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鸦解圣经(十四)夏甲,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乌鸦乌鸦 2014-05-02 11:26:31
《创》16章。
提纲:
亚伯兰妻子的社会地位。
夏甲哪里来的?
《旧约》的四种婚姻制度。
夏甲离家出走,为什么又跑回来?
《旧约》的道德相对主义。
为什么亚伯兰要服从上帝不合理的要求?
神话一定都有教育意义吗?可以只是看热闹吗?
======================================

上回说到,上帝分了四个步骤,把以色列地属于以色列人这件事解决了。就是用割包皮做交换,立了一个“旧约”。

——这个麻烦,比把大象放进冰箱还麻烦。

《圣经》如此强调这个过程,是因为大约1500年以后的一起事故,就是古以色列人被赶出了以色列地。亡国的古以色列学者们,在整理编辑古代神话传说的时候,把对故土的执念用力注射进去。原来故事情节中喘口气的地方,都被塞入南宋式的怨念和絮叨,让《旧约》负能量满溢。

除了事故以外,《创世纪》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它故事的部分,也就是那些上古传说本身。其中有个名家名篇就是夏甲的故事。

————————————————————————————

夏甲在第16章出场。在此我们先讨论一下亚伯兰妻子——撒莱在当时的社会地位。不知道撒莱是一个特例还是典型,但是我们可以留下一个清晰的印象:撒莱在部落中是个很
《创》16章。
提纲:
亚伯兰妻子的社会地位。
夏甲哪里来的?
《旧约》的四种婚姻制度。
夏甲离家出走,为什么又跑回来?
《旧约》的道德相对主义。
为什么亚伯兰要服从上帝不合理的要求?
神话一定都有教育意义吗?可以只是看热闹吗?
======================================

上回说到,上帝分了四个步骤,把以色列地属于以色列人这件事解决了。就是用割包皮做交换,立了一个“旧约”。

——这个麻烦,比把大象放进冰箱还麻烦。

《圣经》如此强调这个过程,是因为大约1500年以后的一起事故,就是古以色列人被赶出了以色列地。亡国的古以色列学者们,在整理编辑古代神话传说的时候,把对故土的执念用力注射进去。原来故事情节中喘口气的地方,都被塞入南宋式的怨念和絮叨,让《旧约》负能量满溢。

除了事故以外,《创世纪》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还是它故事的部分,也就是那些上古传说本身。其中有个名家名篇就是夏甲的故事。

————————————————————————————

夏甲在第16章出场。在此我们先讨论一下亚伯兰妻子——撒莱在当时的社会地位。不知道撒莱是一个特例还是典型,但是我们可以留下一个清晰的印象:撒莱在部落中是个很有发言权的女人。

亚伯兰一家的女性成员,社会地位比之前亚当、诺亚等人的妻子有地位多了。诺亚一家的女性连名字都没有,亚伯兰一家的女性全是带台词的角色,而且都颇有个性。用《红楼梦》来比喻,以前部落族长的妻子都像邢夫人,而撒莱和她的媳妇们比较像凤姐。

撒莱是管事的,像中国封建家庭一样,亚伯兰管男人,撒莱管女人。撒莱决定谁给亚伯兰当小老婆——如果撒莱没提这事,不知道亚伯兰是没想到还是不敢说——撒莱还能决定其他妻妾的去留。

在“妻妹事件”和后面“撒莱之死”的情节中,我们还能知道撒莱对亚伯兰来说不是一个“财产”,而是一个伴侣。这不能仅仅用“真挚清新的爱”来解释,因为亚伯兰后来很快续弦了,一连生了6个孩子。

亚伯兰和撒莱只生了一个以撒,是好不容易才搞出来的,还差点被亚伯兰杀了。

很多例证说明,不孕不育的确是撒莱的问题,亚伯兰的生育能力很健康。想像一下,真相大白以后传统道德观应该怎样评价撒莱,但是《圣经》从头到尾都把撒莱当做贤妻。出于对撒莱的尊敬,自古以来从来没有人点明撒莱不育的问题,说明撒莱自有作为一个“人”的社会地位。

当然,部落主母地位很高,并不意味着当时女性地位高。阶级之间的性剥削仍然很严重,夏甲就是一个例子。

————————————————————————————

话说上帝一再对亚伯兰说,他一定会有子嗣,一定会夺取迦南,什么什么的……

但是亚伯兰夫妻一直没有生育。按照故事情节,他们已经至少85岁了。前面说过,史前人物的年龄都经过夸大。亚伯兰在故事中活了175岁,并且“寿高年迈,气绝而死(25:7)”。假设他实际上在世70年,那么夏甲出现的时候,亚伯兰寿数几乎过了一半,应该是30多岁。

对4000年前的人来说,这个时候仍无所出,基本上可以放弃了。于是撒莱终于松口了:“你把我的丫头夏甲带走吧,看能不能生个孩子。”

夏甲是个埃及人。为什么撒莱会有一个埃及人女佣,是一个谜。他们这些住在迦南的人,遇到荒年会跑到埃及讨生活,但是从来没见过埃及人因为荒年跑到迦南来的。

夏甲的来历有一点痕迹可循,就是亚伯兰夫妻那次逃难到埃及的时候,撒莱被法老占为妻子,后来法老放她走了,送了一些仆役、钱财。仆役中可能就有夏甲。

无论夏甲是怎么来的,她从埃及到迦南,从定居生活变成半游牧生活,从宫廷仆役变成部落族长的仆役,命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急转直下,倒霉透顶。

现在撒莱把她引荐给亚伯兰,夏甲是怎么想的,我们不得而知。后人经常把场面描画成这样:

不过正确的场景应该是这样:


————————————————————————————

夏甲在这段关系中的角色是通房丫头,也就是撒莱的附属品。

“先祖”这个历史阶段中的女性,在婚姻中有几种地位:

正妻。撒莱这种,具有社会地位。

平妻,即两个正妻。比如雅各娶了姐妹两个当正妻,地位不分先后。雅各比较喜欢妹妹,上帝就让姐姐生一堆孩子得宠。说明当时的道德认为,丈夫应该公平对待有“妻子”名分的人。

妾。希伯来文里有明确的“妻”“妾”之分,绝对不会混淆。与别人的妻子通奸是死罪,但是和妾通奸不是什么大事。雅各嫡出的长子和雅各的妾通奸,根本不是个事。后来大卫宫廷里通奸成风,任何可能的排列组合都出现了,儿子以私通父亲的妾来表达谋反简直是人之常情。和其他地方一样,妾的子嗣没继承权,除非正妻无所出。

最后一种婚姻关系,是帮正妻生孩子的妾。前一种妾可以是奴隶,也可以是自由人,但是帮正妻生孩子的妾一般是奴隶。她们生的孩子算作主母的孩子,实际上是代孕,或者说合同妊娠。对古人来说,名分的意义要远远大于基因,所以主母把陪房丫头的孩子拿过来也没心理障碍。

所以出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就是最后这一种妾的地位要比前一种低,但是她们生的孩子有继承权。

这种女奴代孕的事情在雅各时代又出现一次,前面说雅各的两个妻子争宠。姐姐被上帝保佑,一口气生了四个孩子,妹妹一怒之下就把女仆推过去:“有我的使女辟拉在这里,你可以与她同房,使她生子在我膝上(30:3)。”

和合本译作“生子在我膝下”,意思完全不一样了。有学者认为,原文体现了青铜时代的代孕习俗,即受孕和生产过程中,主母要坐在产妇身后(或产妇坐在主母腿上,如果三方都受得住)。这样在画面和心理上,与丈夫同房的仍然是主母,孩子也像是从主母身体里出来一样。

那么夏甲就真是一个生育机器了。

————————————————————————————

这个年轻的、来自远方的女孩子,就被老头子亚伯兰占有,并有了身孕。

《旧约》的故事部分并不是道德劝说,而是单纯记述古代故事,这是一些发生在蒙昧时代的人类生存实况,是一本关于人性的书。

夏甲从埃及被拐到迦南荒僻之地,艰苦生活了十年,又被主母利用生孩子。撒莱很可能专门选了个来自外族、没有亲友,应该是性格也懦弱的女孩,以保证撒莱的地位不被动摇。

而夏甲终于怀孕的时候,媳妇熬成婆,她竟然神气起来。

撒莱跟亚伯兰抱怨:“夏甲怀孕了,她因此小看我,我全是为了你,最后还受这么大委屈。老头子你看怎么办吧,哼!”

亚伯兰说:“她是你的人,你爱怎么办就怎么办。”

撒莱就虐待夏甲,夏甲不堪凌虐,大腹便便地逃跑了。

夏甲往埃及的方向走。走出迦南山区,到沙漠边缘的时候,旷野中四下无人,只有一口井,夏甲坐在井边休息。

书中写,亚威派了一个天使在这里劝服夏甲。天使是上帝的信使,理论上他们没有意识和人格,只是帮上帝传话而已。

天使明知故问:“撒莱的使女夏甲,你从哪里来?要往哪里去?”

夏甲根本没力气思考这个存在主义问题,一股脑说出自己的悲惨遭遇。

然后,天使像一个称职的居委会大妈一样,对她说:“回去吧,降伏在你主母的权威下。”

为了让所有家庭问题都在家庭内部解决,不给社会增加事端,调停大妈都会祭出三大杀器:“哪个男人不打老婆呢?”“就当为了孩子。”“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天使的业务水平要高一点,他劝说夏甲的话是:“上帝听到了你的苦情。”“你会生一个健康的儿子。”“不然你还想怎么样?”

夏甲接受了。她呼喊这个正对她说话的神,“你是能看到一切的上帝”,她说,“现在我也能看到你了,一直看护我的神。”

16:13这句话一般被译作“夏甲就称那对她说话的耶和华为‘看顾人的神’。因而说:‘在这里我也看见那看顾我的吗?’”

这样不但中文不通,连意义也表达不出来。正确的意思是上一段说的,夏甲终于意识到上帝一直存在,她的事情已经被上帝知道,并得到同情,并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受到照顾,因此夏甲心满意足,继续回去受撒莱虐待。

天使又“预言”说:“你的儿子叫以实玛利。他为人必像野驴。他的手要攻打人,人的手也要攻打他。他必住在众弟兄的东边。(16:12)”

从来没有书面文字这样说,但是古今中东人都有个共识,就是以实玛利是穆斯林的祖先。所以三教人士都尊敬亚伯兰,但是对夏甲的评价两极化。基督教认为夏甲有错在先,穆斯林认为撒莱是个碧池,夏甲遭到残酷的家暴。

抛开后人的穿凿附会不谈,为什么故事中撒莱和夏甲的命运这么不同呢?尽管夏甲感恩戴德,我们也能明显看出,上帝对待她们两个很不公平。

撒莱受一点委屈就可以上房揭瓦,还受到上帝和丈夫支持。夏甲受了天大的委屈只能逃跑,跟人诉苦还被领回家。上层对她的支持只不过反复说:“我知道、我理解、会好的。”仅是如此,夏甲就满足了,后人还称颂上帝仁慈。

在这个事例上,上帝的确是双重标准。这体现了撒莱和夏甲之间的阶级区隔不可逾越。撒莱是这个小部落的女首领,夏甲是奴隶。因此故事中的人物包括夏甲自己、作者、近代以前的读者,都默认两者应该受到不同对待。

小姐就是可以决定丫头生死,丫头就是应该默默承受。丫头被推出去送命而没有死,那就是上帝显露了仁慈。

这体现了上帝的“善”有历史局限性,是道德相对主义的善。这一思想贯穿《旧约》始终,《新约》就好一点。在《旧约》中,上帝会保佑古以色列人和其他民族,但是保佑的程度不一样。从来没有人因此质疑上帝的能力,非不能也,乃厚此薄彼天经地义而已。

————————————————————————————

夏甲回去以后,果然生了个男孩,取名叫以实玛利。

然后经过了割礼之约,全族男人都被割了,包括13岁的以实玛利。亚伯兰从此改名叫亚伯拉罕,撒莱改名叫莎拉。

在本文中,《圣经》人名将全部采用现在约定俗称的译法。比如Rachel就是“瑞秋”,19世纪末的翻译把她叫做“拉结”,加上其他很多绕口的翻译,形成一种中文《圣经》特有的语言编码系统。我觉得这毫无必要。既然所有叫Sarah的外国人都在中国叫“莎拉”,那么亚伯拉罕的太太写作“莎拉”。

在割礼之约中,上帝提到了莎拉,说:“我要赐福给她,她也要作多国之母;必有百姓的君王从她而出。(17:16)”

亚伯拉罕不以为然,他匍匐在地上苦笑,心里说:“我们已经这么老了,还能生孩子吗?”

——后人常赞美亚伯拉罕坚定的信仰,这是从《新约》时代就有的传统。《新约•罗马书》4:19-20说:“他将近百岁的时候,虽然想到自己的身体如同已死,莎拉的生育已经断绝,他的信心还是不软弱。并且仰望神的应许,总没有因不信,心里起疑惑,反倒因信,心里得坚固,将荣耀归给神。”

这显然不符合《旧约》的文字。实际上,亚伯拉罕夫妻不但因为等不及而祸害了一个小姑娘,还前后两次在心里自嘲,认为上帝许诺那个孩子是哄他们。

亚伯拉罕就对上帝说:“我倒是已经有一个以实玛利了,要带来给你看看吗?”

上帝说:“不是那个,莎拉你的妻子,将给你生一个儿子,要给他取名叫以撒。我和你立的约也对他有效,并传给他的子孙后代。至于以实玛利,我也会祝福他,让他儿孙满堂,生出12个部落,成为一个大国。”

上帝最后说:“我会和以撒重申我们立的约。明年这个时候,莎拉就会生下以撒。”说完,他升天而去。



不久以后,在一个炎热的傍晚,亚伯拉罕坐在帐篷门口乘凉。有三个人出现在他面前。

亚伯拉罕马上就知道他们是天使,立即跑到门外,五体投地表示欢迎。他说:“我的主,路过就进来坐坐吧,不然是不给我面子(我若在你眼前蒙恩,求你不要离开仆人往前去)。”

三个天使欣然接受。亚伯拉罕拿水给他们洗脚,这样他们可以踏上地毯入席。

亚伯拉罕叫莎拉拿三份最好的面粉,和面做饼。他自己去挑了一只健康肥美的小牛,让仆人宰杀烧烤。

片刻后,亚伯拉罕摆上面饼、牛肉、奶酪和牛奶。自己侍立一旁,让三个天使用餐。

吃饱后,天使说:“你的妻子莎拉在哪里?”

“在帐篷里。”

“明年这个时候,莎拉会生一个儿子,到时候我们再来向你道贺。”

莎拉在后面听到这话,心里暗笑,对自己说:“我们夫妻都这么老了,怎么有这种喜事呢?”——她也没把上帝的启示当真。

上帝自然是全知全能的,他听到莎拉心里的话,闹起脾气来。“莎拉为什么在心里偷笑?为什么吐槽我?我是上帝诶,有什么做不到的事情。就说莎拉会生儿子嘛,不然我们明年再见,看看谁说谎是小狗!”

莎拉急忙否认:“我没有笑。”

上帝说:“你笑了。”

莎拉说:“就没有。”

上帝说:“就笑了。”

如此闹腾了半天,宾主尽欢。

这是第18章发生的事情。中间隔了一段罗得插曲后,在第21章,莎拉果然生了一个男孩。

这个孩子叫以撒,出生第八天,亚伯拉罕按照习俗给他实行割礼。

莎拉对此非常高兴,说:“谁能想到会有这一天呢?我在亚伯拉罕这么老的时候给他生了个孩子!”

当地不摆满月酒,但在孩子断奶的时候宴请宾客。亚伯拉罕照做了,小孩健康活泼。

随着两个人的孩子长大,夏甲和莎拉的矛盾没有缓和,反而越来越激烈。现在她们面对的不仅仅是一时意气,还有儿子的继承权问题。

以实玛利在名义上是莎拉的儿子,但是莎拉只有在自己生小孩以后,才意识到自己不可能平等对待继子。以实玛利和以撒说笑,莎拉觉得他在嘲笑以撒;以实玛利和以撒玩,莎拉觉得他要杀了以撒。

莎拉觉得以实玛利越看越讨厌,就对亚伯拉罕说:“把夏甲和她的儿子赶出去,那个贱种不可能和我们的以撒一起继承产业。”

亚伯拉罕听了几次也下不了决心,把烦恼向埃洛希姆神诉说。神对他说:“这有什么可愁的?莎拉说的话,你都应该听从。反正以撒是你的继承人,要以实玛利干什么?我会让以实玛利在另外一个地方成为大国,这都是为了你,毕竟他是你的血脉。”

上帝不喜欢以实玛利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把夏甲交给亚伯拉罕并不是上帝的意思,是莎拉自作聪明。对这个行动,《圣经》作者持有“不褒实贬”的态度。莎拉这样做,说明她没有充分信任上帝,太聪明、行动力太强、自主改变命运的愿望太强烈。这都不是《圣经》赞许的品德。

然而莎拉并没有受到实质指责,作者自始至终都对她表示尊敬。莎拉在夏甲的事情上虽然不智,但是瑕不掩瑜,她仍然是部落里很有权威的女性。

在一个清早,亚伯拉罕决定让夏甲母子走人。按照前后文推算,这时候以实玛利至少15岁,但是他在故事里明显是个小孩。这进一步说明《创世纪》中的人物年龄虚高。

亚伯拉罕拿了一些面饼、一皮袋水,把夏甲和以实玛利带到远处。他把装东西的袋子搭到夏甲肩上,说:“你走吧,爱去哪去哪,别回来了。”

夏甲母子就走了。

夏甲是认命地转身离去,还是撕破脸大骂一通,故事里没有说。

夏甲会说什么呢?

“我还想问你最后一个问题……爱过吗?”

亚伯拉罕会回答什么呢?

“荣耀归于耶和华,他让我听老婆的话。”

亚伯拉罕残忍吗?如果想到后来他对以撒做的事情,现在他对以实玛利还真是仁至义尽。

上帝让亚伯拉罕驱逐夏甲,是一个测试吗?像测试他杀死以撒一样。

按照传统解读,亚伯拉罕知道所有人都会被救。只要他信仰上帝,上帝最终会救以实玛利,也会救以撒,也会救1500年后亡国的以色列人,以及历史上所有受苦的人。

在后人“解读”他的作为以前,亚伯拉罕真的知道一切都会好吗?那他为什么要去救罗得?为什么要付出任何努力?

在亚伯拉罕的立场上,无论事情会不会变好,他都要听从上帝的话。

上帝就是命运。

————————————————————————————

夏甲就走了,她仍是往埃及走。这次没那么幸运,她在旷野里迷了路。一袋子水喝光,干渴难耐,她把孩子放在一棵小树下,自己去找水。

夏甲拖着沉重的脚步,疯了一样到处搜寻,然而无论往哪个方向走都是荒无人烟。按照伊斯兰文化的说法,这时夏甲在萨法和麦尔卧两座小山丘之间往返七次,今天去麦加的朝圣者还要重复这个过程,以纪念夏甲。

夏甲一无所获,再回到树下时,她在离孩子一箭地的地方,再也走不动了。

夏甲母子相对而坐,她越想越难过,大哭起来:“我要眼睁睁看着我的孩子死吗?”

——“沙漠中的夏甲”是一个常见的绘画题材。


这时有天使降下来,带着夏甲找到一口井,救了她们。

夏甲和以实玛利走到阿拉伯半岛、红海东岸,在这里定居。后来以实玛利成为神射手,娶了来自埃及的女孩。他们的后裔是亚拉伯12个部落。

————————————————————————————

夏甲的故事虽然简单,却汇集了宫斗剧的所有优点,长年以来脍炙人口,深入人心。

关于故事的核心精神,有人认为它表现了亚伯拉罕坚定的信仰,有人认为它表现上帝的仁慈,有人认为它表现夏甲是个勇敢的母亲,有人认为它宣扬小三不得好死。

根据前面论述,我们应该能看出来,这个故事不能表现以上所有观点。亚伯拉罕的信仰不坚定,莎拉聪明反被聪明误,上帝对人不平等,夏甲小人得志。

这个故事只能说明,青铜时代的近东人民生活在艰苦的环境中。他们的宗教信仰还没有出现普世道德观,民间传说仍然以一个民族中的一个阶级为主体,把主体以外的人看做可牺牲的对象。

其实我很羡慕《圣经》可以保留下这么原始,毫无后世道德粉饰的先民故事。
展开查看全文
乌鸦乌鸦
作者乌鸦乌鸦
62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18 条

查看更多回应(18) 添加回应

乌鸦乌鸦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