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电影:恋恋茶餐厅

TwoSim 2014-03-21 16:51:45

印象里的港片一直都在打打杀杀,枪火连天,几十年来不改初衷。硬生生地让人觉得香港是个犯罪天堂,满大街都是古惑仔。以至于象我这样的土人第一次去香港的时候,路过金铺表行都要箭步如飞,生怕从哪里冲出一群省港旗兵前来打劫,将俺裹挟其中,挂了都不知道是为了什么。好在去过了也就知道了,香港是亚洲最安全城市,罪案率全亚洲最低,巡街的军装阿SIR个个都那么帅,难怪那么多MM没事就跑去问路。

香港的电影这么多年抹黑香港治安,抹黑那么帅的警察阿SIR,都不见有人跳出来呛声,不由让人想到时下的热词—打铁还要自身硬。够硬气的时候抹黑其实很无力的。反之呢?刷白其实更愚蠢。

但是港片从来不黑他们的茶餐厅。再破再烂的茶餐厅,在香港导演的镜头底下也是温情的,风情的。《花样年华》里梁朝伟和张曼玉初次约会就是在一家茶餐厅里,火车座,吊扇,灯光有些昏黄,吃着牛排,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天。王家卫就是喜欢这个调调,够暧昧。不过我总怀疑他讲不出痛快淋漓或者百折千回的故事来,所以就不停地搞情调。痛快淋漓的譬如两帮社团人马在茶餐厅里谈判,谈着谈着就谈不拢了。然后砰的一声,一支啤酒瓶就砸在某话事人的头上了。百折千回的譬如四五个社团老大坐在一起吃火锅,各怀鬼胎,讲着鬼话,不停地纠结于反水还是不反水,突然一个个借故走开,顷刻间人走席空,只剩下淡定的男主角继续在那里涮牛肉。

不单是古惑仔,黑社会才进茶餐厅,阿SIR们到了饭点也是进茶餐厅的。不过电影里的阿SIR们在茶餐厅里实在是难得吃上一顿安稳饭,不是碰到白粉仔在卖K粉,就是大圈仔来收保护费,最起码也是收高利贷的来讨债。然后就是一顿打斗,搞不好还会引发连环枪战。不信你去看看杜琪峰的<>系列,你就会了解阿SIR们要吃顿饱饭有多难了。

也有吃得爽的。比如林雪,许绍雄这样的千年酱油王了,从来没见他们演过男一号,长得也够抱歉,不过都是吃货相,每次在电影里一进茶餐厅都是吃到嘴角流油,让我这个香港美食爱好者好不嫉妒。

香港的导演们可能是太爱他们的茶餐厅了,所以会把那么多的桥段放到茶餐厅里面去。香港的居民们也一样,网上评选“最能代表香港的设计”,茶餐厅荣膺第一。香港的才子马家辉干脆就说,香港的文化就是茶餐厅文化,因为你进去一家香港的茶餐厅,什么都有,从欧洲的意大利面、到中国的馄饨面、火锅都可以在同一家餐厅吃得到,那其实是代表“香港性”这部分根本没有一个定型,也不需要定型。这才是香港美妙的地方。

也正是如此,茶餐厅只能是香港的,引进到内地,且不论菜做得地道不地道,起码没有了那份最市井的气息,显得不伦不类。说到底,茶餐厅其实就是香港人的社区食堂,从早餐吃到午茶,再从午茶再吃到夜宵,一天N顿悉数解决。吃到最后,都吃出人生哲学来了。

叶念琛导演的《婚前试爱》里的茶餐厅小妹就对着喜欢吃杂扒餐的男主角讲了这么一段超级经典的话,翻成国语大概是这样的:“爱情就好似叫铁板,有的人中意叫牛扒餐就因为贪它番茄够大,有的人中意叫猪扒餐就因为贪它薯条多,有的人中意叫鸡扒餐就因为贪它汁够浓,不过其实他喜欢叫什么餐就好似中意一个人。能说得出喜欢什么.最蠢就是你这样的傻仔了,叫什么杂扒餐,以为什么都吃到了,其实呢杂扒餐最廉价了,就象你,,住一块扒就捻住一只蛋,最后吃出什么味道来没?没味道,得一想二,最后什么都没咯。”有没有觉得这个茶餐厅小妹不输张小娴啊?而我最钟爱的茶餐厅桥段是《暗战2》里的那段,女神林熙蕾突然出现在茶餐厅的橱窗前,看着餐厅里一身血污的刘青云吃着云吞面。所以我记得我在香港的第一顿就点了云吞面。

当然,要说到与茶餐厅有关的最好的港片,那毫无疑问就是《细路祥》了,可能也只有象陈果这样的大怪咖导演才能拍出这样的绝世佳作。以至于象我这样的观影狂人,在国外电影的森林里兜兜转转了一大圈后,仍然愿意回到华语电影里寻求最初的感动和慰藉,并且为它骄傲,觉得丝毫都不逊色于任何国外的经典电影。鬼才导演在电影里安排了无数的暗喻,但无论你看不看得懂这些暗喻,都不会影响到你的笑与泪,错愕与感怀。条件是你肯静下心来,并且你的审美观还没有完全被好莱坞的糖水片和国产的烂片毁掉。

每次去香港旅行的时候,我常会去光顾旺角,庙街一带的茶餐厅,因为据说那里龙蛇混杂,有很多退隐的江湖人物。不定能象《半支烟》里的情节那样,遇到一个快失忆的过气江湖老大。不过,臆想终归只是臆想,看报纸讲马经的老伯倒是见过一堆,江湖大佬是一个没见。呵呵,可能爱电影成痴的人就是这样,现实和电影有点傻傻分不清楚。就像歌词里唱得那样,我将你的背影留给我自己 却将自己给了你……
 
作者:
秦川右取堂
TwoSim
作者TwoSim
67日记 4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TwoSim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