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茉莉,蓝色天平,蓝色的忧伤

Sofia 2014-05-13 15:21:35
蓝色茉莉,蓝色天平,蓝色的忧伤
      豆瓣上,电影《蓝色茉莉》(Blue Jasmine)的影评下一片吐槽。
      有人说女主角Jasmine是咎由自取,前夫入狱、自身经济陷入危机,为什么不愿自立不肯独立,为什么不去找份工作自己养活自己,为什么非要继续盘算着嫁个有钱人,为什么不能放低身段、踏踏实实地过日子呢?
      有人说女主角就是活该,感情里讲究赤诚坦白,你明明就是个落魄名媛,为什么要骗外交男自己是个室内设计师呢?活该在谎言戳穿后被外交男抛弃。

      其实,我在看这部片的时候,充盈在胸腔之间的,是悲哀,一种浓浓的悲哀。
      从来都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你让一个过惯Chanel、Roger Vivier、Hermès生活的女人去适应Zara、Coach、H&M的日子已是不易,更何况要她去穿几十元的地摊货?这是一种从云端坠入地狱的感觉。
      也许你会说,穷得连日子都过不下去了,还讲究那些奢侈的品牌做什么?是的,你说得一点儿也没错。富有富的过法,穷有穷的活法。一个四肢健全的人,倘若连自身的生存都无法满足,那么他还是不要活了。
      这样的例子历史上多得是。清末,那些只会提着个鸟笼子到处晃悠的落魄的八旗子弟们,摆脱了过往的包袱、努力向前看的人活了下来,而那些难以忘却旧时王谢堂前的好风光、只知道沉溺在醉生梦死里的人最终惨淡收场。
      自己不要活,不努力活下来,又能怨谁?

      同一部影片里,Jasmine的继子,不也在二手乐器店里找到了谋生之路吗?既然生来富贵、顶着拼爹的光环在哈佛幸福成长的富二代继子,在遭遇家庭剧变、人生信仰颠覆以后,都可以努力开始自己的新生活;出身卑微、由养父母抚养长大、依靠做babysitter来赚钱零花钱、凭借嫁人来改变命运从而跻身上层社会的“伪”名媛凭什么依然端着“名媛”的高高在上的架子?
      是啊,Jasmine自己不要从跌倒的地方站起来,又如何能够责怪命运不肯拉她一把?
      只是,你可曾想过,由天堂坠入地狱,这其间千回百转的心路历程?落难后的Jasmine也曾到名品店里去做导购,但是当昔日的朋友、如今的上帝坐在她面前,优雅地翘起脚,等着她跪在地上为她们服务、试穿鞋子时,该需要多大的勇气才能弯下那柔弱的膝盖?
      倘若你无法脑补这样的心酸,你可以读一读亦舒的《风满楼》,富家女遭遇家庭变故后,自立谋生之路走得有多艰辛,每一步都是血泪,都是不堪回首的过往。

      富贵不是错,落难也不是罪。
      一个人遭遇生活的剧变时,ta需要时间来适应新的生活。
      在熟悉的地方开始新的生活,进行身份的转变,需要极大的勇气。很多人不敢面对这样惨淡的人生,无法调整自己同过往一切包括朋友包括敌人之间的关系,选择逃避,去一个没有人认识自己的世外桃源,在新的地方以新的身份开始新的生活。尽管这样的生活同过往已是云泥之别,但是胜在心理压力减轻,没有人知道自己曾经是谁,新结识的朋友、邻居只会认为ta和他们一样,都是出身平凡、生活平静无波的小市民。
      例如,《蓝色茉莉》中Jasmine的继子,他逃离了过往生活的中心的纽约和波士顿,远走他乡。陌生的城市、陌生的人们、陌生的生活,掩盖着他心灵的碎片,尘封着他不敢触及的过往。当Jasmine找上门来,他直接对她说,他不需要她,也不想看见她,他只希望她离他远远的,因为她会让他想起自己的过去。
      从这个角度来看,Jasmine遇见潜在追求者外交男时,刻意用谎言来抹杀自己过往的污点,真是一点儿都不奇怪,这是顺理成章的举动,是一种求生的本能。Jasmine想尘封自己的过往,希望自己能如谎言中那般优秀而美好,她希望自己能够配得上外交男。
      换到其他普通人身上,被爱神丘比特之箭射中的沉浸在爱情之中的人,又有谁不曾掩盖自己的缺点、只向意中人展现自己美好的一面呢?这是欺骗是撒谎吗?除非那些以骗婚骗色骗财为目的欺骗,否则很少会有人对婚后另一半的“原形毕露”而感到讶异和无法忍受。可是,骗婚和力求完美之间的度又该如何把握?也许,稍有不慎,便成了Jasmine。

      其实,在外交男和Jasmine人生初见时,我便不怎么看好这段恋情。外交男说,他现在任职于美利坚合众国驻维也纳使馆,但是他想回国从政,成为最有前途的议员。
      外交男向Jasmine求婚时,又说,他们未来的生活是在镁光灯下的,而她只要站在他身边对着镜头微笑就可以了。
      呵,哪有那么简单!
      如果有关美国总统州长竞选的各种新闻还未能粉碎你的信念,那么你大可脑补一下《傲骨贤妻》和《纸牌屋》这样的美剧。
      在你死我活的美国选举中,选举从来就不是一个人的事情。上阵父子兵,选举是把整个家庭甚至整个家族都拖入到战场之中。《傲骨贤妻》中,伊莱的前妻打算竞选参议员,可是她却曾有一个经不起审查的婚外情恋人,导致她的选举无疾而终。《纸牌屋》中,Ted因为私生女一事而导致自己的政治生命结束,Clair因为扑朔迷离的堕胎和偷情事件而惹上麻烦,支持率下降。
      试问,在这样的环境下,立志从政的外交男如何会接受Jasmine?就算Jasmine真的如她自己所描绘的一般美好,是经济独立自主的室内设计师,单身无子,可是,只要她曾经有过一个诈骗犯前夫,她的历史就经不起推敲。外交男不可能将这样的定时炸弹放在自己的身边,方便敌人随时毁灭自己。除非他是爱美人胜过爱江山的痴情浪子。

      当妹妹Ginger指责Jasmine不该虚构身份欺骗外交男时,Jasmine说自己并没有欺骗,因为自己站在外交男面前,容貌、谈吐、举止、幽默、风趣等,都是真的,是外交男亲耳所闻、亲眼所见的。
      也许,Jasmine的这些内涵征服了外交男的心。
      可是,命运的无奈与可悲有时就在于,那个人爱的不是你本身,而是你的条件。
      爱情或许是纯真的。但是,婚姻却需要放到天平上称一称、量一量。
      不仅在男人心中,会评价什么样的女人是适合谈恋爱的什么样的女人是可以娶回家的;就是在因情而生的女人的内心深处,也会想一想,爱情重要还是面包重要。
      Jasmine的容貌、谈吐、举止、幽默、风趣,都抹不掉曾经有过一个诈骗犯前夫的事实。

      茨威格在《断头王后》中写道:“她那时候还太年轻,不知道所有命运赠送的礼物,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命运给予我们的一切,无论是喜还是悲,是成功还是失败,都融汇在我们的血脉之中,贯通成成长中的我们。这一切我们永远都丢不掉,这是成长的对价。
      诈骗犯前夫用他的钱财培养了Jasmine的品味,却也由此阻碍了Jasmine的再婚。
      这大概就是人们常说的那句,你是谁,你就会遇见谁。
      在婚姻的天平上,Jasmine永远不可能成为与外交男并肩而行的那个人。

      倘若我可以给《蓝色茉莉》续写一个结局,我会写道:
      Jasmine痛定思痛,意识到倘若自己不能成为更好的自己,就遇不到合适的男人。而且,男人心,海底针,男人也未必可靠。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依赖的不过是自己的一双手。
      于是,Jasmine从低做起,用做前台、做导购赚来的辛苦钱支付了业余学校的学费,最终成为了室内设计师,并且因为自己独特的高雅的品味而深受客户喜爱。
      若干年后,Jasmine终于扬名天下。彼时,外交男携未婚妻子准备装修新房,与Jasmine重逢。前尘往事,一一展现在眼前,谁还记得当初的那一份落魄,谁还惦记着当年戛然而止的那一段旧情?
      今日的Jasmine,是自立自强的女性典范,连诈骗犯前夫的过往都成为妆点她励志人生的传奇经历。她足以匹配他,堪与他携手并肩、仗剑天涯、驰骋江湖。
      此时的外交男,他的选择又何去何从?
      可惜,这些只不过是我想想罢了。这一朵蓝色的茉莉终究染上了寂寞的悲凉之色,也许从此后,只是飘零在那清冷的月亮河里罢了。
Sofia
作者Sofia
266日记 38相册

全部回应 21 条

查看更多回应(21) 添加回应

Sofia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