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是所言。

姽婳巫 2014-07-10 00:10:25
摘自一位路人对金演员的分析 (FR:junnim9)


好久没话痨了,上一次还是两年前,也是差不多这个时候,落笔的对象也是同一个人。没有什麽特别的主旨,想到哪儿就写到哪。

嗯,就从那个时候开始说起吧。

那个时候百想刚过,因为视帝的事自然也就免不了口舌之争。不过对家是国寳级演员、大前辈,人参什麽的没收着,酸菜倒是意思意思的由义愤填膺的路人们贡献了几颗,好管闲事的我当年也在孝敬之列。后来有想过,大概是起点太高,从此一哥家的掐架都是没在怕的。

两年来掐过国民,掐过初恋,掐过大金,掐过李亚洲,还有现在正在掐的朴大米(当然从势头看也可能已经掐完了),好像还掐过张娘娘,不过是不可考了。哪怕当年势单力孤,一哥家仍然保持了输人不输阵的优良传统,在标杆型战斗机的带领下击退了一波又一波的进袭。有路人说过长腿家挑错了对象,一哥家的不好惹。的确,内掐的时候都毫不手软,何况是调整枪口一致对外呢。

一哥家的大神,多数都是从拥月入的坑,而真正那些从圣雪巨人时期就开始劳心劳力的,早已是事了拂身去,深藏功舆名。前阵子天上的神仙过招,大大们纷纷玩起了show hand。我有幸见证了大大们浓情蜜意相敬如宾的黄金嵗月,也目睹了感情破裂反目成仇的惨淡结局。

也许是对一哥的爱蒙蔽了理智的双眼,其实大大们从一开始就分属不同频道,试问高冷粉和战斗机要如何相爱呢,这些起承转合不过是完美诠释了何谓因误解而结合,因理解而分手。既然有了掐架的实力,那麽是否有掐架的意义呢?跟大前辈争演技奖搁别家那是终极任务,跟这儿却成了起跑线,於是一路好比是倒吃甘蔗,从演技、资源、绯闻一路掐到人气,如果说贵族就该跟贵族玩在一起,那这算不算是自甘堕落呢。所谓杀鸡焉用宰牛刀,郭靖即便有降龙十八掌,他也不会对著条狗打。整天忙著掐架的人,又到底是在不安些什麽。

一哥是异类,这不单指泡菜,放眼整个东北亚都是如此。两年来一直在酸他,他也一直这麽大势著,以后应该也会继续这麽酸下去。但是我也知道,整个东北亚20代的演员都没有他的功力。很多人都说过他的演技很完美,毫无瑕疵。但就门外汉来说,他最大的优势是非常善於表达感情。口条清不清楚,表情是否细腻到位,眼神能不能坚定有力,声音会不会随著场景变化,这些都是细分后的专业分析,对於看客来说,最直接的不过是你这一刻的感情能不能传达给我。康镇的伤痛隐忍,诚慕的深仇大恨,森东的乾净正面,这些感情哪怕只是给个面部表情的特写,都绝不会错漏。暄王调戯烟雨时他就是那个痴情少年,转身离开中殿尸身时便成了孤高君主。一个写文的朋友曾经说过,因为结局自己早已知道,所以读者最后感受到的心情他在这个过程中一直都感受的到。而同样的,演员在塑造角色的过程中,在通过投射感情使得角色鲜艳生活的时间裏,自己本身也是千百次的体会著这些感情。

心理学上说,感情的形成有一个渐进的过程,酝酿的时闲太短,就会让爆发的情绪缺少真实感。这一点却是很多所谓的大咖演员都做不到的,情绪流于表面便会显得浅薄,更遑论动人。从表演方法上来说,这也许是过於细腻的方法,在天朝我们或许都习惯了大师们行云流水地或端著演君主帝王或低著演市井小民,然而也许是因为我们的摄像镜头不够高清,那些细腻的表情变化印象中从未见过。

再说他的声音,有人说他的声音令他更性感。口条清楚,单是这一点恐怕都要把八成的演员立斩于马下。播音员在念稿时据说最基本的是要会断句,而他所做的不单是断句,还运用抑扬顿挫的声调将感情放进念白中,使得看客即便闭上眼睛也能凭藉著台词想象出他的神情动作。这一点在拥月发挥的尤甚,古语的音调本身与诗词可以和唱的用途相契合,令到感情的表现更加生动。

还有他的眼神演技,河大势曾经称赞过他的眼神演技。但科学上来说,这种说法并不准确。科学研究表明,人的眼睛并不能传达任何情绪,真正影响人们对眼神感受的其实是微表情。脸部四十二块表情肌的自如运用,从另一方面证明了所谓的整容说的真实性。试问在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上动刀,还要不伤及面部神经保持表情肌的精确活动,这样的国手为何不投身脑科蜚声国际名利双收呢。都说教授的微表情独步天下,但早在拥月时期,其功力已经令人发指。一场想象烟雨变身中殿的戯份,仅仅两个脸部镜头特写,便将之前的诧异欣喜与之后的无奈心碎表达的淋漓尽致。


还有他的形体姿态,09年圣雪时他说到拍那场擡头望月的戯份时,自己不自觉地像平常一样驼著背,再看播放的时候觉得很惭愧。再后来,不管什麽时候出席什麽场合,他总是一副挺拔的身姿。我所见过最糟糕的形体是上半身完全定不住,双臂不停晃动以致让人觉得演员是不是得了帕金森之类的绝症。他的发音据说是最纯正的首尔音,却硬是自创了一套毫无族谱的宋氏方言。拥月时期大结局的一场武戏他只能拿著剑随意挥舞两下摆个架势,拍完伟隐之后,他可以一秒钟调转身体一百八十度抓住扑飞的鸡禽。更不用说那被说到烂的练习右手吃饭写字。一开始我以为他是个天才,后来才知道他还是个努力派。咪蒙说勤奋与天赋哪个更重要?老了才知道勤奋才是最重要的天赋。而我?无话可说。

翻开百度百科,26嵗就有这样履历的又有几个。泡菜整天拿他跟20代的小生比,什麽忠武路四大小生,新三驾马车。要不是岁数跟那限制著,他用得着被拉出来陪跑麽。单就角色的深度和多样性,已经足以将其他人落下几个马身。可以说,多拉马的本子已经没有他驾驭不了的角色。变色龙演技,也只有他够得上。而映画方面,隐伟的问题,既是导演的掌控力不足,也有他本身的驾驭能力仍未够道行。但这更多的是经验方面的缺失,以他的勤力程度,下部映画绝对士别三日刮目相看。

朋友说过,角色可以影响演员。代入不同的角色意味著以不同的角度来看待世界。这也是一种自我成长的方式,伟大的演员在於能够认知理解并真实地传达所有的情感,而不在於不停地挑战颠覆人类的感性认知。如果总是以对抗的姿态去面对角色,面对剧本,演员只会固步自封,永远生活在自我的彼得潘世界裏。

我喜欢研究一哥,因为他自己的故事远比他所演绎的戏剧还要跌宕起伏。对一样事物关注的多了,自然就会有自己的判断。一会有人说他强颜欢笑,一会又见他天真无邪。以有心算无心,谁又能真的参透乾坤呢?我縂觉得,在正直纯良和奥斯卡演技之间,我宁可是后者。笑贫不笑娼的物质年代,自保总是第一位的。而且我还可以恣意地嘲笑他的腹黑。可是他会在星你的杀人行程裏抽空探小南的班,明明是耀眼的不行的大韩民国明日之星,仍会在DH结束两年后跑去参加共演者的聚会,参加张佑荣的生日会,出席IU的演唱会。明明是就差把野心二字刻在脑门的人,却总是对识于微时的情谊念念不忘。

记得拥月时期泡菜有个评选是选出十年后会让韩国发光的百人,演员部门仅有河大势和他二人。现在他算是超速完成任务。年初星你爆红时,据说有公关人士组建高端群,誓要为他接下超一线代言,扫清所有走红的障碍。如今看来也许他们已经成功。以前说过,喜欢一哥的人,某种程度上都是有正统审美的。饭这样的偶像縂好过饭娘炮和草包。未来会怎样谁也不知道,但隐隐相信或许他就是所谓的天命之人。想起某个死忠饭说的,金先森,你终会到达。

姽婳巫
作者姽婳巫
42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姽婳巫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