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里的星光

土土 2014-03-16 15:41:06
发出来的不是这样的。。改动比较大,字数限制没办法用结构和概念了,这里备个原文。
=================================




关于《真探》这部剧,有太多可以聊,比如,

她的骨:形式上,区别于传统美剧,《真探》引用了欧洲电视制作模式中的“选集”方式,在统一概念的引导下,每一季各自独立,自成一体。这是一个有始有终,过期不候的故事。故事的结局成型于开始之前。她是一圈起点与终点重合的赛道,是一张不断旋转的唱片,是一个完整而扁平的圆,亦如时间。
结构上,全片通过交叉叙事穿梭于1995年和2012年两个主要的时间点,间或提及2002和2010年。审问与回忆穿插,叙述与闪回并进的展开方式,使观众掌握的信息区别于剧中人,并通过这种间离创造强烈的吸引力。

她的肉:通常,美剧每集都需要两到三个编剧,各司其职,彼此照应,但《真探》全剧只有一个。尼克•皮佐拉托本身是位小说家,神秘、虚无是他作品常见的主题。他将《真探》视作一部“超小说”。主角吞云吐雾间的喋喋不休,揉合着理论物理学M理论与尼采的永恒轮回说,偶尔加一勺叔本华,放一点萧沆,佐以托马斯•里戈蒂,皮佐拉托用丰满的知识背景将脑海中的游乐场重建于路易斯安那,他自己的家乡。

她的血:很少会有人特别留意电视剧的导演,除非,是主演亲自操刀,《豪斯医生》、《绝命毒师》、《广告狂人》的男一都曾担当过剧集导演。但《真探》的导演从始至终只有一个。凯瑞•福永曾指导2011年版《简爱》,并借此崭露头角。但他却进一步选择在HBO大展拳脚,这可能是他在电视界仅有的一次尝试,在数码横行的今天,他执着使用35毫米胶片拍摄全片,这甚至带点浪漫主义的憨蛮。在他的镜头下,南路易斯安那孤独的树木,阴冷的草丛,广袤绵长的条滩都成为剧中人,迷幻、情绪化而又引人入胜。第四集结尾长达6分钟的长镜头追拍,其技术难度及视觉效果都让人汗毛直竖。

她的皮:新科奥斯卡影帝马修•麦康纳不惑之年终于习得了“挑剧本”这项技能,西装革履的他反而比袒胸露腹时期展现出更强大的吸引力。他塑造的拉斯特沉郁、寡欢、清冷、漠然,以旁观者和见证人自居,用虚无主义和理性武装自己,但他因为通感而更敏感,由于感受过于强烈而不得不麻痹自己,将情绪抽离。麦康纳多年的好友伍迪•哈里森所塑造的马丁,却走向另一个极端,他表面亲和,实则盲目,一味躲避现实的残酷与现世的责任。拉斯特的名字是音译,英文Rust,是“铁锈”的意思,他的姓Cohle 与“煤炭”Coal 同音。剧中广袤长沼尽头耸立的精炼厂,不断升腾的白烟,混合着煤渣与铁锈气味,仿佛是拉斯特角色的侧写。他体现了后工业时代人们深藏在冷漠外表下喧腾的不安。而温润绵长却危机暗藏的长沼,又仿佛呼应了马丁,在平和的外表下,揣度着危险。这两者相辅相成,相近相吸,长沼绵延,吞没包容着高耸入云的烟囱,仿佛两位主角,格格不入,却同生共息。

她的心:《真探》抽丝剥茧,归根究底,是关于两个破碎的人,他们这些年的经历,及这些经历带来的改变。“双雄”、“奇怪搭档”这个题材已被用过千百遍,如今《真探》老瓶装新醋,却能在对该形式保持反思和自嘲的前提下,通过编剧、导演的巧思以及两位演员强烈的化学反应,做到老调新唱而不落俗套。同时,《真探》在虚无主义,悲观主义和纯理性思维的面具下,更深藏着乐观、温暖的哲思。这部剧矢志不渝地娓娓述说着人类永恒的挣扎:希望与绝望,光明与黑暗,存在与虚无,勇气与恐惧。拉斯特在第一集中直断自己是悲观主义者,在剧中对宗教嗤之以鼻,实则是因为痛失爱女之后他已如行尸走肉,其实他内心强烈地呼唤信仰。心灵深处对人类苦难的不由自主的同情,使他始终没有放弃寒冷的现世。也因此,即便在真正面临死亡之际,他体验到来世的光芒与爱的温暖,但在卸下面具,向唯一信赖的人袒露真心之后,又终于重燃生的希望。影片最后暗夜中散落的星,如同从尼采的深渊中回望,映衬在两位彼此相依的主角眼中,闪烁着暧暧希望之光。
土土
作者土土
20日记 8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土土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