的欣赏,许多年来从未断过,但也的确,只是“略懂”。

旧体诗词,已经失去了生长的土壤,不象兴盛时期,是生活自然而然的一部分,如今,不仅是“为赋新词强说愁”,事实上,很多人只是照猫画虎,并不知道旧体诗词的严格规范。所以,会有很多人拿出自己写的诗词来炫耀,而周遭一片颂扬声,不知道是客气,还是真的不懂。也许,唯有太爱,才会因此而郁闷,否则,只是寻常。

家里有《唐诗三百首》、《唐宋三大诗人诗选》(李白、杜甫、白居易)、《唐宋词选注》等书,我从小学开始看,翻来复去翻来复去,在开始的时候,也并不懂,为什么那些诗词内容并不相同,却都叫七绝、七律、《渔家傲》、《念奴娇》,也不想问爸爸,他忙,有时候也很严厉,家里有个旧日记本,里面有他抄录的诗词,也有自作,爸爸写得一手好字,毛笔字和钢笔字都很棒,我小时候无聊,也曾经在乡下大院子里的水泥地上,用毛笔蘸了水,练字,练的内容,多是诗词,不过我字没练好,对诗词的喜欢是一直沿袭下来。

初中时,练习填词,那时候也不知道规矩,只以为字句长短一样、押韵就行了,因为喜欢范仲淹的《渔家傲》,而又适逢家里不许我养猫,忍痛把小猫双双送到外婆家,所以写了几十首《渔家傲》来抒发抑郁。高中时,明白到那只是儿戏,诗词要讲究格律,在学校图书馆借了沈祖棻的《宋词赏析》,一边学习欣赏,一边买了王力的《诗词格律》、龙榆生的《唐宋词格律》来学习填词,学习虽然紧张,这种兴趣非常纤弱,但也是那个年代里,难得的乐趣。

上大学和工作后,闲暇时间多,开始认真地研究,厚厚的《唐宋词鉴赏辞典》翻了许多遍,诗词鉴赏方面也开始看《人间词话》、叶嘉莹的书,这时候填的词算是有点模样,但也不敢矜夸,明白到好诗词不仅仅是字数、声律,还有意境,前者经过锻炼,是可以达到的,但意境是个难题。那时候在清韵书院诗歌雅聚和一些朋友们交流,颇觉受益,那样的盛况,后来不再有。喜欢诗词且喜欢正规作诗词的人,大抵也是有点精神洁癖的吧,对于不懂的人,宁愿沉默。

进入IT行业后,没有再写过诗词,心境不再,闲情不再,甚至阅读都少,但是情之所钟,不会轻易放弃,有一年,在桃源村书店里看到沈祖棻的《宋词赏析》,大喜,立刻买下来,无法言说那份热爱,它属于血脉中的一部分,与生命紧密相连,无法分割。叶嘉莹的《清词丛论》和《加陵论词丛稿》是有次回山东,特意带回来,这两本书都是99年买的,其中一本还用牛皮纸包着封面,灿然如新,爱惜一至于此。原来手里的蘅塘退士编竖版《唐诗三百首》,是爸爸70年代在济南买的,许多年来我一直带着,到深圳后,有一次出差时,不慎遗失,心疼得要命。

还在银行的时候,有次看到席慕蓉的《短笺》:

有谁会将诗集放在行囊里离去
等待在独居的旅舍枕边
一页一页地翻开
灯熄之后 窗里窗外
宇宙正在不停地消蚀崩坏

心里有种刺痛又有种知音般的欢喜,心里想:那就是我啊就是我啊。

《唐诗三百首》,丢了的是实物,诗们,却铭记在心底,也许,终此一生,都不会忘记。有时候,一个人呆着,会想起“兰叶春葳蕤,桂花秋皎洁,草木有本心,何求美人折”的句子,那样的时候,会明白,这一生里,可以孤独,但不会寂寞,因为在心中,另有一个丰饶的世界,它们自我幼年时,就在植根,而今,已经成长为圆满具足的小宇宙。

有些美,只可感受,难以描述。95年去杭州,泛舟西湖上,突然想起“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那样的诗情画意,让人不由自主地痴醉。其实没有刻意地记过,只是一遍遍地翻看,怀着仰慕之情,遂在不知不觉之间,镂刻于心。

以前看《镜花缘》,里面有一章说到唐敖等人在歧舌国学习音韵,我看得发晕,只记住了“方分风夫”的读法,后来到南国来,听到广东话,似有所悟,所以读书归读书,还是要多走,多看,多历练。

有次到上海,在古文书店里,买了两册《纳兰词》,高中时,曾经读过《西风独自凉》,后来也在网上书店里买到了,在诗词之中,我的确会忘记身外的世界。

有些书,虽然不断出现新版,但却不如以前的版本好,人心浮躁,也体现在制书上,现在不少版本看上去精美,但错别字多、注解错误,这也是让人情何以堪的事,所以如遇满意的版本,还是买下来收存为好。

诗词相关的书,我通常是在网下买,因为排版、注解等都很重要,除非是信得过的版本,否则还是要翻看一下才好,要收在手里的版本,都是精挑细选的。以前家里那本《唐宋词选注》,早被我翻烂了,但也舍不得丢,因为有岁月的痕迹。《唐代三大诗人诗选》里面的插图非常精美,其中《红线毯》一诗中的工笔仕女图,我现在还能回想起来。

喜欢一样东西,首先要存在爱惜而非糟蹋之心,带着兴趣去研究,再难也可以学到手。

五律仄起式:

○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

○仄平平仄

平平仄仄平

○平平仄仄

○仄仄平平

中间颔联和颈联要求对仗。唐宋以来旧体诗成千上万,但凡称律诗的,都严格依从规范,并不是押韵就行。而这也正是格律诗和词魔力所在,在那么严格的要求之下,而能够变化万千,如同万花筒。

对于想学习旧体诗词的人,推荐几本书:

1、《声律启蒙》,旧时儿童必读,学习对仗词语运用,另外《笠翁对韵》也不错,非常浅显易懂;

2、《诗词格律》,王力著,讲解中国古典诗词格律的权威之作;

3、《白香词谱》,清舒梦兰撰,词牌百则,选词百首,可做为范例,也是浅显易懂。

诗词之道,平仄、对仗、声韵,看上去很难,其实相比意境,还算容易。这方面,就要多看诗词、多琢磨,要学习诗词鉴赏,以下是一些推荐:

1、司空图《二十四诗品》;

2、王国维《人间词话》;

3、沈祖棻的唐宋诗词赏析系列;

4、叶嘉莹论诗词系列。

诗的分类很多,未必一定要学格律诗。当然,古体诗看上去对格律没多少讲究,但也不是字数够、押韵就可以。唐代张打油曾创打油诗,咏雪诗如:“黄狗身上白,白狗身上肿” ,非常自由奔放。

狗肉将军张宗昌,喜欢写诗,著有《效坤诗集》,大作如——《笑刘邦》:“听说项羽力拔山,吓得刘邦就要窜。不是俺家小张良,奶奶早已回沛县。”“远看泰山黑糊糊,上头细来下头粗。如把泰山倒过来,下头细来上头粗。”不过张将军似乎没强调自己写的是格律诗,而后世也归类为打油诗。张打油和张将军,都是坦率得可爱的人,打油诗类似顺口溜,但不硬往高雅上靠——当然,可以想象,张将军的幕僚们一定大肆颂扬,如当初群臣奉承乾隆。

在微博上看过很多(所谓)旧体诗词,@王功权 写得还不错,虽然意境还称不上,但平仄、对仗,在格律上是谨严的,算是中规中矩。@拔刀斋皇甫江 以旧诗词打碎了写进新诗,根基深厚是无疑的,我宁愿看这种,也不愿意看自称律诗、词,但实则不伦不类的文字。不懂,就好好学习,别硬装行家了。

皇甫江的新诗非常棒,他自己说:“我基本不写格律,自己功力未到,而且由于平仄韵的要求,选择的字词有限,读懂得太少。”这种态度,我盛赞。
萧秋水
作者萧秋水
1467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16 条

查看更多回应(16) 添加回应

萧秋水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