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时代的诗与人——waits的新书《既见君子》读书会

苏七七 2013-12-18 16:45:27



1/时间:2013年12月28日,下午2:00-4:00
地点:杭州良渚文化村春漫里小广场阅读者cafe

2/我只见过waits同学一次,有一年,好像是冬天,我和阿波去上海,小倦和她先生请我们吃饭,waits从好远的地方过来和阿波碰头……他们两个有很相似的地方,都是大学学的理工科,后来却都转向文学,写诗,他们都是文学青年里很温和的(至少从朋友的角度上如此),有一个单纯明亮的精神世界,但在对待日常生活上又有一种像对待精神生活一样的“平等心”。

他们都写现代诗,但都喜欢古典诗歌。其实在读古诗时,都能把自己放进去,把日常生活放进去,读出非常体贴的亲近与亲切。古诗于是不是经典文本,不是知识,甚至于也不是思想与才华,而是一个诗人对另一个诗人——不论他远在哪个朝代,不论他如何声名显赫或身世飘零——的理解,以及对广泛的,对语言的理解,对情感的理解。

不知道为什么介绍waits的时候把阿波拉进来了:),大概因为我就只见过waits一次,他是那种第一次见面时就像是已经认识很久的朋友,直接就进入到“知交”的状态,然后又可以很久不见,还保持“知交”的状态,阿波之于waits,有时会念叨几句,很有“相见亦无事,不来总忆君”的古风。

3/读《既见君子》,读到《陶渊明》那一篇时,我才进入状态,我是那种没有慧根的人,老是后知后觉,觉得真好啊。waits的文体是一种很平易的文体,但这个文体却有很大的兼容性,他能自然地把引文,把生活,把艰深的东西和日常的东西都放进去,刚开始觉得,这个很现代又很平常的感受,放在这样精美的文辞之下,是不是显得轻了,然而读到陶渊明时,感到必须得这样,不单是为了轻盈,亲密,而是这种混融,是waits的文章近于诗的重要的地方。

这些长文章,读起来几如长信,因为有一种倾谈之感?既见君子,云胡不夷;既见君子,云胡不瘳;既见君子,云胡不喜。在那些小标题里,绵密却又断续的行文,似乎是靠一种“你必然懂得”串起来的,因此不需要太多的逻辑。从感受到辨析,又可以回到感受上来,像是一朵云渡过波心,它证与自证,是藏在阮嗣宗,曹子建,陶渊明之后的东西。

4/那天晚上在waits和阿波聊文学的时候,我和小倦在聊小孩的教育,我们还说起一本畅销书叫《好妈妈胜于好老师》,waits居然也读过这本书,然后他说这本书不是本好的教育的书,为什么呢?他说:“通篇并无‘忠义’二字。”我们都笑S了。但waits确实就是这样想的,阿波也点头称是,他们简直就是封建思想二人组:))。《既见君子》这本书啊,写得,深情的地方那样明亮,感慨的地方那样余哀,可是还是又那么地举案齐眉,端,敬,以君子之礼。

5/没书的同学可以先翻翻waits同学的日志,预习下:http://www.douban.com/people/munchhausens/notes
现场waits同学会来,有签名版出售~
苏七七
作者苏七七
346日记 6相册

全部回应 14 条

查看更多回应(14) 添加回应

苏七七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