译了葡萄牙诗人Rosa Alice Branco的三首诗

马维达 2014-06-26 17:02:04
地上的清晨

为了接受这日子。将要来到的事物。
为了穿过更多的街道而不是房子,
更多的人而不是街道。为了穿过
肌肤,到达另一边。在我成就
又毁去这日子的时候。你的心
和我一起沉睡。在夜里,它将我裹紧;
在清晨的寒意里我起身。
而我总是在问,你在哪儿,那些街道
又为何不再是河流。有时候,
一滴水坠向地面,
就像是一滴眼泪。有时候,
没有足够的地面将它吸收。


最高的枝条

我依偎着日子的发梢。你的头发在和波浪一起飞舞。
我的衣服是湿的。一处秋日的海滩。我记得
再没有别处属于我自己。我的脚上均匀的
沙粒,鸟儿们为了那最高的飞翔,在
最高的枝条上栖息。什么样的别处?
也许是沙漠,是南方的一棵棕榈树。
日期如雨落下。为了让果核在一个人的嘴中翻滚,
一浪又一浪。是谁收到了我的声音?
我脱下衣服,就好像你在等我说出一切。
沉默在我的肉身里工作。从另一边看到的
夜晚的城市。我们在彼此的呼吸里一起
行走。我们什么也不知道。无知
就像是沙漠里的一朵花。你知不知道你已经到达?
不要把你的嘴唇留在门边,你的微笑。
帮助我成为你的饥渴。


在昨天和你的嘴唇之间

我要回想着那些日子度过这夜晚。
还有你留在床单上的微笑。
我仍然在和你的名字的遗迹一起燃烧,
在用你的眼睛去看那些你碰触过的事物。
我在这里,在面包与餐桌之间,在你举向
嘴唇的酒杯之中。在吻住我的嘴唇之中。
我不知道,在昨天和将要来到的日子之间,我是什么。
昨天我是傍晚之际的河流,是抚摸光线的凝视。
我的儿子在海滩上的卵石上写字,我发明出
解读它们的步骤。它们全都翻滚着远去。
海就是这样的。我和波浪一起学习
怎样融解成泡沫。当我走近时,总有一只
海鸥在呼喊,总有一只翅膀
在天空和我的地板之间。但是什么也不属于我,
即使是那些我用来粘合时辰的词语。
也许爱只是小小的时差,
或是只存在于肉身深处的
语言的和谐。但在这我不在的地方,
让我贴近地面的,是你确凿无疑的存在。

(转译自Alexis Levitin英译本)
马维达
作者马维达
28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马维达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