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逸读书之二十五、六 文献六艺之版本学

昨夜 2014-05-14 13:03:53
文献六艺之版本学
杜泽逊《文献学基础》董洪利等《古典文献学基础》
姚伯岳《中国古籍版本学》黄永年《古籍版本学》郑如斯《中国书史》
※于赓哲电影《武则天》线装书
1、 中国典籍的历史:
1)书写材料:甲骨、金石(泥版、纸草papyrus:biblos、橄榄叶、棕榈叶:贝叶经、树皮liber、羊皮)
2)简帛时代:书于竹帛:竹简、木牍和缣帛《尚书•多士》:“唯殷先人,有册冊有典典。”史史
竹简:银雀山汉简、郭店简、上博楚简、清华简、里耶秦简、长沙走马楼简、益阳兔子山简
帛书:马王堆帛书(地图)、长沙子弹库帛书、人物龙凤帛画、人物御龙帛画
 


































※厕简 韦编三绝 杀青(汗青)
3)纸的发明:蔡侯纸西汉纸(灞桥纸)
1957年5月8日,在西安东郊灞桥砖瓦厂在取土时,发现了一座不晚于西汉武帝时代的土室墓葬,墓中一枚青铜镜上,垫衬着麻类纤维纸的残片,考古工作者细心地把粘附在铜镜上的纸剔下来,大大小小共80多片,其中最大的一片长宽各约10厘米,专家们给它定名“灞桥纸”,现陈列在陕西历史博物馆。灞桥纸纸色暗黄,纸面较为平整、柔软,呈薄片状,有一定强度。鉴定发现其原料主要是大麻纤维,间有少许苎麻。其纤维平均长度为1毫米左右,绝大多数纤维作不规则异向排列,同向排列只在少数部位发现,亦观察到被切断、打溃的帚化纤维。它说明这种纸的原料经历了切断、蒸煮、舂捣及抄造等处理过程,只是加工程序较低。在此之前,1933年黄文弼曾在新疆罗布卓尔发现蔡伦之前的古纸,但未及化验就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毁于战火。1942年亦曾在内蒙古额济纳发现蔡伦之前的纸,但原发掘报告未作肯定断代。
在此之后,1986年放马滩5号墓(相当于两汉文、景时期,公元前179年-前141年)中发现纸地图一幅,纸薄而软,出土后仅存不规则碎片(长5.6厘米、宽2.6厘米),纸面平整光滑,用细黑红条绘制山、河流、道路等图形,绘法接近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地图。放马滩纸地图是目前世界上已知最早画在纸上的地图,同时也是为西汉就有纸的说法提供了可靠物证。
放马滩木板地图7幅,出自1号秦墓,分别绘在4块木板上,是我国和世界上已知最早的地图。在墓中浸水长达2000多年,仍完好未朽,线条字迹清晰,脉络清楚。按其用途可分为《政区图》、《地形图》和《林木资源图》。在这几幅图上,不仅有山川、河流、居民点、城邑,还特别注有各地之间的相距里程,与现今距离大都相符,可见,这些地图是相当准确的实测图。
左思《三都赋》洛阳纸贵东晋末年,豪族桓玄把持朝政,代晋自立,国号楚,公元404年,颁令停止使用简牍,他在诏令中说:“古无纸,故用简,非主与敬也。今诸用简者,皆以黄纸代之”。至此,纸最终完全取代了简牍,成为国家文书的正式书写材料。
假期作业插图张良桥下拾履关公像夜读春秋
4)卷轴时代:
卷轴 经折装


  





























梵夹装 龙鳞装(旋风装)


  



























染黄 信口雌黄
唐裴铏的《传奇•文箫》里说吴彩鸾隐居在成都附近西山,后来她从西山下来,邂逅并嫁给了贫苦书生文箫。文箫家贫不能自给,她和文箫同甘共苦,彩鸾每天写韵书一部,让文箫售以度日。居十年,各跨一虎飞升。
5)印刷术的发明:
雕版印刷:日本宝龟元年(770)《陀罗尼经》 1966年《无垢净光大陀罗尼经》(704-751)
敦煌发现咸通九年(868)《金刚经》至德二年(757)《梵文陀罗尼经咒》
西安出土《陀罗尼经咒》
活字印刷:毕昇、西夏活字印刷品、敦煌回鹘文木活字、金属活字、朝鲜活字
1908年最早在莫高窟北区洞窟内进行盗掘的法国人伯希和在北区今第464窟发现了用于印刷蒙古书籍的大量小方木块(实是回鹘文木活字),它们各自能印出一个完整的字来。这些被伯希和劫往法国的960余枚“小方木块”,现收藏在法国巴黎吉美亚洲艺术博物馆。俄国人奥登堡率探险队于1914年在莫高窟发掘时也发现130枚古代回鹘文木活字。从奥氏所盗掘的遗物中有回鹘文木活字分析,专家们推测俄国人盗掘的洞窟亦在北区,因为迄今为止只有莫高窟北区洞窟出土了回鹘文木活字。现藏圣彼得堡艾尔米塔什博物馆。1944-1949年,6枚,1988-1995年,又新发现回鹘文木活字48枚。前后四次,莫高窟北区总计发现回鹘文木活字1152枚。12世纪末-13世纪
王祯《农书》
1103年《佛说观无量寿佛经》 12世纪中叶西夏文《维摩诘所说经》
韩国 1239年 《南明泉和尚颂证道歌》
6)册页时代:
册页 蝴蝶装


  

















线装 包背装



   



























2、 为什么造纸印刷术诞生在中国
丝绸纺织、印章与拓印、宗教传播
3、 古书的版本:
1)《老子》
《老子》,又称《道德经》,传世本中流传较广的是王弼注本和河上公注本。
一、河上公本,出自《老子河上公章句》分为81章,前37章为《道经》,后44章为《德经》,合称《道德经》,并在每章前冠以章题。
二、王弼本,出自王弼《老子注》。王弼(226—249),山阳高平人,魏晋玄学家。王弼的《老子注》也分为81章,但没有章题。王弼本与河上公本区别不大,王弼本的字数多于河上公本,但多在虚词上。从注释来看,河上公的注释以修身炼气为本,王弼的注释以谈玄说虚为主,前者被道教人士推崇,后者为士大夫喜好。现在的通行本是以王弼本为底本的。
三、严遵《老子指归》汉成帝时(公元前 32- 前7年),成都人严君平著。《老子指归》十三卷。此书传至明代已失其半,藏书家胡震亨所得仅六卷,刻入《秘册汇函》丛书。此书另一版本《道德真经指归》收入正统《道藏》中,共有七卷,《德经》部分比较完整。有人认为,《老子指归》本很可能《德经》在《道经》之前,与帛书类同。从《韩非子》两篇解说也能看出,《德经》在前、《道经》在后是原初文本的体例。分章也与通行本不同。
四、傅奕本唐初傅奕,据北齐时项羽妾墓出土的“项羽妾本”,和几种传本参合校订,成《道德经古本篇》,人称“傅奕本”。傅奕本和严遵《老子指归》、王弼本以及河上公本合称传世本的四大体系。
五、唐代景龙碑本易州龙兴观于大唐景龙二年所立《道德经》碑,简称景龙碑本、景龙本、碑本、易州本。此碑正面(阳面)刻道经,阴面刻德经。严可均谓:“世间真旧本,必以景龙碑本为最。”除了景龙碑本外,唐开元廿六年易州龙兴观御注道德经幢,简称御本。
六、郭店楚简本出自郭店楚墓的出土竹简。这些竹简于1993年在湖北荆门市郭店一号楚墓出土,据考古专家考证,该墓年代为战国中期偏晚,大约为公元前300年左右,墓的主人身份不明。由于该墓曾被盗窃,竹简出土时已散乱、残损,故无法完全恢复简册原状。经专家整理,郭店楚简《老子》书写于形制各异的甲、乙、丙三组竹简上,三组简基本没重复,约占今本篇幅的2/5。郭店楚简本的简文不分章,次序和文字与通行本有较大差异,是迄今为止所知的年代最早的《老子》传本。
七、马王堆帛书本出自长沙马王堆汉墓出土的帛书。这些帛书于1973年在湖南长沙马王堆汉墓3号墓出土,据考证,马王堆汉墓群是西汉初期长沙国丞相轪侯利仓以及妻子、儿子的墓地,其中3号墓的下葬年代为汉文帝十二年(公元前168年)。3号墓出土的帛书《老子》有两种抄本,被研究者称为甲本和乙本。甲本不避讳“邦字,其抄写年代应在刘邦称帝(前206 年)之前;乙本避讳“邦”字而不避汉惠帝刘盈(前194- 187年)之讳,其抄写年代应是刘邦在位之时(前206- 194 年)。尽管帛书《老子》也存在当时一般抄本难免的文字上的错误, 比起晚于帛书本并且历经辗转传抄的王弼本和河上公本,应该说帛书《老子》较多地保留了《老子》的原貌。在语言上, 帛书本和世传本最主要的差异就是, 帛书本保留了许多虚词, 如“也”、“安(案)”、“矣”,这些虚词为《老子》的解读提供了有力的依据,解决了前人在校释《老子》时解决不了的一些难题。
八、西汉竹简本,北京大学藏西汉竹书是北京大学于2009年1月接受捐赠的一批从海外回归的西汉竹简。竹质墨迹,书体为隶书,完整简1600余枚。竹书内容丰富,基本涵盖了《汉书•艺文志》所划分“六艺”、“诸子”等六大门类。《老子》属于“诸子”类。北大汉简《老子》上下经是继马王堆帛书本、郭店楚简本之后出土的第三个《老子》古本,也是保存较为完整的汉代古本。与北大简本相比,郭店本和马王堆本虽然年代较早,但郭店本的内容仅为传世本的五分之二。马王堆本虽是全本,但残破较甚,在甲、乙两本可互为补充的情况下,仍有不少残缺的文句。北大简本《老子》经拼缀后共有完整简221枚,保存近5300字(含重文),其残缺部分仅60余字。其中还保存了“老子上经”和“老子下经”的篇题,“上经”相当于传世本《德经》,“下经”相当于传世本《道经》。保存了完整的篇章结构,共分77章,与传世81章本《老子》不同。文字内容与传世本及郭店、马王堆本相比,也多有不同之处。因此,北大简本在《老子》一书的文献整理、校勘上具有较高价值。这将在战国中期的郭店楚简本、秦代至西汉早期的马王堆帛书本与传世各种《老子》版本之间搭起了一座桥梁,有助于进一步认识《老子》一书形成、发展、定型的过程。
通行本第18章“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郭店本作“大道废,安有仁义;六亲不和,安有孝慈;邦家昏,(安)有正臣。”帛书甲本“故大道废,案有仁义;知快出,案有大伪;六亲不和,案有蓄兹;邦家闷乱,案有贞臣。”帛书乙本“故大道废,安有仁义;知慧出,案有□□;六亲不和,案有孝兹;国家闷乱,案有贞臣。”北大简本也有“安”。
通行本第19章 “绝圣弃智”、“绝仁弃义”,郭店本“绝智弃辩”、“绝伪弃诈”
通行本第2章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故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盈],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万物作焉而不辞,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不居,是以不去。”
避讳汉惠帝刘盈。 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 盈亏
2)李白《静夜思》:“床前看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山月,低头思故乡。”
明代赵宦光、黄习远对宋人洪迈的《唐人万首绝句》进行了整理与删补,《静夜思》的第三句被改成“举头望明月”,但是第一句“床前看月光”没有变化。清朝康熙年间沈德潜编选的《唐诗别裁》,《静夜思》诗的第一句是“床前明月光”,但第三句却是“举头望山月”。直到1763年(清乾隆二十八年)蘅塘退士所编的《唐诗三百首》里,吸纳了明刊《唐人万首绝句》与清康熙年《唐诗别裁》对《静夜思》的两处改动,从此《静夜思》才成为在中国通行至今的版本:“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关于“床”,“青梅竹马”原典出自唐•李白《长干行》诗:“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3)王国维《人间词话》:古今之成大事业、大学问者,必经过三种之境界:“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此第一境也。“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第二境也。“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此第三境也。此等语皆非大词人不能道。然遽以此意解释诸词,恐为晏欧诸公所不许也。
《蝶恋花》“独倚危楼”一阕,见《六一词》,亦见《乐章集》。余谓屯田轻薄子,只能道“奶奶兰心蕙性”耳。“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此等语固非欧公不能道也。
乾隆诗作与沈德潜
4)小说的版本学:

《金瓶梅》的版本 词话本与绣像本(张竹坡评本)
《程毅中:明代小说的盗版与伪托》
陆人龙的一部叫《型世言》的书,最早发现的这部书是郑振铎先生所收的叫做《幻影》。《幻影》这部书是残本,只剩下七卷,作者名字叫梦觉道人和西湖浪子,也是笔名。郑振铎先生考证了一番,找不到作者的真姓名。北京大学图书馆收藏了一部《三刻拍案惊奇》,这部书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了,燕山出版社也出了一个不同的版本。《三刻拍案惊奇》跟《幻影》内容相同。北京大学图书馆系的刘修业先生到法国去工作的时候,她发现了法国巴黎图书馆有一部书叫《拍案惊奇二集》,其中有十卷和《二刻拍案惊奇》相同,十六卷跟北京大学所藏的《三刻拍案惊奇》相同。这个情况引起了很多学者的注意,并进行反复研究,几十年下来也没有最后判定原来的作者是谁、什么时代出的,直到前十几年法国有位华裔学者叫陈庆浩,他在韩国的汉城大学奎章阁发现了一部书叫《型世言》,这部书有序言,有插图,并且每一篇都有小序,很有特点,文献价值很高。经过研究才断定,《型世言》是最早的版本,编著人是陆人龙,这才得出最后结论。再看那部《幻影》,我请国图善本部把馆藏的《幻影》复制出来几张书影跟《型世言》版本做一比较,这里有个非常值得注意的情况,《型世言》的署名是陆人龙,而《幻影》的署名却是梦觉道人、西湖浪子,作者名字改变了,书名也改变了,书中的回次也倒乱了。一般地说,这是一种盗版行为,但有一个特殊情况还不能做出最后判断。我看了一下,例如《幻影》这个本子的第二回跟《型世言》第二回内容一样,只是第二行第三行作者署名改变了,第四行回目改变了,原作“千金不易父仇、一死曲伸国法”改成“千金苦不易、一死乐伸冤”。可是从第五行到第九行的正文来看,字体完全一样,原来书的眉批上面评语(《型世言》上面是有眉批的)删了,版心(现在叫中缝)书名改了,原来叫《型世言》,现在叫《幻影》,回目都改为五言句。这种特殊现象有可能是这部书的版片被后来印《幻影》的人拿到,他把第二行到第四行挖改了,把中缝挖改了,但还用这个本子来印刷,改名叫《幻影》。后来又有人拿来改名叫做《三刻拍案惊奇》;《二刻拍案惊奇》是凌蒙初的作品,现在他也改了,只有一个梦觉道人编辑。更晚一些又出了一部《拍案惊奇二集》,不叫《三刻拍案惊奇》了,有的人就称之为《别本二刻拍案惊奇》,巴黎的《拍案惊奇二集》三十卷,前面十卷是从《二刻拍案惊奇》拿过来的,后面二十四卷就是从《幻影》或是从《三刻拍案惊奇》拿过来的,回目又改了,编者写的是凌蒙初的别号即空观主人。这部书就我想绝不是凌蒙初本人做的,是刻书的人改的。由于凌蒙初很有名气,所以就冒了即空观主人的名,目的是为了推销、牟利。就这部书的版本源流来说,经过几十年研究,最后才揭开这个谜底。法国一位华裔汉学家在台湾把它影印出来,由此,大陆上好多出版商就根据这个版本出版了好多铅印本。因为这是新材料,前人都没有见过《型世言》的作品,在韩国保存了下来。所有这些混乱如果放在现在,这个官司就打不清了,这也是一个侵犯著作权的问题。现在看来,原作者是陆人龙,他的书被盗用了,后来刻的《二刻拍案惊奇》不仅盗用他的作品,还盗用了“即空观主人”这个别号,但这决不是凌蒙初的作品。放在现在来看,这就是侵犯了他的“署名权”,就是一个大官司。
明代书坊主刻的书很多,最有名的一位刻书家叫余象斗,是福建的一个书商,他刻过好多书,继《西游记》之后又刻过简本的《西游记》加上东、南、北编成《四游记》。最初《四游记》是四部书:《东游记》、《西游记》、《南游记》、《北游记》。《西游记》采用的是阳志和删节本的《西游记》,很简略。余象斗在《东游记》的前言里指出:别人翻印他的《南游记》,(《南游记》的原名叫做《华光天王传》)他就很生气。他的前言里说的非常激昂慷慨,他说,我刻了华光传(就是《南游记》),都是出了我心胸之编集,非常辛苦,也花了很多钱,但是现在有很多射利者(就是牟利的那些书商)照我本堂的样式照猫画虎,翻刻我的书,……无耻之甚。把人家骂得狗血淋头。余象斗骂别人翻印他的书是无耻之甚。他是知道应该尊重作者的权利,应该尊重版权,但就是这位余象斗也翻印了别人的好多书。比如:明代还有一位很有名的刻书家叫熊大木,也是福建人。他编辑的一部书叫《大宋中兴通俗演义》,余象斗就拿过来了,改名为《大宋中兴岳王传》,把编者改为红雪山人余应鳌(余象斗有很多别号,人家搞不清楚),实际上这部书是熊大木编的。他甚至于照抄了熊大木的序言。又署了一个名字叫三台馆主人(余象斗刻的书很多都是用三台馆这个名字刻的,因此三台馆比较有名)。他翻刻的《岳王传》序言也改了,又改了一个著者笔名,书里又改成了余应鳌编次,这就使我们对余象斗的声誉不敢恭维了(虽然他刻了很多书,对我们研究小说史方面有贡献)。他虽然说得正大光明,说他的书被盗版了,事实上他也盗用了别人的书。
《西游记》这部书也很复杂。早在宋代就流传唐僧取经的故事,还有壁画,元代瓷枕上就画有《西游记》中的唐僧师徒。元朝有《西游记平话》。 到了明代初年编《永乐大典》时(永乐五年之前就有《西游记平话》)只保存了一回:魏征梦斩泾河龙。从保存在《永乐大典》中那一回《西游记平话》来看,比较简略,和现在见到的百回本《西游记》差别很大。现在见到的最早的《西游记》刻本是万历二十年刻本,万历二十年刻本的作者现在大家定为吴承恩,这个作者至少不是原创者,是改编者。这部书到底是不是吴承恩编,还是个疑问,因为只有一条材料,地方志说他编有《西游记》,但是根据《千顷堂书目》说这《西游记》是属于游记,不是小说,放在游记这一类里。所以到现在学术界研究《西游记》有两种看法。但至少有一条是对的,他不是原创者,是改编者。据各方面的有关材料来看,在吴承恩之前肯定有好几种版本的《西游记》,所保存的资料,有比吴承恩多的东西,一个是朱鼎臣刻《西游释厄传》,其中就有唐僧的父亲陈光蕊遇难的故事。唐僧有八十一难,出生时就有四难,刚一出生就被抛在江里漂流,朱鼎臣刻本删得非常简略,有的地方读不下去。另外还有一部叫《唐三藏出身全传》,刻印的年代可能晚于万历二十年,编者叫阳至和,删得也非常简略,“阳”字在明刻本里是太阳的“阳”,到后来改成“杨”。在明刻本阳至和的《西游记志传》里,也把陈光蕊遇难的一段删掉,但他还保留一点,就是杀陈光蕊凶手的名字叫刘洪,但到了通行的《西游记》里,把刘洪也删掉了,他只简单地讲了一句:刘洪把唐僧母亲抢去以后,幸亏刘洪的母亲是好人,让唐僧的母亲出家修行了。就这么一句话,极其简单。但是在后来的《西游记》里把这一段也删掉了,没有唐僧出世这一段故事。
昨夜
作者昨夜
27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昨夜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