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木心一年活动简记

龍在田 2013-12-28 16:35:19
12月21号,去苏州参加木心的读者会,虽只是“普通读者”的聚会,然而有老先生的气场在,回来后失语许久,败金若干。

来参加活动的读者,远的来自深圳、广州、长沙、郑州、成都,近的则多有苏州本地以及沪杭一带,年龄最小的是一位初中女生,年龄最大的是两位母亲(一个和女儿同来,一个女儿不肯来于是自己来参加),主要年龄层还是大学生和毕业若干年的工作族。

热身环节,有人朗读了陈丹青《我的师尊木心先生》(片段,全文收于《退步集续编》),另一人读蔡逸君《巫纷若吉》(《印刻文學生活誌》2013年一月號木心紀念輯刊首文)。

印象深刻的内容——

画家仲青(嘉宾之一)说受木心影响最大的是神态、语调,他随口背出《文学回忆录》中的两段:“如今远远去看屈原,他像个神,不像个人,神仙、精灵一般。实际政治,他都清楚。他能升华,他精明,能成诗,他高瞻远瞩。”“读陶诗,是享受,写得真朴素,真精致。不懂其精致,就难感知其朴素。不懂其朴素,就难感知其精致。他写得那么淡,淡得那么奢侈。”他赞这些话中的韵律感。我自己读《文学回忆录》时也对此有所体会,但发现不同的人读出来的节奏全然不同;仲青的读法或许是有意靠拢木心本人的语调,确实好听。
谈到《温莎墓园日记》和《竹秀》中写的雪(也不谋而合提到鲁迅写得雪),纯粹淡雅的白描,有什么意思呢?木心原话:“没有意思的。”“好的句子是带出来的。”
木心对仲青所写论木心的文字(也是因此文结缘相见)的评论:“问题一大堆,还嫩。”我想了下,这话确实好,既是严厉批评,又含殷殷鼓励,而且简洁有力;并非所有长者都能说出这样的话。
木心对仲青说:“你要把自己养起来。”“先养好自己,再来弄艺术的事。”
木心:“上帝拿走你一种可能,同时就会给你另一种可能。”
木心的《杰克逊高地》最后两句:“不知原谅什么/诚觉世事尽可原谅”,和鲁迅的“让他们怨恨去,我也一个都不宽恕。”字数、断句完全一致,不知道木心在写此句时是否确实想到鲁迅句。

摄影师郑阳(嘉宾之二)展示了一些未曾公开的木心照片,还请读者们共饮从巴珑中倒出的红葡萄酒。“这只巴珑,不是我从先生家里拿出来的,是我托朋友从西班牙买来的。”“用巴珑喝酒的方法应该是这样(动作示意),直接用嘴喝,不过今天大家这么多人,只好倒在杯子里喝了。”

操办人之一的金晶姑娘解释了为何是「读木心一年」,是考虑到许多人是从《文学回忆录》开始接触到木心,所以选择了这本书出版约近一年的意思给活动命名。

消息:
木心故居将于2014年2月14日正式对外开放。
木心美术馆仍在建造中,开放时间未知。Francisco Bello和Tim Sternberg制作的记录片《Mu Xin: Notes from the Underground》以及最后一课的录音届时将会在美术馆放送。

看到那么多来自各地的诚恳读者,从木心的作品(以及其人)中得到生活力量和美的教育,略感动。
喜欢木心的读者有一个共性,大家多少都反映,遇到木心之后,自己变得不一样了。“尽管受影响,几乎不用脱掉影响。”

回到上海,在网上买了《印刻文學生活誌》2013年一月號木心紀念輯、台版《散文一集》、台版《文學回憶錄》、耶鲁版《The Art of Mu Xin》。

雅舍书屋。
雅舍书屋。

「读木心一年」海报。
「读木心一年」海报。

花名册和礼品。
花名册和礼品。

圆几和落地窗。
圆几和落地窗。

入夜。
入夜。

从巴珑中倒酒。
从巴珑中倒酒。

阳台外的竹。
阳台外的竹。

木心。竹与梅:双洁。纸上水墨和水彩画,39 x 19 cm。
木心。竹与梅:双洁。纸上水墨和水彩画,39 x 19 cm。

Mu Xin (b.1927). Bamboo and Plum: Paired Purities. Ink and gouache on paper, 39 x 19 cm. Collection of the artist.

另外若干图片见相册:苏州,「读木心一年」
龍在田
作者龍在田
115日记 40相册

全部回应 9 条

查看更多回应(9) 添加回应

龍在田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