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家衛與劉鎮偉的一萬年

梁經天 2014-02-11 13:21:54
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感情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才追悔莫及,人間最痛苦的事莫過於此,你的劍在我的咽喉上刺下去吧,不用在猶豫了!如果上天能給我一次再來一次的機會,我會對哪個女孩說三個字:我愛你,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如果非要在這份愛上加一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很多人記住了《大話西遊》里至尊寶的一萬年,卻不一定記得技安,记得劉鎮偉。

就像很多人知道王家衛,卻忘記了《重慶森林》里也有這樣的一萬年:

我們最接近的時候,我跟她之間的距離只有0.01公分
我們最接近的時候,我跟她之間的距離只有0.01公分


在1994年的5月1號,有一個女人跟我講了一聲“生日快樂”,因為這一句話,我會一直記住這個女人。如果記憶也是一個罐頭的話,我希望這罐罐頭不會過期;如果一定要加一個日子的話,我希望她是一萬年。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每個東西上面都有一個日子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在每個東西上面都有一個日子


1994年7月《重慶森林》上映,同年12月《大話西遊》上映。

1995年,《重慶森林》一舉奪得了第14屆金像獎的最佳影片、最佳導演和最佳男主角。而《大話西遊》在次年金像獎上只是獲得了最佳編劇和最佳男主角的提名。

其實兩部片除了都是在傾訴愛情故事,可比性並不大。而兩片之所以會有雷同的對白,大概也是源自幕後的製作人。

王家衛在香港乃至世界影壇,都是負有盛名的,而他的電影自然也是街知巷聞。反觀劉鎮偉,也執導過不少出名的電影,像《92黑玫瑰對黑玫瑰》、《東成西就》、《大話西遊》、《天下無雙》、等,然而基本都是電影聞名而導演無名。當然,這也和劉鎮偉本身低調的性格有些關係。不然,劉鎮偉也不會有技安這個當編劇時常用的筆名。

劉鎮偉在大話西遊裡客串菩提老祖,此後得”葡萄“一稱
劉鎮偉在大話西遊裡客串菩提老祖,此後得”葡萄“一稱


說回電影本身,《大話西遊》跟《重慶森林》雖是同年“出生”,台詞對白間有些似曾相識,但總歸聯繫不大。說穿了,王家衛真正拍攝《重慶森林》的時間并不長,真正長的是《東邪西毒》。長到拍了一半的張國榮演東邪、梁朝偉演西毒版東邪西毒被王家衛自己全盤否定,洗盤後重新開拍;長到引起電影公司不滿,無奈之下劉鎮偉為解老友之愁而邀原班人馬拍攝《東成西就》。

東邪西毒的海報,各大明星各種酷炫拽
東邪西毒的海報,各大明星各種酷炫拽

東成西就的海報,各大明星各種惡搞
東成西就的海報,各大明星各種惡搞


曾經看到這樣一段有趣的話:《東成西就》中的各路明星都一改以往的形象,極盡所能的搞怪演出,也成為了香港電影史上的一個經典,要知道在當時,這些個大牌可能早上在劉鎮偉這裝瘋搞笑,到了下午就得在王家衛那演半死不活的角色了,反差之大。《東成西就》對於王家衛來說就是久旱逢甘霖,之後《東邪西毒》取得的成就,與王家衛的這個好友淵源甚深。

上午還是令人噴飯的搞笑版”孖潤腸“歐陽鋒
上午還是令人噴飯的搞笑版”孖潤腸“歐陽鋒

下午就成了為情所傷的東邪西毒裡的盲劍客
下午就成了為情所傷的東邪西毒裡的盲劍客


還有說《東邪西毒》的最初創意是來自劉鎮偉的。話說有一晚劉鎮偉獨自在想象“射雕”中東邪西毒南帝北丐等人年輕時的故事,一人閒來無聊就叫上王家衛來聽他講。從這幾人相遇相識,到九陰真經、桃花島什麼的一直“亂吹”,聽後王家衛深深地被劉鎮偉天馬行空的想象所吸引。據說劉鎮偉還形容王家衛聽後是興奮得”跳上跳下“的。

且不說此事真偽,只是想來便覺得王、劉有趣。也由此可得知王家衛、劉鎮偉二人友情之不一般。從《東邪西毒》到《東成西就》,再從《重慶森林》到《大話西遊》,四部影片看似並無聯繫,實則都因為導演的緣故,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1993年《東成西就》上映,取得巨大票房,並位居當年十大影片賣座席第十名。而《東邪西毒》雖然得到業界好評,其票房卻以慘淡收場。再看後來的《大話西遊》,雖然也延續了劉鎮偉式的荒誕搞笑風格,但劇情稍稍文藝和晦澀,人們便不再懂得其中的纏綿愛情和主人公對人生的掙扎與無奈。我猜,這大概也是《大話西遊》在當時并未獲得好評的原因吧。不過數年后《大話西遊》卻在大陸被熱捧,甚至時至今日,人們依舊熱衷于回味至尊寶當年那句”一萬年“的美好承諾。

既然說四部電影聯繫甚多,自然不僅《重慶森林》跟《大話西遊》的台詞有所雷同。還有傳言說,當時劉鎮偉設想了很多關於《東邪西毒》的劇情和人物,王家衛沒有用到,劉鎮偉便都補足在了《大話西遊》裡。像說什麼原來是由劉嘉玲在《東邪西毒》里扮演至尊寶一角的,後來被劉用在了《大話西遊》裡由周星馳來飾演;還有慕容燕和慕容嫣也成為了紫霞和青霞等。不過最為相似的,大概莫過於梁朝偉在《東邪西毒》裡飾演的盲刀客的一段台詞:

盲劍客:看來我不應該來。  
刀客:現在才知道,太晚了!
盲劍客:留下只手行不行?
刀客:我不要手,要留就留下你的命!
盲劍客:我說我不應該來是因為你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我說要留下只手,你卻要把命送給我。

而在《大話西遊》最後,孫悟空看到紫霞跟至尊寶在城樓上,兩人這樣說道:

至尊寶:看來我不應該來。
紫霞:現在才知道太晚了!
至尊寶:留下點回憶行不行?
紫霞:我不要回憶,要留就留下你的人!

多少年後才明白,這個轉身有多難
多少年後才明白,這個轉身有多難


有人說,《東邪西毒》的劇本大部分是劉鎮偉完成的,王家衛想不出東西來,就整天抓劉鎮偉來幫忙。也有人說《大話西遊》其實是王家衛的作品,因為劉鎮偉拍《東成西就》幫了王家衛一把,所以王家衛作為報答,才幫回劉鎮偉。其實像這種誰抄誰,誰學誰,誰幫誰,都沒有必要太認真。也許只能說明兩人關係好、感情深,這樣的話我的影片裡,有你的影子,而你的電影裡,亦有我的特點,也不足為奇。

在片場也戴墨鏡的王家衛
在片場也戴墨鏡的王家衛


可惜,劉鎮偉也算是命途多舛的一個導演,當年香港觀眾對《大話西遊》不買賬,票房差,連獲得的獎項也只有1995年的第二届香港电影评论学会奖最佳编剧奖(也是劉鎮偉至今唯一獲得的一個獎項)。傳說就連周星馳也因此受到了影響,還跟劉鎮偉鬧起了不愉快。至於後來的《回魂夜》、《馬永貞》、《黑玫瑰义结金兰》等電影都為能得到認可,且票房也不盡人意,於是劉鎮偉在1998年便逐漸退出了影壇。直到2001年,在杜琪峰與王家衛力邀下劉鎮偉才再度出山,執導了《天下無雙》、《情癲大聖》,監製了周星馳的《功夫》等影片。當然,這些影片大都取得了良好的票房和口碑。倘若不是王家衛跟杜琪峰,香港影壇便又喪失了一大“喜劇之王”。

其實王家衛與劉鎮偉的風格迥然不同,王家衛擅長非線性敘事,典型的作者電影代表,其影片極具後現代主義,劉鎮偉則慣於以調侃的方式拍攝荒誕而無厘頭的喜劇,絕對地商業化。非要找出王家衛與劉鎮偉相同之處的話,只能說兩人都“天馬行空”,王家衛是徹頭徹尾的文藝,耐人尋味、意味深長,劉鎮偉則是實實在在的無厘頭搞笑,簡明易懂而讓人忍俊不禁。

帶著墨鏡的王家衛,看起來就像他的電影一樣耐人尋味
帶著墨鏡的王家衛,看起來就像他的電影一樣耐人尋味

一臉憨厚可愛的劉鎮偉,與哆啦a夢裡的”技安“還真有幾分相似
一臉憨厚可愛的劉鎮偉,與哆啦a夢裡的”技安“還真有幾分相似


唯一一次兩人命運有點相似的,也還是《大話西遊》和《東邪西毒》。1994年底上映的《大話西遊》并沒有在當時得到香港觀眾的認可,反倒是幾年後在大陸掀起了”大話西遊“熱潮,而那句”曾經有一份真摯的感情擺在我的面前我沒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時候才追悔莫及“也成為經典。至於《東邪西毒》,雖然當年在業內獲得了一些好評,觀眾卻也同樣沒有買賬。2008年,經過電腦修復和重新剪輯,王家衛將《東邪西毒》終極版班上了戛納影展。當然,此時王家衛在國際影壇的地位早已是今非昔比了。

感情何來輸贏,卻有得到與失去
感情何來輸贏,卻有得到與失去


還有一段關於“技安”之名的來源。起先是以為劉鎮偉長得胖乎乎的,像技安而得此名,後來才知道有這樣一段軼事:劉鎮偉和王家衛當年開玩笑相約把《猛鬼差館》裏的角色名字“技安”和“金麥基”用作將來的筆名,劉鎮偉後來果然兌現承諾,可王家衛卻死也不肯用“金麥基”這個爛俗的名字。

其實影視界就好比一個江湖,演員多,有相似的倒是不大礙事,可是導演風格相同,有了一個王家衛,就很再出一個劉家衛了。所幸,王、劉二人既是摯友,風格卻完全不同,以致讓兩人都能在影壇擁有各自的地位,也算是各有一方稱霸吧。記得劉鎮偉曾評價過王家衛”悶騷“,不知王家衛又是否會說劉鎮偉”胡鬧“呢。其實兩人到底誰更有才,電影更成功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好的導演最希望的是為觀眾帶來好的電影。而”好的電影“應該也有兩種,一種叫好,另一種叫座。王家衛是第一種,而劉鎮偉則是第二種,難怪有人說”拿獎找王家衛,賺錢找劉鎮偉“。寫到這裡,關於王家衛與劉鎮偉的種種事跡,也只想用一句話來總結,如果非要為這段友情加個期限,我希望是,一萬年。

因為,沒有人不期待佳作。

猛鬼差館時期,那時的王家衛還沒戴墨鏡和身穿警服的劉鎮偉
猛鬼差館時期,那時的王家衛還沒戴墨鏡和身穿警服的劉鎮偉
梁經天
作者梁經天
38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3 条

添加回应

梁經天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