敬明小姐,这五天爸爸去哪了?

陳得·半生君 2014-02-09 09:32:38
《锵锵三人行》和当年酌酒做节目的《今夜不设防》有同等的乐趣。
《三人行》的设定就是一人一边,观众也站一边。《三人行》的逼格没有那么高,也不是专门来掉书袋的,好也就好在这里。逢年过节,见缝插针的把顾城和张爱玲插进去,没有要拯救文坛复兴诗歌的愿景,就是一帮文化人真心想翻翻旧账,谈谈文艺。
像是茶余饭后的八卦,没有死的罪过。

大陆缺乏的有时候是个沙龙,是个平台。一个就事论事、文化平台找文化人,娱乐节目找艺人的纯粹的平台。
你把陈丹青和凤姐放在一档节目上,你把《喧哗与骚动》和《故事会》放在一张书桌上,搞到最后还要分出个是非,于是陈丹青的文化素养和凤姐的人格被一起践踏,《喧哗与骚动》的文学成就和《故事会》的娱乐性被一齐否定。而节目组究竟既不是来讲艺术的,也不是来评价道德准则的,既不是讨论文学的,也不是分析娱乐性的。
中国的媒体常喜欢做的,就是把不同重量级别的人放在一起,然后看打架的热闹。
把骨瘦如柴的狙击手和武术大师放在一个擂台上,然后评比谁更厉害一些。
那谁更厉害呢?是被打的鼻青脸肿的狙击手厉害,还是被一枪毙命的武术大师厉害呢?

显然还是媒体厉害。

前些日子徐子东和郭敬明同台,徐子东选择了发问和“不响”,并且默默的给小郭子把脉,看懂了究竟他在说什么,而不是一味的攻击他的商业成就和平庸的写作。最后他说,小郭子其实是个文化商人。

不过我觉着这话还是说的讨巧。
小郭子的本质是一个商人。就像韩寒是一个车手。这两个人都是文艺青年。
他们的商业才能和赛车才能在他们自己的几笔散文之后才被发觉,却稀里糊涂的被卷进了“文学”的圈子,在一个完全的异域受到评价。

郭敬明受到诟病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因为他误导了许多人对纯文学的理解。被误导的人一部分是对文学懵懵懂懂,一部分是自己对纯文学只是吹牛b,立场根本不坚定。这些人一倒戈,接下来就是各种乱套。

一个开车的和做生意的写写书,卖卖书,突然成了一件大事。
多数人是对文学关切,也有不在少数的人是心里有鬼。

现在文学好像是个脏字一样,你说爱好文学,那你一定是装逼。
不爱好文学的人,于是永远不敢去碰。
对文学一知半解的人,就更加觉着文学一定是很牛逼的东西于是各种装逼。
这些装逼的人出现了,骂他们装逼便言之有理,便有了确凿的证据,于是本来装逼已经到了一定境界,本来马上就要出师,开始真正体会文学的平凡以及魅力的时候,开始感到冤枉,于是专心于吵架。

隐去名字来看,就是有一个商人,卖书,赚了钱,但是书写的很流行,很轻巧,年轻的小姑娘都很喜欢。后来他的公司越来越大,他赚了很多钱。另外还有一个车手,年轻的时候也写书,经常为社会的公道打抱不平,后来逐渐的写的少了起来,并且获得了许多赛车冠军的头衔。

因为有了这两个人,许多中国的文学家和文学爱好者说,这两个人把文学无情的践踏掉了。
喜欢他们的人不喜好别人去骂自己的偶像,于是犟着鼻子说,他们的文学才是真文学!

————————————————————————————————————————————

电影也是一样。最近有部5天制作的视频登上了荧幕,掠夺了许多的金钱,很多人觉着很不公道,于是疯狂地骂战日常性的又开始了。
其实这只是一个事实而已,没有必要直接宣布电影在中国的命运之悲哀,没有必要自己就下定结论说中国电影已经死掉,并再次为之悲哀。
艺术在物质世界本身就不是公道的事情。哪怕你抓住卡夫卡的手,说,哥们,别再写了!这些出版社根本配不上你! 他还是会写,并且会写的很好。
所以艺术不是公道的事情。
艺术是一件伟大的事情。
艺术是除了虚假的意识形态的大饼以外,另一样可以让我们“忘记我没地儿住”的事情。

任何国家的文化发展历程,都会碰见许多层次、档次、品味的画、文学、电影以及等等。有些钱总会有人去赚,而这些钱也总会赚到头。总有一天人们会摒弃时效性的娱乐,去focus永恒的美感。

比起样板戏,我宁愿看《爸爸去哪》。
当然比起花那几十块钱去看《爸爸去哪》,我宁愿给我侄子多买俩爆仗去门口放。

在任何社会和国家的人民开化史上,所有的成就都是一点点得来的,没有说哪一场论战的圣战结束了,突然就翻天覆地了。
比如曾几何时,有人觉着蒋公的天下并不为公,于是开门见红,迎来了新的太阳,能烧死的都没活下来。其想法就是“新的一定好,来了新的一切马上就好。”于是现在人们又去怀念孙文的时代。

开门放贼才是最大的错误,贼是一种事实,贼是一种象征,消灭贼也是长久的不可着急的历史任务。但连开门关门识别坏蛋的能力都没有,还要杀遍天下恶霸,这种痴人,都不配说梦。

————————————————————————————————————————————

自古菜市口有人砍头,无论是横行乡里的恶霸,还是为真理献身的义士,看热闹的人都是那一批。

人都是嗜血的,好八卦的,喜欢热闹的。
那些真理的卫道士们,受不了几个没有受过教育的人的没有文化的人的言论,于是要骂他们,时而心里还要咒他们死。
那些对知识一无所知的人,明知世上有学问这样东西,还硬要去诋毁,认为那些说他们没有学问的人生来就是坏骨头,瞧不起人,罪不可恕,蔑视人权,人本当诛。

人都是嗜血的,好八卦的,喜欢热闹的。打打杀杀,骂来骂去。
一行做不好而讨厌这一行的,一行搞不懂就去骂那一行的,这些人从始至终都在做一种事情,无非是打打杀杀,骂来骂去。只是时代不同,互相扣着、各自带着不一样的帽子而已。
陳得·半生君
作者陳得·半生君
114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陳得·半生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