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敬,今村昌平

本丢·彼拉多 2009-04-27 21:16:51
我是一个后知后觉的人,当我喜欢上一些人的时候,他们都已经离我而去。
当然,那些遥远的人们就不算了。
印象里我说过的,有这么几个人,黄家驹、张雨生、加藤正夫。

黄家驹,听BEYOND是在98年。班里转来一个插班生,坐在教室最后。我能记得的,就是他从本子上撕下纸块,团成纸球,用鼻子吹到我身上。再记得的,就是他给我推荐了BEYOND。虽说到了今天,我对BEYOND的感情与从前已经完全不一样了。但是,我还记得,家驹的死,在我开始喜欢上这支乐队之前没有几年。
小宝,我也喜欢喊张雨生做小宝,其实恐怕宝哥更对些。你会感觉得到,发自内心的东西,是掩饰不了的。正是一个真性情的小宝,才让我真正喜欢。当然,和BEYOND,我说的都不是那些耳熟能详的口水歌。
加藤正夫,围棋界我最喜欢的棋手。虽说我根本不曾怎么学过围棋。但是却有喜欢的棋手,可见这是多么肤浅或者奇怪的一件事。如果说他留给我的特点,比较帅吧,哈哈哈哈。玩笑归玩笑,喜欢一个人,其实真的没有太多理由。

今村昌平又是一个这样的人物。
我一向不喜欢那些单单让人寻求刺激,或者掏人腰包却怀来时间消耗的影片。本能抵制所谓大片,有人说去电影院的都是情侣,说白了,就是男生泡女生,或者反过来。
前些天,我已经和爸爸打过电话,说明了我的感情观,请他务必接受在我的人生中,存在不谈恋爱也不结婚的可能。
前几天,看了《楢山节考》,哭了。第二天跳着重看的时候,看到最后又哭了。印象里上一次因为电影哭是《妈妈再爱我一次》。当然,那时候年龄小,哭一哭也不算什么,对不对?而且,对于我当时究竟哭还是没哭我确实无法确定。这次我哭了。我一向厌恶被称为“进步”也可以被称为“加速人类死亡”的东西,更讨厌因为“文明”而延伸出的复杂的东西,我接受不来。
把人退到最本质最本质的地方,把一切可以用于遮羞的东西统统扯去。没有人再有任何机会可以虚伪。在这样的情况下,人性里的善与恶全部被激发出来。在这个刚刚懵懂的楢山,“文明”刚刚抬起头来,雨屋一家的死亡,于是你也可以看到民主是一件多么残忍的事情。“老而不死是为贼”,当这句话在他万分正确的年代,当死亡成为一种责任,或者说一定的选择,是否会有赴死的勇气呢?当所有人要你死亡的时候,你该如何做?我看到所有的影评,没有人将雨屋的死亡与阿玲婆和阿又的死亡放在一起比较。我想我是第一个。请看过这个片子的朋友可以思考下这个问题。另,以后我会写这个的影评的。
今天,看了《鳗鱼》。我在豆瓣上给了四颗星。是的,这部片子我打不了五星。虽然我很想加上我的私心,再加一颗星,但是我最终还是打了四颗星。片子看到一半的时候,我的心情也很不平静。我一度觉得自己和山下很想。只是电影是电影,最后用了足够温情的大团圆结局。而现实是现实,我将离幸福非常遥远。
我想我也如山下君一样,对自己的幸福不抱有任何希望,或者憧憬。每个人都有幸福的权利,只是我也愿意和山下一样,自己选择远离幸福。
片子看到最后我却不再抱有失望,但是,也不抱有希望。不是因为大团圆的结局,也不是因为山下不再是一条“鳗鱼”了。而是一种巨大的平静攫住了我的心,仅此而已。

记得有篇关于《楢山节考》的影评说,看完这样的影片,请让我们起立,向今村昌平鞠躬。《鳗鱼》为今村昌平赢得了第二座金棕榈,是否实至名归我没有能力去判定,也许要夹杂进随着年龄加大性格变得温和的成分。
无论如何,今村先生都将成为我最喜欢的导演之一。
我一向以为,在末日审判的时候,斯拉夫民族甚至全人类将会因为出现一个陀思妥耶夫斯基而减轻所应承受的惩罚。大和民族或者全人类也将因为出现一个今村昌平而减轻所应承受的惩罚。
(我不是一个民族主义者,也没有所谓的“反日情绪”,如果非要归类,我想我可以冒充下民粹主义者的角色。)
本丢·彼拉多
作者本丢·彼拉多
9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7 条

查看更多回应(7) 添加回应

本丢·彼拉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