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场加映

Z 2014-04-19 17:19:05

一 我是在知道希斯莱杰去世的消息时,这才回头看的《断背山》。原先不多看同志电影,这本还是文艺片,文艺片本就致力于表现“爱人的不被爱,被爱的不爱人”,何况还是同志文艺片,光想就是如鲠在喉,全片演化一个窒息的过程。 这不是一篇影评,断背山也不在美国西部,在加拿大西部的卡尔加里,你沿着电影中最先出现的那条22号公路就能来到Cowley小镇,小镇旁边的原野上铺呈长贯的太平洋铁路,这条铁路建设者们是当年的海外华工,至今仍然是运输枢纽。在一个有风的天里,李安带着整个剧组在这里等着火车经过,从呼啸的火车轮底拍摄了两位呆立的牛仔,这两人一个叫埃尼斯,这家伙在电影里总是哭,他本来可以改变一些东西和一些现状,但他都放弃了,另一个是杰克,杰克一直希望可以和埃尼斯长相厮守,这世界上的“杰克”是不是多半都是情种罗密欧?迟钝如我总是热衷这种一厢情愿的误解。 《断背山》里几个漂亮的拍摄地真是绝佳旅游宣传片,耳闻加拿大已有了“寻找断背山”的旅游路线,有没有别的同志爱人会专程前去呢?同样一对骑着马的牛仔情侣,走进深山树林,看河流看天空看“你”,真有的话想必电影中那个漂亮的湖泊是绝不会错过,雨雾中的upperlake,电影中的两个牛仔在这里为了两人今后的相聚而剧烈争吵。你们也可以在这湖边露营,但有情人可别总吵架,一吵也马上用手裹上对方的面颊。 后来我听到《Brokeback Mountain》的原声碟,里面有一首《他是我一朋友》,一个男中音唱“他是我一朋友,每当我想起他,我就忍不住哭,他死在了路上,终日奔波都只是瞎忙活,可他是我一朋友“。加拿大地广人稀,有很多喜欢探险的朋友会来到深处,每年都会有很多人死在山间,传统是死者的家人朋友出资在死者遇难的地方筑起一方长椅,椅背上可以刻上这么一句话:如果你认识他,你就是他的朋友。 二 今年大热的奥斯卡竞赛单元,有一本《Dallas Buyers Club》。先说说演员。天哪,这哪里还是那个阳骚的马修麦康纳,胸前大曲线的山峦,腹部平滑的大理石都生生不见了,瘦身50磅,变身眼窝凹陷皮包骨的抗艾斗士。另一位杰瑞德•莱托,先列数一二他的前女友,卡梅隆•迪亚兹,斯嘉丽•约翰逊……怕就不难想象他的样貌,在戏里饰演一位异装癖同性恋,如果你还看过他的另一本电影《二十七章》,他为饰演那个射杀列侬的疯狂歌迷而疯长超过60磅的体重,那么现在这位红粉佳人也就早在意料之中。这一老一少这般折腾自己,不单单是因为美丽的男女都自带着强烈的自毁冲动,还是因为大师们成批来成批走,导致微末的现在用力过猛成了表现演技的标杆。电影里的主旋律是艾滋,至1982年,CDC才将同性恋免疫缺损症更名为艾滋病。自此大白于天下,同志艾滋真正成了烧到肉的火,不久后火讯传到香港,由李碧华发明新词“艾滋gay魔“,从此也算是尽人皆知。 自美国石墙事件到如今,同性恋地位翻天覆地,断袖分桃者再也不用躲掩,现在每年还如期举行同道者大游行,同性问题之热度敏感,竟还成了各方政敌竞选之时的必备说辞。生活无关电影,我爱说的也都是题外话,耳闻去年夏初黄耀明于香港破柜而出,是体觉终于到了同志们的好时候了吗?只是苦了那先走一步的张先生。 三 早有人将四月列入最残忍的季节,这么老套烂俗的一句话放在内地女fans之中却是再合适不过,每年到四月网络上怀念张先生的枝节多不胜数,论迅猛集中度好似动物来到发情期,其中四分之三是雌。这个时候张先生的几部同志电影就躲不开,于内地而言是《霸王别姬》,李碧华原著,有电视剧版,电影版本我不算喜欢,嫌气压过低,空气污浊。早就听言最迷人的女人由男人塑造,一个男人饰演的假女人迷倒的女人比男人还多得多,男人反到成了香消玉殒,想来真是惊悚,叫人警惕。 人人都是竖立的铜板两面,张先生饰演的角色基,生活中也基,在老香港像张先生这般冷对千夫指的默认派,已经是极致了,铜板倒地就是数学里的等号,状若扁平,不能立不能坐,还难以转身,每个人都与你同在,只你孤孤单单一人扁平,早知你是带刺的蔷薇族,在一个晴朗或不那么晴朗的一天,你要了自己的命,大方留下尸体难堪。 近日有男性朋友兴高采烈,说去香港你可能看到林青霞哦!老港姐是一向不肯露面认老的,不是嫁富商就是远遁做一尼姑,还回来做什么?自古美人如名将,人间不许见白头,老将痴呆屙尿湿一鞋,不好看吧?美人不要迟暮,速速到南半球晒日光浴,裸身在白床单上梳理长发,吃多汁的水果,这才是你的生活。可这是是林青霞又不是王祖贤!难道不一样吗?细细想来林青霞一连串的银幕经典形象,都是以男装示人,长得也偏男相,女扮男装飒爽英姿,最初还饰演过贾宝玉,接着就是徐克这个老滑头,扮男人迷倒的又都是大片女人,到底怎么回事?广大女性观众如此博爱?等等,还有那男人绝少看的《新白娘子传奇》,叶童女扮男装与赵雅芝大谈同性恋情,观者对于两个女人谈情说爱一点不觉别扭不适,照例喝彩叫好。不过男女一向不平等,男同女同也不例外,女同于异性恋男士来说等同高频兴奋剂,两条妖精贴身肉搏一点构不成威胁,简直是高潮的双倍。男女各色鸳鸯面,观众热闹,女观众其实并不出于博爱,女人只是在看理想中的自己,看见理想中自己的一种可能,博爱一向被称为男人的特权,所以男人其实始终只看的是女人,不同点只在于男人看的是“演女人”,女人看的是“女人演”。 前几日我也重看了《霸王别姬》(补充那四分之一),我喜欢那位饰演张童年时期的小演员,长相极其模糊性别,实是小男孩,眉眼和张透着好几分像。这次我特意去查找了他的资料,只看到寥寥几个字的介绍,名叫马明威,北京人,后来去了澳大利亚,原来长大后没做圈内人,这点倒是聪明,但我我急于想知道他长大后和张还像不像。原来还和陈凯歌一块录了《艺术人生》,看到了,后悔了,好像看到了七旬老妪时的王祖贤,原来当年是陈凯歌拿着张的童年照寻得演员,才醒悟原来我看的一直都是张国荣,小时候像是有缘,这本就是两个人。只笑自己多情。 四 电影中从男界过渡到女界的演员大有人在,理由倒是冠冕堂皇,是为突破演技。法国靓生Vincent Perez,港译云逊 彼里斯,在一本名字颇讨我喜欢的电影《爱我的人会搭火车》里饰演雌雄莫辩的变性人。男扮女装总有难以避免的问题,上面说到的《Dallas Buyers Club》里有几个镜头,俊俏的杰瑞德•莱托穿上了多套薄如蝉翼的紧身衣(漂亮男人都喜欢折腾自己),真不怕阳具阴囊在女性世界里有碍瞻观?阳器形如男体吊钟的钟摆,怎么样让它暂时消失?原来在性别调换界早有应对之法,还有好听的术语名称,意为“藏起我的糖”,好听是好听,但用强力胶把它于两腿间向后扯,其痛楚却也可想而知。 什么时候女性折堕到要靠男人来表现女性的柔而媚?男人扮女人只能是调味,人妖颓势,快把女人还给女人。不肯承认?快移目看麦当娜饰演《贝隆夫人》,不如直接叫伊维黛,也不用借夫家上校的名。电影是歌舞片,故事是老故事,但麦姐风情万种高唱“阿根廷,别为我哭泣”时,我还是失语了,身体流的是艳后的心血,心中还包含白素贞的体会,不得不服,这种美丽仿佛来自世世代代女人的集体修炼,美貌在这里是真正的天赋异禀,明目张胆的才智,你插不上话,她自有本事让这一切成为历史。 曾经我也为了一份感情而每月搭乘火车,痴迷于她温柔浪漫的稚气和略显浪荡的粗俗,她让我体会到了善良和美丽,我一生都感谢她。

Z
作者Z
20日记 25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Z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