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文道,盗文狼

solate 2009-06-08 16:04:54
从一种私人、主观的角度说,我对书好坏的评价,在于对它的浏览速度,以及每页篇幅的平均粘度。

好的书,我可以从它随便一个段落、词句甚至单字的横竖结构里面看到另外一个世界,我在那个世界里面已经上下几千年,却才在这个段落里跋涉了几个句子。这是一种思维时空的相对论。

我可以忘记书名,忘记作者,忘记主题,忘记题材以及体裁,忘记情节,但我闭上眼都能感受到,哪本书的书皮与扉页,是可供穿越的媒体。这是一种气质,好书是因为气质而存在的,其他的只是纸堆、和漫山遍野的文字干尸。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早就以貌之名,判了梁文道入文痞之流。其实喊他文痞,都是抬举了,文痞应该是王朔的专属职称,人家不遮掩,袒胸露乳,嬉戏市井(虽然临老糊涂,搞了个什么千岁寒,半佛不道的,装逼装纯,那是后话啦)。梁文道,从娘胎出来就一身酸腐味,梁上君子?文以载盗?我怎么觉得他就是一装逼版的读者文摘。

我一开头就说我主观了,所以不排除我是在给我讨厌他找支撑论据。

他看的书应该很多,每篇短文几百字,就有差不多一半是在引经据典,引经据典是我最讨厌的一种高考作文写作手法了,人家说的经典说的有道理关你什么屁事啊,其实这世界上总共就没几件事情,不是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吗,精彩的地方在于从每个人的眼睛看过去,事情开始千变万化起来,别人有别人的观点和视角,你硬要挤到人家位置上去拾人牙慧就算了,还要弄一大堆文章出来假装学问高深,其实就是二手的便宜货到你手上你还要整成三四五六七手的下流货,你要混篇幅混够八百字让改卷老师给你多几分是吧。

你丫就是读者文摘嘛,这里摘一段那里偷几句,叫你盗文狼真不委屈你。

在我仅看过的他的几篇文章里面,他频繁引用罗兰巴特和卡尔维诺,这让我对一件事情茅舍顿开——为什么他的词句那么拗口,思想那么零碎。罗兰巴特和卡尔维诺两个人的部分作品翻译成中文,就成了辞藻华丽,意象堆叠,思想零碎的残次品,这与作者无关,应该是译者的水平问题。例如罗兰巴特的《恋人絮语》,就是公认的被翻译弄砸的一本书。而梁文道文章的风格看来,就是《恋人絮语》的中文版。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这么气愤,其实,我以后想做的事情,也无非是文化、思想二传手的工作,和梁文道没什么区别。反而,梁文道在这一块上面,做得还真的不错。一句话,就是市场营销做得很漂亮。在内地大学生里边,引起了一股很火的浪潮。

在一个偶像的白热化阶段,他拉的屎都会被人们追捧,我现在这个时候骂他,是非常无趣的行为。我的气愤,大概因为发现了文化传播模式与民众教育钝化之间的悖论,因为发现了传播模式和思想质量的严重脱节,感到有点气馁,像余秋雨和梁文道这样文化二传手式的传播模式,在人群覆盖面上的效果被证明是非常好的,但是,它的运转却是基于民众的人云亦云、跟风追潮的从众心理。

只要善于包装和推销,什么样的文化垃圾都可以流行,只要可以流行,谁还会去关心传播内容的质量?
如果人们不跟风,梁文道余秋雨就不会红火,而他们不红火,又靠什么方式去教导民众追求智慧?

文化传播的目的是让大家去追逐流行的知识标签,还是让人们拥有独立判断的视角?
solate
作者solate
59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8 条

添加回应

solat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