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的悲伤不只有南京大屠杀

电脑修不好 2009-04-30 11:37:15
 
  今天把《拉贝日记》看完了,加上之前看的《南京!南京!》,忽然想写点什么。
  
  瞎说一下我对这两部电影的看法:
  
  《南京!南京!》:
  
  我对这部电影评价不是很高。这部电影把我们以前对南京大屠杀的老生常谈用日本人的第一人称又讲了一遍,虐杀、放火、抢劫、强奸,一个也不能少。整部电影像流水账一般,缺乏一个主线故事,也没有主角,一会角川讲,一会唐先生讲,电影看完了好些人物我还对不上号。中国导演讲故事的能力太差,这是中国电影的死穴,电影只靠营造大场面和绚丽画质是没有出路的。唐先生和角川都死得不明不白,实际上是被导演谋杀了。陆川和他爸爸一样,是个主旋律艺术家,但略微无厘头了一点。陆川为了营造“真实”的压抑气氛,使用了黑白胶片,还拍得晃来晃去,同一个镜头里不断地的用光圈切换人物,看得人晕头转向,加上“大屠杀”特有的性质,让观众十分不舒服。和我一起去看的女同学看了二三十分钟就跑出去吐去了,结果一出放映厅,发现门口蹲了一大排,互相一问都说“晃得恶心”。陆川这么拍,貌似很艺术,但作为商业片实际上对观众不大尊重。整部片子看上去很新奇,其实主旋律得很,想说的无非是人性、反战、和平,这在艺术圈里属于高度的“政治正确”,完全不值得媒体的大呼小叫。而他想表达出的中国人民的抗争与不屈,其实在影片里表达力度很弱,像中国军人被屠杀之前高呼“中国万岁”“中国不会亡”这样的设计,很应景、很煽情、很突兀。而陆川似乎要表达的另一些东西则很隐晦。日本人发了疯的在找“支那军人”,这是他们的屠杀的“理由”。但这个理由背后又有什么,电影似乎欲言又止,不想告诉观众。还有,我觉得,“唐先生”这个人物的设计并不像大家说的那样,是为了反映中国人的劣根性。正如《青年近卫军》告诉我们的那样,革命事业的失败完全是因为革命队伍里出了叛徒,唐先生就是这样的叛徒。唐先生最后被无缘无故的杀了,无非是要告诉我们叛徒汉奸没好报。这个设计很讨好,很先进,很和谐。还有,《南京!南京!》里很多镜头模仿的痕迹太重,似乎以前看过,而日军拉倒孙中山像的镜头,我就感觉像是在看CCAV放的伊拉克战争专题片。
  
  这部电影里我最喜欢的两个段落是开头中央军突破宋希濂部冲向城外那部分,还有日军为战死军人招魂那部分,这两块很有意思,理由我后面再说。
  
  《拉贝日记》:
  
  今天看了《拉贝日记》之后发现,各国大片里我还是比较中意德国电影,很温馨,偶尔还会有小感动。甚至他们拍大屠杀都能拍出这个调调。电影的前半部分很好,叙事很流畅,节奏把握的也好。尤其是看到拉贝先生高呼把大门打开,让难民进来躲到超大德国国旗下面的那个场景,我眼泪夺眶而出,四处摸纸巾结果还没摸到,只好用袖子蹭蹭,心想“中国电影怎么和德国电影比”。后半部分我觉得比前半部分差很多,拖泥带水,意思不大。也可能是感情接受不了,把日本人拍的太像好人了,日本军官对拉贝先生等人温文尔雅,只是四处找“中国军人”,对安全区里的难民不动一针一线,远远好于印象中国民党的军警宪特。有的日本军官还特讲原则,讲国际法,给拉贝们通风报信,怎么可能。最后电影结束时候银幕上的那段中文字幕很不舒服,恐怕是华谊兄弟加上的,跟教材里讲得差不多,估计在德国上映的时候没有,跟故事的情调不太搭配。这部电影还有让我更不舒服的情节,就是最后拉贝先生离开的那段。码头上沾满了欢送拉贝的难民,四周站着的日本兵就像是在保护他们。难民们一见拉贝来了,就说“不要走不要走”,感觉像是苏区人民十送红军去长征一样。后面拉贝与朵拉重逢时,难民们则变成了话剧观众,在鼓掌在叫好,这让我这个老右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总的来讲,这两部片子半斤八两,彼此彼此。如果你想在这个“没国可爱”的春天里(与去年相比)接受一次爱国主义教育,我想《南京!南京!》是合适的,如果你想看看西方人视角中温情的南京大屠杀,我觉得《拉贝日记》是合适的。现在我想,我们需要日本人也来拍一部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片子,就像以色列拍的《和巴什尔跳华尔兹》那样的片子,然后把所有有关南京大屠杀的电影一起拿来看看,取个加权平均,也许更接近真相。当然,如果你觉得日本人拍的怎么能看,想深入的研究研究,南京师范大学出过一个南京大屠杀史料集,好几十卷,够你研究的了。
  
  下面说说我对这两部电影的感想:
  
  看《南京!南京!》的时候我就在想,电影的开头最有意思。穿得板板的中央军,玩命的突破了宋希濂部把守的挹江门,冲向城外。电影没有告诉观众的是,当这些军人冲到下关,来到长江边上的时候,他们发现江上一条船都没有,无奈又返回了城里,不少人躲进了安全区。我们知道,在南京大屠杀中,被屠杀的中国俘虏占了相当大的比例,而日军在南京城里烧杀抢掠奸的借口就是要找“支那军人”。看过《南京!南京!》之后我继续想,为什么在城里会留下这么多中国军人,甚至是整建制的国军,他们有的还没来得及开枪就把枪交给了日军,然后被打死在长江边上。
  
  把时间从日军占领南京的1937年12月13日,往前推一个月,11月17日。在这一天南京的最高军事会议上,“讲政治”的蒋委员长碰上了“最最爱国”的唐生智。蒋说,南京是我国首都,总理陵墓所在,必须要守。然后他问在座各位:“谁愿意负起防守南京的责任?” 唐生智站起来慷慨激昂地说:“抗战以来,我们中下级干部在战场上牺牲的很多,但还没有一个高级将领为国捐躯。我愿意防守南京,誓与首都共存亡。”本来白崇禧们都认为日军占领上海后,南京无险可守也无兵可守,应当撤退,最多放几个团意思意思就行了。没想到老蒋和老唐一下子把军事问题上升到“讲政治”和“爱中国”的高度,谁也不敢说什么了,说多了就是“汉奸言论”。老蒋给唐生智扔下八万多拼盘部队,老唐则为了表现“誓与首都共存亡”的决心,凿沉了长江边上的渡轮,这直接导致了当南京为日军包围之后,大量军民无法撤出。当然,唐生智给自己留了一艘汽艇,12月12日晚上他就坐着这条船逃出了南京。让很多人郁闷的是,解放之后共产党对唐生智尤其的好,因为他是国民党一级上将中,唯一没和红军、解放军打过仗的,一辈子除了研究佛学,就是和老蒋斗心眼耍花样。
  
  有时候看到这样的材料感觉比大屠杀本身更让我憋气。我们总说日本鬼子是畜生,禽兽不如。但是转头一想,我们堂堂的中国人就败在这帮畜生手里,还被他们这样的虐杀,不是一件很荒谬的事情么?人怎么可以输给畜生?在卢沟桥旁的抗日战争纪念馆里参观的时候,我看到了缴获的日军的军用水杯,上面是一个骑兵的浮雕,做的是那样的精致,放到当代去绝对可以卖二百一只。就连军用水杯都做得这么漂亮,这样的民族太可怕了。看到《南京!南京!》里日军招魂的那段,很多人惊呼拍的太他妈爽了,然后就接着骂陆川汉奸。二战都结束六十多年了,现在日本从首相到议员,从老兵到平民,每年都得去好几趟靖国神社,要不就得送个什么花圈果篮什么的,人数越来越多。可我们哪年清明公祭过抗日英烈?人民英雄纪念碑想献束花都难,卫兵不让你上台阶。
  
  如果我们把视线放长,长到我们民族整个的历史,我们会发现南京的悲伤不只有南京大屠杀。当隋兵拆卸着建康的城墙,把她夷为平地的时候;当李后主穿着白袍走出金陵城门的时候;当清军在南京城内贴出“留发不留头”的告示的时候;当太平军高呼“不留半片烂布给清妖享用”等待天京屠城的时候;当解放军在一片狼藉的总统府外补拍占领南京的电影镜头的时候,这座城市的悲情一次次的上演。这些悲情中,有哪些仇恨是可以原谅的,又有哪些屠杀是不能遗忘的,还有那些是我们这个民族发展历史进程中必须经历的故事情节?如果我们只是大光圈近距离,把焦点对准在“大屠杀”上,焦点之外的虚化会使得我们忽略了历史中很多其他的情节。当《拉贝日记》中拉贝先生在西门子厂区撑起了巨幅纳粹党旗(德国国旗),拯救了五十多人的生命,我忽然发现这面在我们眼中代表了屠杀、邪恶的旗帜此时竟显得这样的神圣、可爱,真是非常的讽刺。为什么青天白日满地红不能保护他们?为什么在1937年12月11日,是一屋子的洋大人们开会决定设立安全区,来保护中国难民的安全?中国这样一个大国,他的人民的安全竟然完全要靠友邦人士来保护,这也是民族的耻辱。在《南京!南京!》里,导演通过情节告诉观众,安全区最重要的是门口挂着的那三面旗子,德国美国红十字。在《拉贝日记》中拯救难民最积极的竟然是个美国大夫(这是史实,威尔逊大夫曾在战后的远东国际军事法庭上为南京大屠杀作证)。买点西门子的火车吧,买点美国国债吧,也许我们真的欠帝国主义列强们很多,谁也没有想到当大难临头的时候竟然是他们的旗帜拯救我们的人民。吴思老师在他的《血酬定律》中讲了一个挂洋旗的故事,一家轮渡公司为了能在军阀割据的四川正常的营业,每年花三万两白银冒充中法合资,租法国旗挂,竟然还获得法国人赠送的一系列服务,轮渡公司老板大呼超值。很讽刺。直到今天,在中关村挂的那些花花绿绿的旗子里还不知道有多少是花了挂旗费的呢。
  

 
  我觉得《南京!南京!》和《拉贝日记》这两部电影可以把我们的视线引向更远的地方。有人说,过度的讨论“南京大屠杀”会引起民族主义情绪,要小心。我不能说这种小心是多余的,但实际上,民族主义情绪不像有些人说的那样狗屁不值,祸害的了不得,那不对。民族主义情绪是有意义的,一个没有右翼的国家是一个不正常的国家。有左就有右嘛。但问题是,很多爱国者平时在网上热烈讨论“血洗东京”、“核平美国”、“中国很生气”,可一见了洋大人就热烈拥抱,开心好几天,恨不得自己就是洋人,这就不是民族主义情绪。这是哄客,说白了跟批斗地产商没啥区别。如果让俄罗斯光头党知道中国的右翼分子是这样,会被笑话小儿科的。如果事态大变,恐怕有些“爱国者”还要“曲线爱国”,组织“维新政府”,他们是瞧不起“良民证”的。
  
  南京的悲伤不只有南京大屠杀,中国的悲伤也不只有八年抗战。在这个仍在和人民玩躲猫猫的国度里,要让中国护照能真正的保护中国人,我们还有很多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PS:忘了说了,貌似陆川把在《南京!南京!》中送中国女人去给日本人强奸称做是某种“抵抗”(据说拍了一些相关的内容,审查的时候被删了),这我无论如何也接受不了。有关性的东西,这类主旋律电影还是少碰为妙。
电脑修不好
作者电脑修不好
14日记 2相册

全部回应 5 条

添加回应

电脑修不好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