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雄屏关于侯孝贤的一篇专栏

摄绘主义 2013-12-14 16:55:05
公众人物常常必须面对媒体与群众,有时容易口误闹笑话。但是如果肚里墨水不足,张冠李戴或答非所问,在媒体上一放大便成千古恨了。
  我在多年前曾看到美国电视谈话性节目访问影星李察·张伯伦。此君曾演过《乐圣柴考夫斯基》及电视影集《刺鸟》、《幕府将军》,当时声誉如日中天,尤其风度翩翩,仪表不凡,加上在伦敦读过书,带点英国上流口音,不知迷倒多少迷哥迷姐。
  主持人与张伯伦说古论今,谈得很好,顺便问他最想和什么导演合作?张伯伦为了表现他的艺术气质,说我最想和拍过《断了气》的法国大导演特列弗合作。主持人脸色大变,说他已经作古多年了,而且《断了气》的导演是戈达尔。谈话性节目是现场,这一段真是剪也剪不得就播出了。
  记者会是另一个别人救也救不了你的地方。《费城故事》在柏林影展上演时,我去参加了汤姆·汉克斯的记者会,有人问他,您除了美国电影外,看不看外国片?他说当然,我最喜欢看外国艺术电影,记者说,给我们举两个例子,说说近几年你最喜欢哪部外国片,他说呃呃呃,呃了半天却一部也说不出。后来急着问旁边人,帮帮忙给点提示?但是很抱歉,在全球数百个媒体前面,没有任何人提示他任何片名。这种时候说实话,下面的听
公众人物常常必须面对媒体与群众,有时容易口误闹笑话。但是如果肚里墨水不足,张冠李戴或答非所问,在媒体上一放大便成千古恨了。
  我在多年前曾看到美国电视谈话性节目访问影星李察·张伯伦。此君曾演过《乐圣柴考夫斯基》及电视影集《刺鸟》、《幕府将军》,当时声誉如日中天,尤其风度翩翩,仪表不凡,加上在伦敦读过书,带点英国上流口音,不知迷倒多少迷哥迷姐。
  主持人与张伯伦说古论今,谈得很好,顺便问他最想和什么导演合作?张伯伦为了表现他的艺术气质,说我最想和拍过《断了气》的法国大导演特列弗合作。主持人脸色大变,说他已经作古多年了,而且《断了气》的导演是戈达尔。谈话性节目是现场,这一段真是剪也剪不得就播出了。
  记者会是另一个别人救也救不了你的地方。《费城故事》在柏林影展上演时,我去参加了汤姆·汉克斯的记者会,有人问他,您除了美国电影外,看不看外国片?他说当然,我最喜欢看外国艺术电影,记者说,给我们举两个例子,说说近几年你最喜欢哪部外国片,他说呃呃呃,呃了半天却一部也说不出。后来急着问旁边人,帮帮忙给点提示?但是很抱歉,在全球数百个媒体前面,没有任何人提示他任何片名。这种时候说实话,下面的听众比他还窘,大家都难堪地低下了头,不敢看他。
  苏菲亚·罗兰在柏林影展领终生成就奖时,前簇后拥,端的是场面浩大。记者会上,大家又问她看不看外国片?当然!我最近才看过一部非常有趣的印度电影,叫《霸王别姬》,旁边的记者全忍着笑。
  话说侯孝贤大导演刚出道时,因为很少看外国片,很多时候也是与别人鸡同鸭讲,各说各话。一位知名的英语专家电影人请他去意大利参加影展,带他去看某位日本大师“小绿”的作品。侯孝贤说,世界上什么时候出了一位日本大师叫小绿?主持人说,这位大师已仙逝了,但是你的作品风格和他特别像,你一定得看看,侯孝贤到了现场一看,明明是小津安二郎,无奈我们电影专家别字连篇,把小津读成了小律。

不过不管小律还是小津,侯孝贤全未看过。
  又有一回在戛纳,侯孝贤和陈凯歌的《戏梦人生》和《霸王别姬》两组人员欢聚在中国餐馆,我们一位日本朋友拼命拉着我,要我带侯孝贤离开现场,去见另一位电影大师。我们满怀抱歉,离开了所有中国朋友,来到另一个酒吧,我们的新朋友是希腊大导演安哲罗普洛斯,侯孝贤照例又是不认得。
  安哲罗普洛斯很不爱说话。侯大导因为不认识对方是谁,也只好面带微笑坐在一旁。我也不便插嘴,也安安静静乐得少翻译。
  约莫五分钟后,安氏转过头来说:“我看过你的电影。”
  侯大导慌忙说,是是是。
  这样又过了五分钟,安氏讲了第二句话:“我觉得我们俩很像。”
  侯大导还是,是是是!
  安氏一定做梦也没想到侯先生不但没看过他的电影,连他是哪根重要的葱都不知道。
  几个月后,侯孝贤在台北看了《雾中风景》气得大骂,像个×!
  焦雄屏
展开查看全文
摄绘主义
作者摄绘主义
3日记 5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摄绘主义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