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农 · 中产 · 土豪

豌豆黄儿 2014-07-06 09:15:10

又到放暑假的时候了,每年两次收拾书柜——这辈子难得有个好习惯,年中这次通常都在暑假伊始,今年也不例外。每次收拾书柜都是从纳兰专柜开始的,柜子里有关纳兰的各种书籍被我称为“身家性命”。这回花了两天多工夫,把身家性命整理好之后就开始得瑟,然后得瑟出这篇日记。 我是一个纳兰迷,喜欢纳兰十八年了,从1996年初秋认识纳兰,从买得北京出版社《纳兰词笺注》到现在,纳兰专柜里的这些积累,见证着我对他的深情,同时也见证了我从贫农到中产到土豪的成长。 手边能够找到的最早的我的纳兰书籍合影,是2003年6月初的。记得那时非典才刚刚减了风头,帝都街面上依旧人少车空,为了庆祝草露陌花堂建立两周年(2001年6月8日建立),我利用那里的留言板和相册功能组织了一个网上纳兰书展,而这个书展50%的书影,就来自我当时所收集的纳兰书籍。冰雪儿姐姐用她的数码相机一一拍照之后传给我,我按时间顺序整理出来并配上简单说明和书评书话,上传草露陌花堂。在拍照最后,冰雪儿姐姐就给那些书来了个“全家福”——

它们码好了连半层书柜都没有

当时颇有些沾沾自喜,觉得自己拥有这么多,且无论是线装《通志堂集》,还是台版纳兰小说,都不太常见。由于那时纳兰的社会关注度远不比现在这么烂大街,更没有多少出版物,并且我那时才刚刚注册孔网(2003年5月22日注册),对旧书并无概念,所以能攒出这些倒也的确不容易。只是以现在的眼光看起来,当年的豌豆果然是个没见过世面的,贫农啊!绝对的。 应该就是从2003年夏天,小贫农豌豆同学开始走上勤勤恳恳的发家致业之路。尤其是知道了孔网这么个地方之后,嗯,开眼了。从此以后,到孔网耕地淘宝成为日常,收获更多纳兰书籍的同时,也结交了许多特别好的书友,其中有不少位至今都与我保持着经常联系与深厚友谊(尤其一起混豆瓣的几乎天天在这里见啊,啊哈哈~~)。 就这样,一边孔网淘换纳兰的旧书,一边与时俱进购买纳兰的新书,年复一年,到了2009年时,终于积攒下一份殷实家业,脱贫致富,爬进了中产阶级阵营。

除了码放整齐的一堆外,还有放在盒子里的“珍稀版本”

成为中产阶级了嘛,有车有房了嘛(纯比喻,俺不会开车名下也没房子哈),不光有在柜子里码放整齐的诸多纳兰书籍,更有三个盒子来装“珍稀版本”,他们之中大部分是清末及民国时期出版的纳兰书籍,还有一些港台版本,以及大陆出版的比较少见的纳兰书籍。 既然步入了中产,也随之养成了中产的毛病。最突出的便是对旧书开始挑品相——“一版一印,九品私藏”,不满足这个条件,除非版本十分难得,否则时常一脸嫌弃;而对新书则更体现出“俺是有钱人”的嘴脸,拿《饮水词笺校》一书举例:中华书局的繁体本从一版一印开始,二印、三印、四印……截止到目前一共十印,每印都收。胃口也越来越大,大陆港台转悠转悠那都小意思,去国外扫货一点儿不含糊!日译本《中国悲曲饮水词》和匈译本《纳兰性德词选》便是全球扫货的收获。 转过年之后的夏天,搬入新家。身家性命的待遇提高不少,从过去书柜里两层的“纳兰专层”改为整个书柜的“纳兰专柜”。望着这个装得还不甚满当的专柜,小中产豌豆同学发出“向大地主大资产阶级进发”的豪言壮语!

搬家之后,始有“纳兰专柜”,里面空余地方还不少

时间走得快,转眼2014年。比起十年前面朝黄土背朝天,天下大多不识君的状况,而今“人生若只如初见”早已成为装逼利器,烂大街的纳兰词最好卖了,于是各种纳兰书籍层出不穷。本着一手抓旧、一手抓新的方针路线,旧书见涨的同时,新书全然水漫金山。眼看那些你抄我我抄你以讹传讹笑话百出的纳兰畅销书在我的“纳兰专柜”里躺着我就打心眼儿里搓火啊搓火!于是一怒之下把2006年之后出版的非学术畅销类纳兰书籍都搬了出来,堆到了书桌上,腾出一层书柜给旧书们,结果依旧放了个满满当当。 虽然还不确定自己是否成为了大地主大资产阶级,但无论是量还是质,都能算个土豪。比如曾经写过的帖子:《一些民国时期的纳兰书籍》,即便时间退回民国,集合这么多纳兰书籍也绝对不是贫农能干得了的事儿哈,而土豪比中产更上一层楼,容我下面详细得瑟则个!^_^

先说量。上面这张照片里的左边是纳兰专柜,右上是06年之后出版的所有纳兰畅销书,右下是散落于专柜外的诸多纳兰书籍和一个资料盒子,里面是满满的各种有关纳兰的论文、报刊、照片等资料。那些畅销书我数了一下,超过一百种,即便一本十块钱吧,那也砸了上千了不是?这些书很多我连拆封都没拆,看都不看——前面说了,抄来抄去以讹传讹各种笑话我翻几本都伤了眼了!其中某些还写过个帖子,喜欢看笑话的同学可以看看:《你们说,喜欢个纳兰容易么!》之所以会买,是因为很久很久以前,在我开荒种地的时代,就生成一个想法:只要关于纳兰,无论什么,我都要尽力争取,都要有,这是我作为一个纳兰迷的“本分”。所以即便畅销书垃圾遍野,我也毫不犹豫的收来。 所幸旧书的收获也与日俱增,当然旧书市场炒得越来越高,比如前两天刚刚看到拍卖一本粤雅堂的《纳兰词集》,最后成交价要1500大洋,而石印本《渌水亭杂识》07年就上了正经的拍卖会了,据说飙至万元,不禁深深感叹自己当年下手早,书友帮忙人缘好。至于许增的娱园本《纳兰词》,或是李勖的《饮水词笺》初版本,哪个不是高开高走砸银子的路子啊……嗯,非土豪者,不够砸也。 再说质。豪气十足的“三-个-代-表”,当属《词人纳兰容若手简》、特装本《通志堂集》和再造善本《纳兰词》。 作为传家宝0001号,61年上海图书馆刊印的《词人纳兰容若手简》有着毋庸置疑的珍贵性,而我手里这本《手简》也经历了从废品回收站到旧书贩子、旧书店,再到我身边的曲折历程。为了加强保护,为它配置了上百元的樟木夹板、麻布函套等装备,土豪嘛,应该的!下面这张照片是我刚刚拿到它时拍的,现在都供起来了,想翻都得沐浴焚香……

《词人纳兰容若手简》

上海古籍出版社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曾出版《通志堂集》,分平装、线装和特装三种装帧。其中特装本最为难得。特装本里面也是线装四册,却比普通线装本要精致——锦面函套、绫子包角。这种特装《通志堂集》版权页上并未标明印量,估计不会多,也未标明价格,只在扉页夹了张小纸条,上面写着定价“二十五元”。上个世纪七十年代末的25块钱是普通工薪阶层半个多月的工资,而现在如果出现在市面上,也绝对物以稀为贵。

特装本《通志堂集》

国家图书馆出版社的再造善本系列,本来就走高大上路线,而《纳兰词》即为其中一种。原版影印了国家图书馆馆藏的道光十二年(1832年)汪元治结铁网斋本《纳兰词》,一般简称“汪刻本”。据《饮水词笺校》前言介绍:“汪刻本刊行时,《饮水》、《侧帽》原刻本尚存世,汪氏曾据以参校;汪本收录的大多数词,都不是从《通志堂集》录得,而另有其源头依据。因此,对于饮水词的校勘来说,汪刻本更具有他本所无的特殊价值。”印量为200,而今即便原价都很难买到了,曾在孔网见到有店家标价两千,而且全孔网就1件……不用说,又是个物以稀为贵的货。

再造善本《纳兰词》

嗯,以“三-个-代-表”为代表,得瑟一下很开心。小土豪豌豆同学当然不肯知足,还要继续努力!当个首富神马的,上个富豪榜神马的!啊哈哈哈!嗯,得瑟完了俺还得去收拾其他书柜,就在这里华丽谢幕吧!鞠躬下台,掌声响起来!↖(^o^)↗

豌豆黄儿
作者豌豆黄儿
72日记 66相册

全部回应 31 条

添加回应

豌豆黄儿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