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下来听,或者干脆躺下打滚

小艾扣 2009-05-13 23:38:01
有坐着的。
有坐着的。

也有躺着的。
也有躺着的。

老狼像一桌子家常菜,完美的在饭点儿给饥饿的人群打了一针回魂鸡血。

温暖如旧的声音,熟悉上口的旋律,立刻掀起了那些在的“北京的冬天”里邂逅的“百分之百的女孩”和在“恋恋风尘”的年纪里曾经“睡在我上铺的兄弟”的一致共鸣。无论坐着还是躺着听着音乐的人们都从草地上站起来,还有更多的人群正从入口处的山头涌入。“晴朗”天空下的整片青草地被迅速立满,无论老幼,全都“那么那么地”投入了排山倒海般的全场大合唱。

 

pogo扳命团
这是草莓音乐节的最后一天。

这天的太阳似乎比头一天更猛烈。为此,野猪哥哥从地铁站把我接了出来又送了进去。这倒霉天气,坐地铁怎么着都比公车舒适。

我和野猪哥哥是在基诺的最后一支歌里抵达现场的。主舞台两侧的山头零星的坐着躺着些打着伞,带着地席的人;正对舞台左下方辟出的pogo阵地更惨,除了保安之外,几乎空无一人。难怪第二个上台的赌鬼乐队埋怨北京的乐迷不如成都的卖力!pupu的短信也带来了“热波”的消息,以民间独立组织“成都扳命团”为代表的热血少年,硬是令我无比钦佩地无休止pogo了三天。即使是来自宝岛台湾,见过大世面的最受欢迎超龄少女组合SHE,恐怕也被成都“歌迷”的这种持续的热情吓得花容尽失。pupu一直呆在主舞台的最前方,和其他摇滚少年们合力将一名谩骂新裤子的SHE的忠实男粉丝送上跳水台,然后一哄而散自顾自的pogo起来——我脑海里情不自禁地想起《过把瘾就死》里那个在深夜跳台发出闷响的吴林栋,心中不由对该男粉丝充满无限同情。

 

我的城市
此次“草莓”历时3天,在绿草如茵的通克萨斯州举行,共分为主舞台、电子和爱三个舞台。在下鄙人我莅临了后两天的演出现场。

就在我和野猪哥哥转场到“爱舞台”的时候,直到无意走到他面前,才看清了席地而坐的欧波。老头和乐队成员坐在离主舞台最远最高的山头,嚣叫和破音已经被距离削弱了让人神经抓紧的力量,所有人都神清气爽,抽着烟喝着啤酒眺望正前方的遥远舞台。欧波穿者黑衬衣和长裤,悄悄问我们:今天我是不是穿得像“幺哥子”?他可爱的德国朋友也远远的看见了他,我们笑嘻嘻的围坐一圈,就着莫名其妙的背景音乐,聊起那些年,那些人,那些事。

我一会儿坐一会儿蹲,听着三个70后人讲述,讲10年前的成都圈子,讲10年前的小酒馆,讲10年前的那些人。我和他们唯一的共鸣是一道回忆起了小酒馆老店隔壁一到演出就生意暴好的杂货店。你总需要从人群中挤出去,在那儿买一瓶冰镇啤酒,然后坐到玉林西路满是梧桐的马路牙上慢悠悠地喝完,然后起身拍拍屁股上的灰,再原路挤回去。
故事里的人,一些成了蜚声国际的艺术家;一些因为各种原因不得不离开了;一些已经通过这扇窗打开了另一道门;一些打破了旧的格局;一些选择了新的追求;还有一些,仍然在当初的小舞台上继续唱歌。

欧波能坚持十年,并且还在继续。光凭这一点他就值得我的尊敬。一些歌迷认出了我们中的欧波,跑过来羞涩地问:您是声音玩具的主唱么?然后要求合影,要求签名。欧波看起来并不比他们放松多少,默默地照要求完成,也不说话。

万晓利唱罢,我和野猪哥哥冲到舞台中心,跟着逐渐升温的人群一起唱起了《星期天大街》。当我真正走在星期天的成都大街上,晒着冬天难得一见的太阳;还有当我离开,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这个城市面前的时候,才能体会它的珍贵。刚才坐在山坡上的时候,我跟欧波说,我是看完“冬日小锻炼”之后来北京的,那天晚上的小酒馆,你出人意料的返了场,然后我身边不认识的好多姑娘都哭了。我没说,其实那天晚上我走出小酒馆,走在永丰立交桥下的大马路上,我从模糊了的视线看到夜在这星期天繁华喧嚣的大街上挥着翅膀,离我远去了。

第二首歌《我的城市》,写给写给5•12后的成都,写给我们都在深爱的城市。每一个音符,每一个唱词都让我的眼角有点酸。还有《秘密的爱》、《最美妙的旅行》和《自由的代价》。我和野猪哥哥都很喜欢的《清塘荷韵》不再演出列表上,声音玩具只准备了五首歌,欧波在每首的间隙会说很久话,比如他那句不经意间流露出内江口音的“我特别喜欢这样的fu(户)外演出”;其中一些缺乏逻辑,比如太阳还大得可以晒死人的时候,他说:此刻我想到了一首诗“夕阳无限好”你们说下一句是什么?不对,我觉得是“何惧近黄昏”……除此之外,任何encore他们都可以充耳不闻,从容下台。
声音与玩具sound & toy(s真没有)!
声音与玩具sound & toy(s真没有)!

坐下来听,或者干脆躺下打滚。
坐下来听,或者干脆躺下打滚。


 

音乐不散场
本文开头的那一幕随着老狼的登场浮出水面。

老狼的乐队在舞台上匆忙调音,直到第一个正式的音调响起,他才从后台一冲而上,穿着他胸前有小花边儿的黑色衬衣,又唱又跳立即点燃了人群的热情。男女老少从坐着的躺着的草地上站起来,随着音乐摆动着身体。

我给媳妇儿发去贺电,祝贺他们的朋友老狼现场火爆,那边电话马上就来了。胖子的“丽江亲友团”在电话那头连线,跟着胖子high完了整场,跟去年在“四方听音”的自娱自乐不相上下,只是这次少了马条。

从《北京的冬天》到《恋恋风尘》,从《百分之百的女孩》到《睡在我上铺的兄弟》,从《美人》到《那么那么地》,再到向许巍致敬的《晴朗》,这两年状态越来越好的老狼满足了所有时期歌迷的幻想,还从台湾专程请来口琴手小鹏,显出了他无限的诚意。

当老狼唱完《恋恋风尘》里那句“忧伤开满山岗等青春散场”后,意犹未尽地喊出:“音乐永不散场!”像一句口号,利刃般地插进了每一个被煽动的心灵。

 

我爱你
夜色降临之前,我们和欧波又坐上了山头。欧波评价马玉龙领衔的“声音碎片”时说,他是他听过的所有乐队主唱里现场最好的。然后话题陡然转移到了远处天空低飞的飞机、经科学测算直径几公里的真实UFO,大龄产妇能生出更聪明的孩子,初到京城的种种事迹,ekea的邪恶愿望,在成都是马达在上海是邱黯雄的艺术家等等,跳笔之大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欧波离开的时候跟我说,你要加油哦!无厘头程度把我笑得几乎在草地上打起了滚。

当我为了压轴的deerhoof再次激动的冲近舞台,参加完“热波”走上欧美风的的邪恶大厦瓜货们也给我发来热情洋溢的图文并茂的贺电。

阳哥,你的粉丝团好拉风,那句“阳阳爱我们”把我都震惊了;甲鱼说老孙的蛋糕很缥缈,我懂得起;甲鱼,你妈妈比你有气质简直是我们年轻人的新偶像;鱼眼把你和杨叔叔拍得还多有喜感的;代总的露背裙非常漂亮;都说李富贵瘦了我也没看出来;王大姐你的片子色调调得真是好美;小戳和华毛,写到这儿顺便提一提你们俩;pupu,我觉得老崔的《我爱你成都》出来以后,我肯定趴到电视上使劲儿在里面找你;蔡老师,我觉得我确实应该给你拉点儿嗨生意才可以;李胖娃回了成都,从此又有人继续装B;小肚子做的手工包包我真的想买;小新的名信片也不例外;酵母终于被揭开了神秘的面纱;非洲把我的小兰象摧残成了胖子;小扫你是咋个成为工作人员的呢;刘叔叔我晓得你拿的工作证是潮拍摄影师;罗老师,即使你30了你还是永远年轻;ekea你杂不去镇江看迷笛;我的媳,我的孟,有家的地方天天都是音乐节;老李,我还是想给你办场真正的演出或者录张CD也不赖……

我爱你们。这很重要。
音乐不散场。。。
音乐不散场。。。
小艾扣
作者小艾扣
28日记 39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添加回应

小艾扣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