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嫌弃的松子,和她背后的冰山

囧之女神daisy 2014-06-12 09:00:04
写给易生活教育的专栏
========================================================================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在豆瓣上,它被标记为女性电影。我其实有点不太清楚女性电影的定义,但我知道这是一部会给女性留下很深印象的电影。基本上我认识的女性们,看完这部电影后,几乎没人说这是部平淡,没啥可说的片子,大家对它的评价强烈且极端:一些人看了之后哭得一塌糊涂,真心觉得太受触动,松子的一生太惨太不值,这类同学我称之为“唉派”;一些人看后却十分鄙夷,觉得这片子是拿肉麻来当伟大,松子的人生纯属咎由自取,赞美蠢货没有意义,这类同学就叫“呸派”吧。该片拍于2006年,已上映8年有余,但上周我在豆瓣提了下这个片子,回复里唉呸两派的讨论还是绵绵不绝。

  我大概是在好几年前看这片子的,看完后大哭一场,当时算是半个唉派分子。这故事实在太凄惨,简直是所有女性的噩梦:善良,一辈子都没有害人心肠的川尻松子,唯一渴求就是有人爱她,为此,她在遭遇命运的一切洪流时,只能拼命压缩自己,委屈自己,剥削自己,以求保得身边有人陪伴,而不是孤身一人挣扎
写给易生活教育的专栏
========================================================================

  我不知道有多少人看过《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在豆瓣上,它被标记为女性电影。我其实有点不太清楚女性电影的定义,但我知道这是一部会给女性留下很深印象的电影。基本上我认识的女性们,看完这部电影后,几乎没人说这是部平淡,没啥可说的片子,大家对它的评价强烈且极端:一些人看了之后哭得一塌糊涂,真心觉得太受触动,松子的一生太惨太不值,这类同学我称之为“唉派”;一些人看后却十分鄙夷,觉得这片子是拿肉麻来当伟大,松子的人生纯属咎由自取,赞美蠢货没有意义,这类同学就叫“呸派”吧。该片拍于2006年,已上映8年有余,但上周我在豆瓣提了下这个片子,回复里唉呸两派的讨论还是绵绵不绝。

  我大概是在好几年前看这片子的,看完后大哭一场,当时算是半个唉派分子。这故事实在太凄惨,简直是所有女性的噩梦:善良,一辈子都没有害人心肠的川尻松子,唯一渴求就是有人爱她,为此,她在遭遇命运的一切洪流时,只能拼命压缩自己,委屈自己,剥削自己,以求保得身边有人陪伴,而不是孤身一人挣扎。自然就被一次次伤害和辜负。更神奇的是,经历了那么多爱恨情仇,千回百转,被世界一刀一刀划得像条松鼠黄鱼,她还始终挣扎着活下去,始终不改这种性格——当然也越活越糟。最后她那么坚韧的神经,也有被压垮的一天,她最终以肮脏肥胖的垃圾婆之姿死去。我被这结局吓得肝胆俱裂。虽然在死前的梦幻里,松子像个圣母一样救赎了一切,死后她的亲人朋友都流泪怀念“她是个好人”,但这在我看来丝毫不是补偿,人死如灯灭,活得惨,给再好的盖棺定论都是瞎扯,反而把她的惨衬得更挠心。那场看完之后的大哭,真不知是感动出来的,还是吓出来的。

  怎么能不怕呢?当时我正穷得吃上顿没下顿,好多时候都要靠借钱为生。生着病,被王八蛋前男友甩了,老家还有个得癌症的妈,因为连回去的机票钱都凑不齐,我基本没尽什么孝道,羞愧难当。一片迷茫中,自己仿佛已经是半个松子,人生朝着未知的泥潭滑下去,未来看上去非常不友好,但又不能不继续往前滑,因为想不往前都不可能。世间大概也有别的女生,痛哭后会想成为松子:一生过得极其凄苦,死后却被人感激赞美,说她就是神,这大概是有一类人心中的完美人生。但我没有这么想,我满脑子里只有:

  “天哪,我以后会不会和松子一样?!”

  “天哪,我以后不要和松子一样!”

  事隔多年,当时片子造成的震动已经逐渐平复。后来仔细想想这个片子,其实松子的毛病,在当时看电影时就已经很清楚了,所以我说我只能算半个唉派分子——每次松子又做了一个糟糕的选择和决定时,我的呸派灵魂就要爆发,都要恨铁不成钢地叹息下:靠,何苦这样!豆瓣的影评里,几乎每一个都清醒地指出了:松子毕生都不敢面对的,是她童年时造成的对爱和陪伴的畸形渴求。加上她的自尊很低,所以毁掉人生对她不算什么,没人陪伴才是她最大的恐惧。最后杀掉松子的是一根棒球棍,但真正把她的人生毁了的,不是那些她良莠不齐的男友,而是她的“爱情饿殍”品质。她一切悲剧的根都在这里——有理有据,像个合格的诊断书。

  虽然完成了对松子的诊断,但我还是很同情松子。如果要我再重看一次,大概还是会大哭一场。我也赞同卢十四对这个片子的意见:理性地看,这个片子在不断放大松子的弱点上,放大到了可笑的地步,就像过去的宣传里努力放大雷锋的优点,也放大到了可笑的地步一样——一个人乐于扶老太太过马路很美好,但胃穿孔都快疼晕厥了还忙着扶老太太过马路就是扯淡。同样松子因为“爱情饿殍症”倒霉一两次还算正常,一辈子除了当爱情饿殍啥都不干,也算扯淡一种。但不管我多清楚这种夸张的弱有多可笑,我觉得自己还是能理解她的痛。我的境况和好几年前已经有了不少改善,对无力感不再那么强,觉得自己只要不断进步,应该不至于晚景落到松子那般地步,我已经大概明白了怎么避免成为她,但我还是能理解她的痛。这是一种女人对女人的理解。

  这有点像面对我父母时的情况。他们都是一生受贫穷折磨,而变得麻木和暴力的,谈不上多合格的父母,但我长大成人,也被生活折磨了一轮后,比较能理解我妈,因为我知道她作为一个女人的苦和不得已。我不太能理解我爸,虽然我爸的苦和不得已看上去也不太难理解。我觉得这是性别差异造成的无法感同身受。

  有段时间我还以为,因为我也穷过苦过,也一度到了世界的边缘,所以我更能理解松子。但最近几年,和好多从没遭大灾大难,现在也混的非常好的姑娘们聊天,惊讶地发现她们在面对松子时,也常是唉派。无论境遇多好的女性,总觉得自己身体里住着一个松子——完全可能因为世界的迫害,痛苦的爱情,他人的恶,自己的弱,而一蹶不振,再也无法恢复。有次Tacc同学总结说:这是因为我们心里总有“自己一不小心就会成为社会边缘人”的恐惧。这类恐惧出现在没受过多少教育,没有多少能力,未来堪忧的女性身上,我会很理解。但我见过很多唉派姑娘,能力和气场都强,理性清醒,不曾犯也不会犯什么巨大的傻。她们的生活看上去已经是建立在磐石之上,为什么还是会恐惧自己哪天会稀里糊涂地陷入泥潭?我曾一度不解。

  但最近有点想明白了这事:因为我们,即女性们都知道,无论我们在个人的出身,能力和性格上与松子有多大的差异,我们从出生到今天面临的环境,世界给我们的教育和洗脑,划定给我们的框架和边界,和松子面对的并无太大不同——我们也是从小就小心翼翼讨好父母和周围一切,却从未被教育过理直气壮向他人索要平等和关爱;我们听到的一切语言都告诉我们:女人这种生物就是为爱情而活,你必须有个男人;世界鼓励甚至歌颂我们为男人付出不求回报,若我们被感情辜负,世界会赞美我们的眼泪和疤痕,说那是美的,是爱的代价;我们一旦跌到谷底,想挣扎着重建人生时,无论是工作机会还是社会舆论等都对我们极为不利;一旦我们丑了不好看了,社会会对我们更加苛刻。松子只是因为她的弱,像集邮一样一一体验了这些惨痛。唉派的人看到了惨,呸派的人看到了弱,但在惨和弱的水面下,鬼影憧憧的是世界对女性的恶意。故事主线也许夸张到可笑,但故事背景却真实得让人不寒而栗。它像黑暗中的冰山,无声地矗在哪里,我们所有人都隐隐地感到了它。

  我想最后用友邻冷血才女的评价来结尾:“我们看到这片的时候产生的悲伤,以及悲伤背后寒人心魄的恐惧,都是由此而来。在这个不友善尤其对女人不友善的世界上,一个普通女人随时都可能滑落成为感情上的乞丐,一无所有,饿得快要死掉,被人一脚一脚踹翻了又踩在泥里,还是喊着饿,还是要挣扎着拿着破衣服乃至割了自己的肉给别人,想要换到一口吃的,而这个世界还就不给她,任凭她如何呼告任凭她拿什么去换,都不给她这一口吃。这种来自整个世界的恶意,和她那始终没有得到安慰的欲望,构成了惊人而且难堪的对比,这就更让人悲伤并且恐惧。”

========================================================================
  这篇签了合同,个人转载随意,标明作者和出处即可,商业转载(管你盈不盈利,是不是公益,商业转载就是商业转载)需和易生活教育商量,不然一律告你侵权。
展开查看全文
囧之女神daisy
作者囧之女神daisy
1268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260 条

查看更多回应(260) 添加回应

囧之女神daisy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