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死在电影里而生(二):步入经典,走进黑白

Paco 2014-07-09 21:17:45
文/赏影猎人


这只是一篇公开的私人日记而已。

我想写这个的时候,稍有犹豫,可能是因为在网络上刚刚起步闯荡,仅仅一年时间,得到过的赞赏虽多于谩骂,但留下的阴影已经不少,我承认自己脆弱,也同时免不得吃惊一些人如此能够洞察我的内心,并以此作为伤害、锻炼我的工具,我觉得具体的喜好不同没有关系,可当一些人的争端引出了对自己绝对化的定位,甚至被有理有据地打击了梦想,定会在坚持的同时萌生退缩之意。
可是又想到,因为这些人的存在,难道我就活该战战兢兢的禁锢自己原本的想法,写到最后点上 “仅自己可见” 吗?不甘。点头哈腰才是永恒的装逼。或许这就能让你理解,为什么我要自作多情远离正文去说这么一段话,可能仅仅是为了做一点心理准备的慰藉,或者防御。


如果你不欣赏,请移动鼠标关掉就忘,引起你的共鸣并不是我提笔的目的,谢谢。




之所以自己直到现在才喜欢、或者说才开始接受1990年之前的电影,大概归结于两个原因:


一.最基本的年龄问题。小伙伴们玩着五彩缤纷的网游,即使我做到了一律不沾,也很难超脱于此去接触太遥远的东西。


二.第一次欣赏黑白在三四年级,音乐课老师遵循"寓教于乐"的至上教育,放映了《地道战》,以及语文课《火烧圆明园》。毫不顾忌地说,这些令我作呕,你可以鄙视我的审美,但对于那种年纪产生的感觉,除了绝对的低俗之外却也并存着绝对的真实。国产"经典"给了我极其不好的印象,语言以及神态的过度夸张,配乐要么无节制地煽动要么静寂无声,所谓先入为主的缘分,让我好一段时间一概拒绝中外老电影。


扯得太远,怕把自己抬高了,见谅,我从今年开始才喜欢老电影。当然,喜欢和看过并不一样,以前再怎么也断断续续接触过一些,最老的当属《鹿菀长春》和《老人与海》,年代不远的新经典也有《放牛班的春天》《肖申克的救赎》《海上钢琴师》《阿甘正传》这样你们熟悉到骨子里的片子。只惜,相比我的生理年龄,还是对自己的观影质量略感自豪。



可能是《海上钢琴师》彻底改变了我的态度吧,倒不是发现了一部1998年的电影发现了什么前所未有的亮点,算起来随便找一部经典都可以比它老呢,而起初喜欢的原因恰恰是,我没有发现丝毫突兀的东西,一切除了画质问题之外,和我看过的任何一部狂轰滥炸的大片相比,至少电影没有给人价值观落后、抑或最浅显的表演逊色,而至于为什么我不谈它好的东西,是因为那些好的思想、镜头、配乐都是在往后的多次品味后显现的,夸奖任何一部我提到的电影,不是这篇文章的重点,我说了这么大一段话,只想表达:我喜欢老电影的开始,仅仅是因为一次观感的不难受。


像是一次偶然对曾经厌恶之物的问候,却没有发生想象中的不悦,于是放下了戒备,放下了偏见,开始起步探索。
这段时间里,微博上的朋友真心不能不提,可能真的就如所谓的磁场吸引力一样,莫名出现了一些成日补经典的大神们,有的现在成了看片发资源两不误的资源帝,有的整个主页除了影评还是影评,阅片上万。说自己是跟风我不羞涩,但更愿意形容为近朱者赤,当然,如果连最基本的喜好都没有,跟风又能坚持多久?甚至曾经还会暗中和别人攀比阅片量、攀比短评的影响力、攀比无数无中生有的东西,可结果观影后得到的东西却远比这个过程的逗比思想多上太多。

比起曾经作为一个伪影迷看过的东西,我在老电影里看到更多的是创作者的诚意,虽然经过以十年为单位的过滤,能被人接触到的必定不是流水账之物,但我总会有一份放心,是的,我称之为“ 放心 ”二字,无论从中看到的内容抑或深刻抑或肤浅,抑或能理解抑或不能理解,你永远不会感受到如今大规模快餐式电影散发出的金钱味、虚有噱头而简单无味、更不曾在看完一部电影之后感叹"妈蛋浪费了我一个下午的时间",真的,不曾有过,或许这就是老电影、经典予我、予我们的魅力。我坦言自己看过电影的总数不过一千,经典更不过百,最老不过五十年代,我没有足够的资格抒发感慨,但我坚定不移的相信,当我爱着电影经过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甚至眼花得连字幕都看不清的时候,这份纯粹的感想,不会变。


于是我又听到,迅下一声标记性的声响,《M》下载好了,该是草草收尾,滚去看电影的时候了,毕竟想蜕变为一个真影迷,总不是靠说出来的,是看出来的吧。





                                                           2014.7.9
Paco
作者Paco
28日记 15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Pac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