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雾中风景》的女性原罪问题

乐山小佛 2013-12-10 20:03:23


性别作为人类存在的基本差异模式,和种族、阶层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从人类存在初始就存在对性别的思考,东西方文化都是如此。
《雾中风景》和圣经的关系自然不必赘述,安哲在电影的prelude环节,就用了“要有光”的意象,之后更用光模拟出“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这一效果交代人物出场。出现片名之后,第一句台词即为在黑暗中姐姐给弟弟背诵《创世纪》的故事,“一开始只有黑漆漆的一片,后来光线才开始出现。那道光是从黑暗中某处产生,然后陆地开始从海里出现,接着产生了河流还有湖泊。然后山岳也开始出现了,接着是花朵和树木,动物们也被陆续制造出来,鸟儿开始鸣叫……”
《雾中风景》的第一主角是“姐姐”这个角色,这与基督教义中“女性是男人的附庸”这一观点貌似是相悖的。《创世纪》第二章写到: “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叫亚当”,神认为他独居不好就“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了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从此,女人就跟在了男人的后面,成为了他的辅助者。
其实,安哲正是通过这一设定,来表述“女性是人类苦难、知识、罪孽的根源的”这一看法


性别作为人类存在的基本差异模式,和种族、阶层是密切联系在一起的。从人类存在初始就存在对性别的思考,东西方文化都是如此。
《雾中风景》和圣经的关系自然不必赘述,安哲在电影的prelude环节,就用了“要有光”的意象,之后更用光模拟出“神的灵运行在水面上”这一效果交代人物出场。出现片名之后,第一句台词即为在黑暗中姐姐给弟弟背诵《创世纪》的故事,“一开始只有黑漆漆的一片,后来光线才开始出现。那道光是从黑暗中某处产生,然后陆地开始从海里出现,接着产生了河流还有湖泊。然后山岳也开始出现了,接着是花朵和树木,动物们也被陆续制造出来,鸟儿开始鸣叫……”
《雾中风景》的第一主角是“姐姐”这个角色,这与基督教义中“女性是男人的附庸”这一观点貌似是相悖的。《创世纪》第二章写到: “耶和华神用地上的尘土造人,将生气吹在他鼻孔里,他就成了有灵的活人,叫亚当”,神认为他独居不好就“使他沉睡,他就睡了。于是取下他的一条肋骨,又把肉合起来。耶和华神就用那人身上所取的肋骨,造了一个女人,领她到那人跟前”。从此,女人就跟在了男人的后面,成为了他的辅助者。
其实,安哲正是通过这一设定,来表述“女性是人类苦难、知识、罪孽的根源的”这一看法。圣经中认为,是夏娃把亚当引向了罪孽,同时更由于夏娃所造成的“原罪”使得身体与灵魂彼此成为了敌人。他们视女性为肉体与恶魔的化身并且厌恶她们的存在。为此,他们绝不能将“神的儿子”降生在与凡人一样的血污中,这也就是其后圣母玛丽亚以处女之身产子的整个故事的成因与背景。
我们发现,两个主人公完成“英雄之旅”的阻碍,全部是由男性角色扮演的。
第一次受阻:因没钱买票被带下车。检票员:男性。
第二次受阻:从舅舅口中得知真相,根本就没有德国父亲,他们只是私生子。并被带到警察局,将被送回家。警察、舅舅,都是男性。
第三次受阻:身后是庆祝婚礼欢快的歌曲和开心舞蹈的人们,面前缺躺着一匹奄奄一息的马。第一次感受到死亡,感受到现实的残酷对照。拖拉机驾驶员,男性。
另,其中姐弟第一次邂逅陌生人:奥列斯特斯——热情、友善、温存、年轻、俊朗,姐姐从不信任他到信任,再到渴望从他身上获取温暖和依靠,最后却伤心离去。奥列斯特斯,男性。
  第四次受阻(第二次邂逅陌生人):姐姐被卡车司机强暴,失去童贞。 卡车司机:男性。
第五次受阻:警察的追捕,在奥列斯特斯的帮助下顺利脱险,并与其产生懵懂的感情。同样是男性。
然而,在姐弟二人的“英雄之旅”中,占有话语权并做出选择的,全部都是姐姐,这种“打破主人公生活中各种力量平衡”的激励性事件,同样是由女性角色完成的。
拿第二次受阻举例,如图所示,正是姐姐先去“探风”,之后拉起弟弟“逃出警察局”。得以摆脱现实束缚,在警察局顺利脱逃,牵着手勇敢的向信念奔去。

当然,在这个事件中,出现了一个更加匪夷所思的女性形象,即图右边的那个疯婆子。大家看这个人的形象是不是有点眼熟?对的,这不正是伯格曼《第七封印》的那个死神么?
从服饰、帽子、语言、神态,活脱脱的女版死神,安哲还怕不够像,专门让她挨着墙坐着,墙壁之间的印记,活脱脱的就是死神手里的那把镰刀啊。这种“母神”的设定,也为之后的大雪和人物定格做了解释,为之后这魔幻现实主义的情节做了诠释。正是“大地之母”的这个疯婆子,“变”出了这场大雪,让姐弟俩得以摆脱现实束缚,在警察局顺利脱逃。
《雾中风景》是不是描述的一场梦,不在本文的探讨范围。当然,我认为,解读电影都用“梦”来诠释,是挺耍赖的,电影本来就是梦啊,什么都按这个解读完全没有任何意义嘛。
于是,姐弟俩“英雄之旅”,或者又可以称之为“苦难之旅”的阻碍,全部都是男性角色。而推动旅程继续的,全都是女性角色,甚至不惜加入这种超现实主义的魔幻情节也要完成。这又契合了基督教义中的“女祸”论。在《圣经》中有不少关于英雄与智者因红颜祸水而导致杀生之祸与灭国之灾的故事。如《士师记》中就记载了力士参孙因为经不起第二个妻子大利拉的纠缠与诱惑而说出了自己为何力大无比的秘密,其后遭非利士人所擒,最终为复仇而与敌人同归于尽的英勇事迹。在世人的眼中,参孙因其非凡的力气和英雄业绩名存千古,然而,大利拉却被人们描述成了杀害英雄的祸胎。此外,在《圣经》中还记载了大卫的爱子,智者所罗门王也因为受了外邦宠妃的诱惑,离弃了上帝。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很多。当然,这种“亚当和夏娃”的角色在安哲的电影中被化作了姐弟二人。
展开查看全文
乐山小佛
作者乐山小佛
28日记 7相册

全部回应 4 条

添加回应

乐山小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