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死汝爱】中的背景人物 (超长文慎入

Joey To 2014-03-10 02:31:25
一部Kill Your Darlings看的我脑洞大开,昨天写作业的时候还把这部片子当背景电影来放,到Dane和蛋泥激吻的时候 又停下笔托腮欣赏了一遍>///< 今天决定去查一下片尾的那些老照片

电影中的故事发生在四十年代中期,著名的“Beat Generation 垮掉的一代”的代表人物们就是在这个时期相识,形成小圈子的。垮掉的一代的鼎盛时期在五十年代中后期,片中的主角都是Beat Generation的代表人物:
Allen Ginsberg 艾伦·金斯堡 1926-1997
1943年高中毕业后去哥伦比亚大学读书,通过卢西安·卡尔认识了许多未来的Beat Generation作家,包括杰克·凯鲁亚克和威廉姆·巴罗斯
最有名的著作《嚎叫》在1957年发表
对他的性取向非常公开,也是致力于同权运动的志士。Peter Orlovsky是他的终生伴侣。

Lucien Carr 卢西安·卡尔 1925-2005
生于纽约市,父母在他5岁时离异,随后跟母亲回到圣路易斯生活
1939年,14岁遇见David Kammerer戴维·凯默若。凯默若跟威廉姆·巴罗斯是发小。卡尔为了躲避凯默若先后转学四次,最后到了哥大
卡尔和金斯堡的相遇跟电影里描述的一样。后来卡尔通过Edie Parker认识了她的男友杰克·凯鲁亚克,金斯堡和凯鲁亚克通过卡尔认识了巴罗斯,于是初具规模的Beat Generation就这样以卡尔为中心形成了。金斯堡称他们的小团体为"the Libertine Circle",可能导演用Libertines的歌作片尾曲有这个呼应的意思。
卡尔把他最喜欢的法国诗人兰波介绍给金斯堡。金斯堡的诗受到了兰波的深厚影响。
1944年8月,卡尔在曼哈顿上西区的Riverside Park杀死了凯默若,把尸体沉入哈德逊河
刑满释放后,卡尔去了United Press International 从打印小弟做起,最后成为新闻主编。

Jack Kerouac 杰克·凯鲁亚克 1922-1969
在哥大加入橄榄球队,后退学
1943年加入美国海军,写了他的第一本小说"Ths Sea is My Brother"
1957年出版《在路上》,主要记录了和尼尔·卡萨迪在40年代末的公路旅行
他著名的 "spontaneous"自发式写作方法
他因长期的过度饮酒而死

William S. Burroughs 威廉姆·巴罗斯 1914-1997
1936年毕业于哈佛大学,富二代,沉迷海洛因
出版《瘾君子》和《裸体午餐》,他的作品多为半自传体小说,以他吸毒经历为蓝本
他在《在路上》中是"Old Bull Lee"的原型

关于David Kammerer谋杀案的前后
1939年,14岁的卡尔遇见28岁的David Kammerer戴维·凯默若。凯默若当时是华盛顿大学-圣路易斯校区的英语老师和物理教学指导,他在带领一个少年团体的时候遇见卡尔,并从此沉迷其中。在之后的五年里,凯默若一直跟随着卡尔,无论卡尔去哪个学校,凯默若都会出现。卡尔后来说到这件事时,都坚持说凯默若一直对他是一种性方面的索取。对卡尔来说,凯默若的关照究竟是一种骚扰还是讨人喜欢的奉承,至今大家都有争论。卡尔在这段时间多次转学:从麻省的菲利普学院,到缅因州的Bowdoin学院,到芝加哥大学,都被凯默若跟随其至。卡尔一直坚持说,并且巴罗斯也相信,卡尔从来都没跟凯默若上过床。凯鲁亚克的传记作家Dennis McNally说,卡尔和凯默若的关系就是彼此纠缠不清,预示了不幸的灾祸。

卡尔在哥大绽放出夺目的才华,被同学们崇拜。金斯堡也陷入了痛苦的对卡尔的痴迷中。金斯堡认为卡尔是个自毁型的自我主义者,同时也是个真正的天才。在这期间,凯默若一直在卡尔,金斯堡,凯鲁亚克和巴罗斯等人的小圈子里,对卡尔的沉迷从未减弱,但凯默若的行为也让这个圈子里的很多人感到不舒服。1944年7月,卡尔和凯鲁亚克商量加入商船去法国的计划,激起了凯默若害怕失去卡尔的紧张和焦虑。八月初,凯默若在晚上潜入卡尔房间看他睡觉,在他爬出去的时候被保安抓住。

1944年8月13日,凯鲁亚克和卡尔坐船去巴黎看盟军解放胜利的计划没有得逞(凯鲁亚克装成法国人,卡尔装成他的聋哑朋友),就去了他们常去的酒吧“The West End”喝酒,凯鲁亚克先离开后碰见凯默若,并告诉了他卡尔的行踪。凯默若找到卡尔后两人一起去散步,走到了曼哈顿上西区的河边公园。根据卡尔的陈述,凯默若又向他提出了性需求,被他拒绝了,于是凯默若向他进行身体袭击,并占上风。卡尔说,在绝望和恐惧中,他用童子军小刀刺向了凯默若。随后卡尔绑住了凯默若的手脚,兜里装上了石头,把他沉入了哈德逊河。【我觉得这段都是卡尔一人的叙述,肯定有很大的主观性,听听就行了 不要全信

之后卡尔去找了巴罗斯,并向他叙述了经过。巴罗斯把凯默若留下的香烟冲进马桶,并让卡尔去找个律师然后自首。卡尔没有这么做,而是去找了凯鲁亚克。凯鲁亚克帮他处理了小刀和凯默若的遗物,之后两人去看电影,又去MoMA看画展【。】最终 卡尔自首了。媒体把这个故事描述成一个有魅力的直男被一个同性恋喜欢并骚扰,最后只能进行自我防卫。两年后,卡尔就被释放了。

释放后,1946年,卡尔去了国际联合出版社,从打印小弟做起。他依然跟Beat Generation这帮人保持了良好的关系。与年轻时不同,卡尔在后期非常重视隐私。他让金斯堡把他的名字从《嚎叫和其他诗歌》的感谢名单中去除,两人的关系一直都非常微妙,以卡尔躲避金斯堡为主。但卡尔和凯鲁亚克一直保持着亲密的关系。卡尔在出版社工作了47年,最后成为新闻主编。2005年,长期和骨癌作斗争的卡尔去世。
【引用自维基百科】


1956年6月,在旧金山创作《嚎叫》的艾伦·金斯堡
30岁的Allen Ginsberg
30岁的Allen Ginsberg

在Amazon上发现了以这张照片为封面的,艾伦·金斯堡读自己的诗的有声书,可以试听一下~



1953年九月-十月
金斯堡写的说明文字: “Bill and Jack locked in mortal combat with Moroccan dagger & broomstick club on the couch. 206 East 7th Street, Fall 1953, Jack came in weekends from Richmond Hill, Bill was staying in the little apartment with me editing Yage Letters. They had to hold still a full second while I steadied camera on back of chair. Iris Brodey's canvas of Jackson Mac Low playing recorder on wall to right.”
Bill和Jack在沙发上用摩洛哥匕首和扫帚把的生死战中陷入僵持。1953年秋,东7街206号,Jack从里士满山来过周末,Bill呆在小公寓里跟我一起修改The Yage Letters*。他们必须保持这个姿势整一秒钟,来让我把相机固定在椅子后。墙上右侧是Iris Brodey的一幅油画,画的是Jackson Mac Low**在演奏竖笛。
* ”The Yage Letters“:巴罗斯和金斯堡合著的一本书,于1963年出版
**Jackson Mac Low:和Beat Generation同年代的美国诗人,表演艺术家
W. Burroughs & J. Kerouac
W. Burroughs & J. Kerouac





巴罗斯,卡尔,金斯堡
@NYC, 1953
卡尔在出狱后依然跟大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卡尔在出狱后依然跟大家保持着良好的关系




1944年,应该是murder案前
22岁的凯鲁亚克和19岁的卡尔
22岁的凯鲁亚克和19岁的卡尔



金斯堡拍摄 @Manhattan, NYC, 1953
Allen Ginsberg在照片下的注解:"Now Jack as I warned you far back as 1945, if you keep going home to live with your "Memère" you'll find yourself wound tighter and tighter in her apron strings till you're an old man and can't escape..." William Seward Burroughs camping as an André Gide-ian sophisticate lecturing the earnest Thomas Wolfean All- American youth Jack Kerouac who listens soberly dead-pan to "the most intelligent man in America" for a funny second's charade in my living room 206 East 7th St. Apt 16, Manhattan, one evening Fall 1953."
”好了Jack,就像我早在1945年就提醒过你,如果你继续回家和你的甜心一起生活,你会发现你自己被她的围裙绳捆绑的越来越紧,直到你成为一个老头再也逃不掉了…“ 威廉姆·巴罗斯像André Gide*般久经世故地教导着全美年轻人中最诚挚如Thomas Wolfe**的杰克·凯鲁亚克,他严肃且假装正经地听着”美国最智慧的人“长达好笑又装模作样的一秒钟,在我的客厅里,曼哈顿东7街206号16号公寓,1953年秋天的一个晚上。
* André Gide:法国作家,1947年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 Thomas Wolfe:20世纪初的美国小说家


Gregory Corso & Allen Ginsberg
Gregory Corso & Allen Ginsberg

1959年1月 芝加哥
顺时针: Gregory Corso, Allen Ginsberg, Peter Orlovsky, Paul Carrol
右下的那位就是金斯堡的终身伴侣Peter Orlovsky
右下的那位就是金斯堡的终身伴侣Peter Orlovsky



1953年秋天,纽约,巴罗斯在等地铁
William S. Burroughs
William S. Burroughs


这张图没有找到出处,但Google告诉我是Neal Cassady,就是凯鲁亚克的男神,好基友,《在路上》里神一般的Dean Moriarty的原型。





1953年,大都会博物馆,金斯堡拍摄
金斯堡在照片下的注释:"We went uptown to look at Mayan Codices at Museum of Natural History & Metropolitan Museum of Art to view Carlo Crivelli's greenhued Christ-face with crown of thorns stuck symmetric in his skull—here Egyptian wing William Burroughs with a brother Sphinx, Fall 1953 Manhattan."
"我们到(纽约)上城的自然历史博物馆看玛雅古抄本,去大都会博物馆看Carlo Crivelli*的绘画:绿色调的基督脸,头上的荆棘王冠对称地刺进他的头骨--在这里 埃及的翅膀威廉姆·巴罗斯和一个斯芬克斯兄弟,1953年秋,曼哈顿。“
Carlo Crivelli*:卡罗·克里维利,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画家
39岁的巴罗斯
39岁的巴罗斯



金斯堡 1963年在印度 瓦拉纳西 (之前叫 Benares),著名印度教圣地
37岁的金斯堡
37岁的金斯堡



网上搜不到原图,找了个类似的,同一时间拍的

金斯堡拍摄 @纽约曼哈顿, 1964
Allen Ginsberg在照片下的注解:"Jack Kerouac, the last time he visited my apartment, 704 East 5th Street, NYC, he looked like his late father, red-faced corpulent W.C.Fields shuddering with mortal horror grimacing on DMT I'd brought back from visiting Timothy Leary at Millbrook Psychedelic Community, Fall 1964"
"杰克·凯鲁亚克,在他最后一次访问我纽约东5街704号的公寓时,他看起来像他已故的父亲,像红脸膛发福的W.C.Fields*因为磕了DMT**迷幻药而颤抖,脸上带着即将死去的可怕怪相。这DMT是我之前去Millbrook迷幻社区***拜访Timothy Leary****时带回来的。1964年秋"
W.C.Fields*:美国上世纪初的喜剧演员,作家
DMT**:Dimethyltryptamine,二甲基色胺,迷幻药的一种
Millbrook迷幻社区***:1963年Timothy Leary博士及其助手租下的一栋房子,房子里居住的人对迷幻药有着相同的喜好
Timothy Leary****:美国心理学家和作家,因倡导使用迷幻药而闻名
42岁的凯鲁亚克,因长期酗酒和嗑药而变的形容枯槁。47岁去世
42岁的凯鲁亚克,因长期酗酒和嗑药而变的形容枯槁。47岁去世


65岁的金斯堡和77岁的巴罗斯
65岁的金斯堡和77岁的巴罗斯

1991年5月30日,堪萨斯州 劳伦斯,金斯堡和巴罗斯
photo probably snapped by James Grauerholz with Allen's camera




他们的同学Hal Chase, 凯鲁亚克,金斯堡,和巴罗斯
@Morningside Heights, near the Columbia University campus in Manhattan. 1944/1945
哥大时期
哥大时期



1944年8月18日的纽约时报






因为巴罗斯和凯鲁亚克各知道他们各自版本的关于戴维·凯默若谋杀案的故事,于是他们合著了一本小说,凯鲁亚克想在他成名后把书出版,但遭到了卡尔和巴罗斯的阻挠。书稿最后落到了巴罗斯遗嘱执行者James Grauerholz的手里,他向卡尔保证他不会在卡尔在世时出版小说。于是这本小说被封存了60年,直到2005年卡尔去世。这本小说就叫做 《而河马被煮死在水槽里》,2008年出版。
【引用】





终于让我在一个卖书网站上找到了第一版《嚎叫 以及其他诗歌》上 献给Carr的文字。金斯堡分别献给了 杰克·凯鲁亚克,威廉·巴罗斯,尼尔·卡萨迪,和卢西安·卡尔:


===========
正经的就说到这儿,下面来说说八卦XD

因为经费实在太紧张,电影只花了24天就全部拍摄完毕,拍摄之前花了一个星期排练。Dane和蛋泥在采访中也回忆起在哥大拍外景时被催被赶来赶去的场景。片中Lucien要跟Jack去航海,Allen哭着挽留的一幕只花了12分钟就拍完了【。记者问 你们在扭腰拍外景,有没有被围观啊。Dane说 别的有钱的剧组在扭腰随随便便就封掉一个街区拍戏【你是在说蜘蛛侠剧组吧】,他们只拦住十英尺的街道就把戏拍了,所以路人大概都没注意到噗

今天去油管上找视频看,看到他们在圣丹斯电影节宣传时候的一个采访,记者妹子代表广大看基情的观众问了一个关于片里steamy sex, kisses, blablabla的问题,Dane第一反应是 特别认真的说,We REALLY want to win the MTV movie award for the Best Kiss 我们真的非常想赢下MTV银幕最佳亲吻奖,然后蛋泥用手比划加强语气,说 It's, it's like, I want that so much 我真的非常想得到它,然后Dane又补了一句,We really want that。【你们俩是在说相声么】这是当时俩人的反应↓↓↓,严肃的一腿。我觉得他们大概是对这个问题的一个统一口径吧哈哈哈

之后蛋泥还特别特别认真的解释说,我和Dane在电影里没有have sex,那是跟另一个角色。↓↓↓蛋泥边解释还边跟Dane对视哈哈哈


随后我又看了好多他们俩一起接受采访的视频,发现做演员真的好辛苦,每次采访都被问差不多的问题,他们也都在一遍遍重复答案,还不能表现的特别倦怠。那个想要赢得MTV银幕最佳亲吻奖的梗每次采访都会提到哎哈哈哈。

看到另一个比较有趣的采访是"Daniel Radcliffe & Dane DeHaan | Friendship test" Dane还是很了解蛋泥的XDD 蛋泥对Dane的评价是 Funny, Dry, Chilled, Professional, Warm,搞笑,不表露感情的【dry这个词我不知怎么理解了,字典里解释的大多是冷漠 单调 没感情 等贬义】,冷静,专业,温暖。Dane说 听上去是一瓶好酒哇。Dane对蛋泥的评价是 Kind, Grounded, Intelligent, Hyper, Professional,亲切和蔼,接地气的【?】,聪明,亢奋,专业。最后Dane还给蛋泥写了首五行打油诗XDD


蛋泥真的超kind,感觉就是那种很英伦绅士,每次采访结束都主动跟人家握手,搞的那些粗枝大叶的美国人根本反应不过来,非常unexpected~

Dane最崇拜的演员前三名分别是 James Dean, Philip Hoffman,Al Pacino。他在一部正在拍摄中的电影Life中饰演迪恩,所以他笑的超级开心 还很自豪~~

喜欢每次蛋泥说话的时候,Dane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听的很认真。其实你说话的时候蛋泥也有认真看着你哟XD



明天还有考试,我刷了一天的这些,我可以去屎了><

好了考试考的很屎,公式背不下来,还要顶着背后同学抄成狗的事实……

Dane说他在接这个片子之前从来没听说过Lucien Carr这个人,也没听说过这个故事 ╮(╯▽╰)╭

Dane说Lucien是这样一种人,他站在船的甲板上然后把船弄沉,只是为了体验沉船是什么感觉;去餐厅点最贵的steak raw,只是为了把它扔在侍者脸上;在酒吧里咬碎酒杯,把玻璃渣在嘴里嚼,只是为了看周围人是什么反应。他是个拥有天使面庞的嬉皮士。

忽然发现看文字采访比视频采访更有料哎

蛋泥说Dane是他在剧组交的最好的朋友,首先是因为他们都非常尊敬每一个剧组工作人员,其次是因为"silly shit, like we’ve both got quite stupid, silly senses of humor 我们俩都具有一种很死蠢的幽默感"【有一次看视频采访,Dane说了一句话大概只有坐在旁边的蛋泥懂,Dane说完就边偷笑边瞟蛋泥,果然蛋泥在一旁抿嘴憋笑哈哈哈】。他们俩在一起还会疯狂聊橄榄球,蛋泥是纽约巨人的球迷。记者问,Dane说他和他妻子有一次去你家里度假,你们都做了什么?蛋泥说 We watched a lot of football. 我们看了好多橄榄球赛。【喂
【采访】

Dane是这样评价和蛋泥的吻戏的“I think it's an awesome kiss, first of all. I think it's a really beautiful scene, and a beautiful kiss..... Dan and I got so close shooting that, and we're like super good friends now. We're proud of the movie, and we're proud of the kiss. 首先 我觉得那是个很屌的吻。我觉得那是非常美的一场戏,和一个非常美的吻……蛋泥和我因为拍那场戏搞的很亲密,而我们现在又是超级好的朋友。我们为这部电影骄傲,也为那个吻骄傲。” Dane说他现在和蛋泥super close,所以才在2013年12月去蛋泥家度假【现在衍生了去家里度假这个词 Staycation】,整整一个月加新年都是一起过的,“We watched some movies, we watched some football, and we played a lot of board games. 我们看了一些电影和一些橄榄球赛,还玩儿了好多纸牌游戏。” 他们还玩儿前一段很火的那个Cards Against Humanity的节操黑暗系纸牌游戏XDD
【采访】

啊啊蛋泥最喜欢的一件衣服是“1901 red infantryman's jacket from the Boer war”,他说”I bought during my Libertines-obsessed phase 我在我沉迷于浪子乐队那个时期买的。“,就是这件↓↓↓ 他也是Libertines的乐迷哈哈哈 那他一定很喜欢片尾曲啦!
The Libertines 浪子乐队
The Libertines 浪子乐队

说到片尾曲,浪子乐队的"Don't look back into the sun",导演是这么解释的:"The song that's in the closing credits, Don't Look Back Into the Sun by The Libertines, was a song that was important to me because I saw the central relationship between Allen Ginsberg and Lucien Carr not too dissimilar from the singer and the guitarist in that band (Pete Doherty and Carl Barat), who had historically a very close emotional and volatile friendship which ultimately informed their music."
这首片尾曲对我来说很重要,是因为我觉得金斯堡和卡尔之间的核心感情跟浪子乐队的主唱和吉他手(皮胖和卡老师)的很像,他们两人曾经也有过非常亲密又很波折的友谊,这也最终影响了他们的音乐。
导演你说的很亲密的关系说的是这个么导演↓↓↓ 共用一个Mic啥的【话题不要扯远啊喂 【视频戳】
2010年Reading+Leeds音乐节
2010年Reading+Leeds音乐节


=======
8/26 更新拍摄地采风

前一阵在扭腰生活,周末有空就去走访了一下出现在片中的纽约拍摄地,正好离家也很近,走着就去了~

- 哥大 Columbia University
片中蛋泥扛着编织袋,不对,布口袋第一次去哥大报到的场景大家还印象深刻吧

这个场景发生在哥大校园内经常游人如织的头号景点,蛋泥背对着的是Butler Library,也就是片中提到的South Hall Library

本来想进去参观,因为片中一些图书馆的场景也是在这儿拍的,但那天周日刚好就关门了>< 我的这方面的运气一直很差

蛋泥仰望然后走进的这个圆顶建筑是哥大的标志,叫Low Library,从1934年以后就不再被用作图书馆了,现在校长办公室在这里

我去的那天哥大在两栋建筑之前盖起了超大白棚子 就找不到电影里的角度了

Alma Mater的意思是Nourishing Mother养育之母,在古罗马被视为母亲女神的意思。现代语言中视为学术的象征,这个雕像出现在很多大学主建筑门口

从哥大官网找的图,圆顶建筑是Low Library,对面就是Butler

这一幕是卢西安要跟杰克去航海,艾伦哭着从卢西安的宿舍跑出来,在这个地方碰见了戴维

这个地方的拍摄地是哥大校园的Mathematics数学系的楼,被我在晃来晃去中无意中发现



- Riverside Park 河边公园
卢西安杀死戴维的地方,是一个在曼哈顿岛西边的狭长公园


河边公园很大,就是个闹中取静的运动休闲的好去处。走了半天都没有找到和片中完全一样的场景,但大概就是这样吧





=完=
*请勿转载 谢谢
Joey To
作者Joey To
5日记 22相册

全部回应 67 条

添加回应

Joey To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