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o,Dad

明珠一颗孙小美 2014-05-23 11:05:31


我爸爸离开之后,我曾经见过一次他。

那时我旅行到清迈,同行的姑娘们决定坐快车出发去琅勃拉邦,我固执的一个人留了下来,把租来的自行车还了之后每天在城墙里面步行。有天走着走着突然下起大雨,我就随随意意的躲进了最近的一家寺庙,那个时间是固定的诵经点,正好有大师打坐在中间带着大家唱经,我也随便的找了一个角落端端正正的坐好,等雨停。

我很难去描述那一段经乐又或者那一段入神的感受,因为当我发现我全身心的着迷于这一段时间的时候我突然摸了摸我的脸,然后我发现,满脸的眼泪。

我哭了。

在我意识到我都不知道我为什么哭了的时候,我,看到了我的爸爸。




我爸过世的那一天,我临时买机票直奔的机场。到家的时候我还穿着满是破洞的小短裤和小西装,我爸静静的躺在客厅里,满屋子都是人,门口坐着家族里最老的两个女长辈一直大声的哭,我妈看到我的第一眼嫌恶的扫了眼我的短裤,然后把我推到我爸旁边。

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一个小时过去了,我,没哭。

旁边不知道是哪一条分支的女亲戚在哭丧的间隙也没忘了唠嗑,其中有人说,她的心好狠啊,硬是一滴眼泪都没掉。

被我妈听到了。

她突然过来,掐我的手,掐我的胳膊,我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便听到她小声的说,你就是装哭,也得给我哭出来。

我面无表情的看过去,她就疯了,抓着我的头发,被我婶婶拦住,我们一直纠缠到厨房里自家人关住门,我仰着头说我为什么要哭给别人看?我妈就伸手过来想要扇我,她说,你是我见过的最心狠的人。

后来一整个晚上我都静静的坐在我爸身边,我觉得他的脸很陌生,我发现我甚至想不出来我们之间的任何一件事,还有,我好像,看不清也记不清他到底长得什么样子。

第二天送殡的时候按照仪式是血缘最亲的小辈必须跪着哭三分钟,家族里心照不宣的安排了我的小堂妹,我依然面无表情的站在她的旁边一句话也没有说,并且,真的一滴眼泪也没有掉。



在清迈寺庙的那一天,我几乎流了一辈子的关于我爸爸的眼泪。

我记起了很多事情,他教我下象棋和写毛笔字,他给我讲什么是越位什么时候点球什么时候角球,他在一次冥冥之中呼唤我的名字几乎救了我的命,他在人生快要终结的某一个时刻用遗憾的表情看着远方,他说,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

我总觉得与他之间疏远又冷淡,总觉得他不太算一个合格的爸爸。

可是,大雨磅礴,电闪雷鸣,我穿过生命的界限再一次看到他的脸,我的第一反应是,对不起,我好像,没能为你做一点。我甚至没能为你好好的哭泣。

这是我在他生病之后离开之后第一次从一个新的角度去想,我到底错过了应该做些什么。

我以为,我已经没有机会了。



我最近总是去看一位长辈,他有一种很微妙的神情,让我无时无刻的想起我爸。他曾经那么伟岸那么风光,曾经在我的家长会上被誉为最帅的爸爸,他曾经又是那么不善于表达那么热衷于肤浅的吹嘘,可是,他微笑着静下来看着别人的时候,竟然露出那么那么欣慰的笑容,他对别人说,我们家闺女,脑子灵活,文化挺高,可是,人情交往一塌糊涂,你多帮着打点儿。

就像这位长辈兴致高昂的讲完一段年轻时的故事后,总会转一个弯儿,我常常会以为是我老爸在跟我说话,他严肃又认真,古板又直白的诉说着自己期望,他说,他真的很好,你要对他有信心多包容。

他们都一样是背后的父亲,不善于表达的父亲,我们自己看不到会忽略的父亲,一瞬一瞬孤独的父亲。

他从来没有牵过我的手,从来没有抱过我。

我想要抱抱他,想跟他说话。

我几乎觉得自己有了溯回过往修正遗憾的机会。




我曾经写过世界上最难的事情,我觉得我和我妈之间有很多障碍,但我爱她,我放不开。有一位姐姐告诉我,让妈妈快乐满足幸福,不是我们的责任我们也做不到,每个人的人生都要靠自我经营,父母婚姻不幸是他们人生的缺憾,这是他们命里的劫数。

我在这一段日子里,好像发现了解开这个死结的秘密。

把别人的妈妈当作自己的妈妈,你就会更愉快的去奉献和付出,将心比心的去关心人爱戴人;把自己的妈妈当作别人的妈妈,你就不会对她诸多苛求,保有距离更尊重更宽容。

我看到了我曾经看不到曾经错过了的东西,但我已经不纠结于过往了。我得尽力的让自己快乐,给陪在身边的人快乐,给那些我能够给予的人带来某种程度的欣慰和快乐。

知乎上面有一个问题,除了性和孩子,人选择结婚究竟是想要获得什么?

我非常赞同排名第一的那个答案,它说,没有什么必须通过婚姻才能得到,但有的东西只有通过婚姻才能付出。

成为亲人。

彼此帮助共同成长。

没关系,祝你下一次,美梦,不落空。









明珠一颗孙小美
作者明珠一颗孙小美
40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35 条

添加回应

明珠一颗孙小美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