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县城里的电影院——春节观影小记

灰土豆 2014-03-02 15:08:15

【原载于24格影评,欢迎搜索“movie24cn”添加微信公众号】


    春节照例要回奶奶家过年,奶奶家在绩溪县,因地处山区,经济一向并不发达,外出打工者众。年初一去绩溪县的火车上,人头攒动,许多是由省城回乡的。过道对面的座位上,一个女孩儿戴了顶红帽子,一直拿着手机放音乐,而自己跟着唱,反复唱的一首,是综艺节目《爸爸去哪儿》的主题曲。坐在我对面的一个毛头小孩,比赛一样,迅即拿起爸爸的山寨手机,将音量调到震动耳膜的响度,也放这首歌,也跟着唱。
    这综艺节目的流传之深广,我在大年初二的绩溪县电影院立即再次领教到了。那天下午我与弟弟妹妹们走亲戚之后,不愿闲在家中,决定拿出一个压岁钱红包,一同去县城看电影。


    绩溪县18万人口,有一间两厅的影院,每个厅都有100个左右的座位。就像浙江人投资了杭州到黄山的高速公路,并到广大的徽州地区做生意一样,县城里唯一的“金字塔影城”,也是浙江的时代院线旗下的。影院厅少,排的片子便有限,春节档上映的十几部片子,只排得下三部。《爸爸去哪儿》三场,《神偷奶爸》四场,《大闹天宫》两场。我们当时赶过去,只有《爸爸去哪儿》时间恰好。我以为小县城观影氛围总不会很浓,而且这票价还需要40元一张。票一定不难买,然而站在涌动的人流之间,望着仅剩边角座位的选座显示器,只得一声叹息,选了三个靠边的位置。
    开场后,很快满座。整个观影中,我被这几百寸的“大电视”式观感震撼了,所谓的“电影版”即是去掉广告的综艺节目在大银幕上的放映,没有任何与电影有关的元素,其视听组合完全是电视式的,没有电影思维,没有故事,没有叙事,只有一段接一段包装过的明星家庭的高端家庭滑稽录像。然而整个影院的笑声此起彼伏,人们就像和看电视一样,大声评论、呼喊着银幕上的大明星和小孩子。
    “在电影院里看电视”几乎让所有观众都满意,它狠狠地嘲笑了电影。
    第二日下午走完亲戚,我和弟弟妹妹们又没有事情做,于是大家决定再拿出一个压岁钱红包去看电影。这次选择了《大闹天宫》,孙大圣的题材从来是引各个年龄段观众观看的点金石,开场时照例满场。但此片的观影气氛,比《爸爸去哪儿》差得极远,观众们在起初看到猴子的卖弄喜感之后,便再无笑声与惊叹声,影片中越来越多毫无逻辑地堆砌起来的混乱特效搭着剧烈而没有起伏的配乐孤独地在银幕上投映着。走出影院,我们一致认为这影片不及格。
    过了两天,我们决定再次使用一个红包,打算去看已到上映日的《澳门风云》,然而影院告知过年影片排不过来,这一部要延后几天,当日只有《大话神仙》可看。这电影买票的人寥寥无几,电影开场时,除了我与弟弟妹妹,后排还有一个妈妈带着小孩儿。然而影片放了一阵,对权钱色的恶搞,加上前言不搭后语的剧情,着实让小孩子坐不住,母亲很快带着离开了。于是这从头雷到尾的电影就被我们包了场。我忍着恶心看着郭德纲老师女扮男装,看着佛祖变成B-26星球的古怪外星飞船,而一旁的弟弟无聊地拿出手机玩了起来。影片放完,我们三个人走出影厅,隔壁厅的《爸爸去哪儿》也正好散场,人潮从那门口涌出来。



    在这春节的县城观影体验中的另一个关注点,是中国小县城的影院也竟如此火爆了么?在春节里,绩溪县这两年前新建的影城显然无法承载这如潮的人流。我疑惑为何没有人再来投资建设,于是去问了堂妹那些仍在绩溪县生活的朋友们,他们的回答多少给人一些启发。
    在春节之外的平日,小县城生活的人,电影还不是他们的主要娱乐方式,即便是年轻人,也不常看电影。他们一年看片数量非常有限,偶尔会在周二半价日去影院,或者在影院做10元观影促销活动时,聚起朋友们一同去凑热闹。他们更多还是在网上找片源。所以在平常没有宣传十分充分的大片时,这个金字塔影城常常是少人光顾的。
    其实一种新的生活习惯并不容易被改变,在等待观看《大话神仙》的时候,我请弟弟妹妹去电影院附近一间新开的咖啡店喝饮料。这小店复制了一种通常在大城市里才有的高品位的格调,清新的装修风格,柔软的沙发,书架上搁着北岛,也摆着《知音漫客》。他们的咖啡像星巴克一样卖到20到30元一杯,即便如此,店内的座椅上还是坐满了顾客。
    我妹妹告诉我,这也是春节四方回来的游子相聚,才将此处填满。平常并没有这么火爆的生意。正如此,这间颇时尚的店和绩溪县其他餐饮娱乐店一样,在三楼置备了棋牌室——人们的消闲首选,当然还是麻将这国粹!
     所以,小县城电影院的临时火爆现象,自然还是春节时国中人口大迁移的结果。相当于五线城市的县城一级区域,其观影量增长率的提高,还不像业界已经注意到的二三线城市市场那么具有生猛的冲力。那些地方的城镇化已经高度完成,是一块正在被迅速切割的大肥肉,各地的中小院线都在二三线城市布局,像广州大地、浙江时代、江苏幸福蓝海、北京九州中原等等院线,都已是在广泛布局的尝试者。
    这些院线商的触角也已经碰触到了县城,但还非常谨慎。像绩溪这样的县城还是相当于尚待开发的荒地,他们的观影习惯还有待培育,在国中外国片限额政策仍严格实施的如今,我们所能依靠的,只有国中电影人,需要他们为观众服务,创作出足够好的电影。但是2014春节档这轰轰烈烈的市场里,没有一部国产片是达到最低标准的。
    《爸爸去哪儿》亵渎了电影,并同时狠狠地抽了国产电影一个耳光。所有的导演都没有资格咒骂这个综艺节目“搅乱了市场”,因为他们拍出来的烂片,还不如一部五天造出来的电视能给所有欢度春节的观众带来的欢乐多,这不是电影的成功,而是电视的还魂。电影人们应该咒骂的,是他们自己。
灰土豆
作者灰土豆
219日记 48相册

全部回应 10 条

查看更多回应(10) 添加回应

灰土豆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