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如何“认识”傅惟慈傅老先生的(无数次跑题)

江山舞 2014-03-28 10:18:41
2011年底之前,对外国文学的了解,还局限在几个知名作家的“名头”上面,浅薄得可以。那时候看过的外国小说,屈指可数。
欧亨利、莫泊桑和契诃夫的短篇小说,不多,加起来也就二三十篇;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和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让我一度对美国小说兴味浓厚,但随后折戟于《红字》;
流畅地读完勃朗特姐妹的《简爱》和《呼啸山庄》,一度沾沾自喜,认为自己阅读水准大大提升,可随后在《红与黑》和《堂吉诃德》上面又遭遇了滑铁卢,几次都没能读完;
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和《高老头》倒是看完了,却愣是没看出啥味道来;
有“完美杰作”之称的《包法利夫人》我磕磕绊绊地看,有“文学交响乐”之誉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连一册都没能看完,更不说那令人望而生畏的俄国文学啦,光是那火车一样的姓名都让我头大如斗了,托翁也好,陀翁也罢,都被我束之高阁,只留下普希金孤零零的吟唱;
酣畅淋漓读完的,大概也就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了吧,盖因这书差不多可以当武侠小说来读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说明,以自己当时的阅读量和欣赏能力,也就差不多了解下作家的生平和风格,以及代表作的主要内容了。至于译本,那时候脑子里大概也没有译本这
2011年底之前,对外国文学的了解,还局限在几个知名作家的“名头”上面,浅薄得可以。那时候看过的外国小说,屈指可数。
欧亨利、莫泊桑和契诃夫的短篇小说,不多,加起来也就二三十篇;杰克·伦敦的《热爱生命》和马克·吐温的《百万英镑》,让我一度对美国小说兴味浓厚,但随后折戟于《红字》;
流畅地读完勃朗特姐妹的《简爱》和《呼啸山庄》,一度沾沾自喜,认为自己阅读水准大大提升,可随后在《红与黑》和《堂吉诃德》上面又遭遇了滑铁卢,几次都没能读完;
巴尔扎克的《欧也妮·葛朗台》和《高老头》倒是看完了,却愣是没看出啥味道来;
有“完美杰作”之称的《包法利夫人》我磕磕绊绊地看,有“文学交响乐”之誉的《约翰·克利斯朵夫》连一册都没能看完,更不说那令人望而生畏的俄国文学啦,光是那火车一样的姓名都让我头大如斗了,托翁也好,陀翁也罢,都被我束之高阁,只留下普希金孤零零的吟唱;
酣畅淋漓读完的,大概也就大仲马的《三个火枪手》了吧,盖因这书差不多可以当武侠小说来读了。

说了这么多,其实就想说明,以自己当时的阅读量和欣赏能力,也就差不多了解下作家的生平和风格,以及代表作的主要内容了。至于译本,那时候脑子里大概也没有译本这个概念——所以就换种通俗的说法,那时候压根就不会留意这书是谁翻译的。

所以,我一直不知道傅惟慈是谁。

2011年,我所带的第一届学生高三毕业了。这一届学生高一时,我还是初出茅庐的小青年,三年来我同他们一起成长,倾注了无数的心血和梦想。6月份高考结束,他们毕业,人去楼空,而我没了寄托,百无聊赖。于是,那年暑假,我重新拾起丢下三四年之久的书。
大学里看书很容易,随便一个大学,馆藏几十万册,天天泡图书馆,怕是也能看上八辈子。但是离开了大学,看书忽然就变成了一件奢侈的事情。手头上没几本书,我所在学校的图书馆又是废旧教材的集中营,挑不出几本好的来,很快就看完了。恰逢那阵子群里的好友肥鹤买书不断,又赶上京东图书烧钱的时节,于是,我一头栽进了买书大坑。

我在群里喊着让他们推荐好书。老方虽然不买书,但读书万卷,极为推崇格雷厄姆·格林,于是推荐了格林的一系列小说,如《问题的核心》、《权利与荣耀》、《人的因素》等。我看到肥鹤也买了不少,作为他忠实的门徒,我亦步亦趋地跟随他的脚步,自然也毫不犹豫地买下了京东网上能买到的所有格林的小说。
在翻译界,出色的译者往往会跟原作者联系到一块,就像傅雷之于巴尔扎克,朱生豪之于莎士比亚,格雷厄姆·格林对应的则是傅惟慈。
那段时间群里一直在讨论格林,说格林,自然绕不开傅惟慈。
于是,我就“认识”了傅惟慈。

傅老曾有打算编选一套20卷本的格林文集,但最终未能如愿。目前上译和译林各有一个文集,上译九种,译林5种,其中傅老的译本有6种,分别是译林的《问题的核心》、上译的《密使》、《一支出卖的枪》、《布赖顿棒糖》、《一个自行发完病毒的病例》和《权力与荣耀》。我最早接触的傅译本就是《一支出卖的枪》。

格雷厄姆·格林把自己的小说划分为“严肃小说”和“消遣小说”两大类,当然在我看来,这更多只是格林的自嘲(格林一生诺贝尔文学奖提名达21次)。越到后期,他的作品,娱乐性和文学性之间的界限就越模糊。就我读过的作品来看,无论是“严肃小说”,还是“消遣小说”,都有一个共同的标签,就是“可读”。
《哈瓦那特派员》是我读的第一本格林小说,就是所谓的“消遣小说”。讲述一个倒霉的英国人伍尔摩莫名其妙地成为英国情报局的特派员,以编造假情报来骗取工资,而情报局那边则信以为真,煞有其事地作出相应的处置。等到情报局弄明白这是假情报时,自然是恼羞成怒,我忖度着情报局是不是要杀人灭口时,伍尔摩却升官了。盖因情报局官员一旦透露出伍尔摩的假情报,反而会让上司知道他们是一群愚不可及的笨蛋。这书节奏明快,视角切换和情节推进干脆利落,情节离奇搞笑,花了一个上午,我笑着看完的,期间不乏捧腹大笑。就这方面来说,这书就已经很成功了。正如格林自己所说的,“愿意为大众写作”。

带着《哈瓦那特派员》的美好印象,我开始看《一支出卖的枪》。这是傅老的译本,文字风格有了显而易见的变化。怎么说呢,虽然是翻译过来的文字,但字里行间,还是可以看出格林的文字极为洗练、明朗,没有一丝一毫的故弄玄虚和拖泥带水。而傅老的译文,在传神地表现出这些特征时,更让文字带上了“潇洒”的味道。
那时,我初次体会到翻译的重要性。当时群里讨论翻译的问题,除了傅老,老方还极为推崇李文俊。还转发了一个豆瓣的帖子,有关于外国文学最佳译本讨论的。这几年所看的外国小说,基本上就是照着这帖子上推荐的译本看的。譬如李健吾的《包法利夫人》、傅雷的《约翰·克利斯朵夫》等。

我逐渐明白,为什么有人说,中国最好的作家,就是老一辈的翻译家。好的译作,其实就是一种再创作。

在这一篇跑题无数次的短文最后,晒一晒我手头有的傅老译本。
上译的“译文随笔”系列。这书上次看了第一篇,感觉不是很好,就没看下去。内容不对我的口味。
上译的“译文随笔”系列。这书上次看了第一篇,感觉不是很好,就没看下去。内容不对我的口味。

上译和译文的三种
上译和译文的三种

上译和译文的三种
上译和译文的三种

新星社的钱德勒文集
新星社的钱德勒文集

新星社的钱德勒文集
新星社的钱德勒文集

上译的绒面精装,归类于“严肃小说”。
上译的绒面精装,归类于“严肃小说”。

上译的绒面精装,归类于“严肃小说”。
上译的绒面精装,归类于“严肃小说”。

上译的绒面精装,归类于“严肃小说”。
上译的绒面精装,归类于“严肃小说”。

毕希纳全集
毕希纳全集

毕希纳全集中“丹东之死”,为傅老所译,经典名篇。
毕希纳全集中“丹东之死”,为傅老所译,经典名篇。

傅老翻译生涯还有一个标签,就是“毛姆”。
傅老翻译生涯还有一个标签,就是“毛姆”。


傅惟慈,生于1923年,中国最著名的翻译家之一,代表译作有《布登勃洛克一家》、《问题的核心》、《月亮和六便士》、《丹东之死》、《月亮和六便士》;2014年3月16日去世。
展开查看全文
江山舞
作者江山舞
144日记 33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江山舞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