预定与假设,兼谈方法论

SHAW的黏土磚 2013-12-17 15:24:23

(很久之前写的随感,一直憋着,就这么憋下去也挺好,昨儿晌评了别人的文章,这才想起来还有这档子事儿,也算吐槽了)

几年博士读下来,经常会碰到同僚与后生问询作学问写文章的要诀。其实我个人也是“半路出家”,未尝摸到些门路,有时候也是自我否定,大篇的文字一删再删,或者提起笔来,憋了半天,一棍子打不出个屁来。作人文学科研究的尤为悲催,书目繁多,投身其中有如石沉大海;更关键的是沉下去半晌了,连个波纹都没看见,还指望能冒几个五彩缤纷的泡出来。。。Funding难拿,文章难发,发了也没人看,八成会变为几个业内惺惺相惜同僚的手谈杂搞了。

前些日子与十字军和大道西吃饭,闲聊间也是如此这般的吐槽。事情过些时日也就忘却了。这段时间经常坐在上班回家的巴士上翻看杂书,翻出牛津刚出版的余英时撰写的《中国文化史通释》,自然是保持了边张大了嘴巴边流哈喇子看大牛写书的习惯,可当视线扫过余老的中国思想史的四次突破一文时,便看到其论述关于历史研究的一个前提:预设或假定(assumptions or presuppositions),便不觉得发愣了半天。我毕竟无法望余老之项背,无法站到那种高度去看问题;但这一对关键词仿佛能解释得通研究我们建筑史论眼下一个很重要的现象,就是往往博士生不知道该看些什么,研究什么,如何下手,该学习谁,该批评谁,谁有理,谁胡说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做科学实验的往往看paper看报告,研究有问题的话自有实验失败这一条铁律砸在头上,可我们搞建筑历史理论的学生感觉上貌似并没有由上而下的规则制约,谁也没说哪句话有理没理,在没有判断力的前提下,往往一篇博士论文就变成了流水账,说好听点叫资料搜集,实则没有任何批判的大杂烩。我并不是再否定资料收集的必要,相反,往往收集工作会占到时间的五成以上,真正写出来也不会耗费三成时间。但如果没有自己的判断,那文章的价值又从何谈起呢?余英时提到的这两个词就恰如其分地点醒了梦中人,想要判断,就必须先有假设。

想要找到一个假设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首要的一点就是要充分地搜集资料。往往有同学会抱怨诸如“该研究的都被研究完了”、“没什么好研究的了”这样的话,这本身就说明没看过什么书,或者,按照某位前辈当年批评我时所说的“书还没看够”。在充分搜集资料看书的过程之后往往会明白一点,就是其实很多人都是在说某一件事、某一个研究,只不过有可能是各说各的,或者相互争论,或者各有洞见。相互争论有可能是因为理解方式不同,引用的事例有限;而各有洞见,往往会出现在那些用不同学科的研究方式来阐释已有问题的研究上。

换句话说,就是所站的平台不一样,横看成岭侧成峰。

那我们的假定和预设从何而来呢?就从看这些学界“巨头”相互批判的热闹中来。想要批判就必须要有自己的立场,没有立场的话,做读书笔记的时候就会有种奇怪的感觉:怎么谁说的都有理呢?于是一通乱抄。。。

如果研究和提问是建立在预设和假定的基础之上的话,“掉书袋”之类的做法就变得十分可疑了;因为那相当于一个学者或业余爱好者将别人的假设当做自己的信仰并为之进行狗血的争辩,不但无助于假设的进一步界定和证明,也是在浪费自己的——更重要是别人的——宝贵时间。

(继续写或者不写,这是个问题)
SHAW的黏土磚
作者SHAW的黏土磚
40日记 30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SHAW的黏土磚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