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enjy:一周年祭

windbelle 2013-12-06 21:04:48
去年今日,痛失我良师益友@enjolras,一年过去了,不知你在街垒的那一边可还安好?

想起去年这个时候,我还在围脖上圈你,却不知你已不辞而别。

后来的那一段时间,几乎隔一天就要在shower的时候哭一场。

不只是因为一个朋友的离世难过,也不仅是因为一个对我影响很大的知交好友的离世而难过,也是因为第一次觉得,这么好的人,却要忍受命运的不公,就这样匆匆离开这个世界,人生才度过不到一半,有多少东西她无缘经历,无缘体会。她到底得到了什么?

这个世界各人都有自己的苦闷,大多数人都只能体会自己的苦,看不到别人的苦。有人爱向别人倾诉,有人却深深埋在自己心中。

我记得enjy曾在博客日志里偶然感叹过:那样幸福的家庭生活,自己是没有机会拥有了。当初我读到过这一句,却没有多想,现在想来我真是粗神经一个。

像我这样身体健康却不够珍惜自己所拥有的东西,又没什么追求的人,活着又是为了什么?


我知道这只是我一时的抽风和无病呻吟。

我曾希望我能悟出点什么,从此洗心革面,变成一个更好的人。就像我们共同的偶像Anthony那样,经历过人生剧变之后能够改变自己的心性气质,变得更加珍爱生活,更加强大,这样。可惜,一年过去了,我好像还是跟一年前一样,没什么差别。

这只是一厢情愿的幻想,其实最终个人只为自己负责,若无自己内心的力量,就不要指望依赖别人的影响来拯救自己。

~~~~~~~~~~~

尽管如此,我还是想对enjy说:是你用亲身实例告诉我,人生就是不公平的,好人未必有好报,可是我还是会努力去做一个好人,努力战胜自己心中的阴暗面,去做一个宽容、明理、富有同情心的人,一个对他人有益的人。……就像你一样。

就像我们共同热爱的《悲惨世界》,好人几乎都没有活到最后,这样一个大团灭的故事,却能让人看到博大的关怀和不灭的希望。


Enjolras一直是我们共同的偶像。enjy曾经评价说:小说里的安灼拉,除了不笑之外,简直是有情有义的典范。

不过我没想清楚“不笑”和“有情有义的典范”有什么相悖的地方,大约enjy是觉得完美的典范还是要多一些温情和幽默感才好。

enjy也很欣赏自由自在活着的女性形象,比如卡门,在她看来是追求自由的女性形象的极致。

这一生如果做不到别的,至少也要努力活得有情有义。

哪怕天生身体受到各种比旁人更多的束缚,也要保持思想的自由。

~~~~~~~~~~~~~~~

其实一直以来我私下觉得enjy也有点旧时知识分子的特点,能忍能坚持,默默坚守自己的信念,向往自由,却也不能真的突破束缚,做出什么开拓性的大事来。但这些,估计很大一部分也因为她天生的限制,而如今的社会,一己之力何其渺小,很难改变什么东西。不知道enjy对此是否心存过遗憾。

不过,我知道她更偏爱和相信的是平凡小人物也能影响、改变世界的理念,更关心平凡人的喜怒哀乐。哪怕力量多么微小,哪怕理想多么渺茫,也不放弃希望。

就像她所喜爱的剧Man of La Mancha和Camelot中的名言

To dream the impossible dream.

And...

Some of the drops sparkle.


她似乎总能在别人觉得绝望的地方看到希望。比如Les Mis中的turning。

这首歌的歌词唱的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什么都不会改变……兜兜转转,只会回到同样的起点。

字面上是痛楚和绝望,可enjy却在女人们的悼念里看到了希望。

『尽管他们的生命并没有换来新世界,但这个世界真的没有改变吗?不,至少,他们已经改变了女人们的记忆,而女人们的记忆,是有生命力的。』(http://lesmiz.net/?p=613

这个世界在兜兜转转中,却依然在艰难缓慢地前进着的。

人生也是如此吧。

如果人生也是一场战争,那对于enjy来说,人生更是一场自出生起就注定赢不了的战争。

可是人却不能因此而绝望。

enjy所为之感动的,是街垒里的理想主义者们那种即便知道结局,依然义无反顾的心。

那些理想主义者们能坦然面对明天的死亡,是出于某种义无反顾。可是,要怎样保持内心的力量,才能淡定面对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到来的命运,这个问题,你能告诉我吗?

~~~~~~~~~~~~~

其实enjy并不是没有消极的思想。她也会悲观,她也常跟我一起抱怨拖延症,会感叹自己犹豫不决的性格。

她也曾说“其实我们的业余生活,就是在给无聊的人生提供一点麻醉……”

虽然这么说着,她依然在用实际行动实现着人生的意义。每天忙忙碌碌,辛苦工作,依然不放弃自己喜欢的兼职。

她是否考虑过,如果不这么拼,是否在对抗命运的战争中多一些胜算?也许她根本无暇考虑这个问题。也许因为人生太短暂,时间对她来说更加宝贵,没有时间瞻前顾后考虑这么多,更没有时间自怜。

活在当下,许多人把这当作人生理念,可在我看来像enjy这样,没有刻意追求却自然而然地用行动在实现了吧。

我有一点庆幸。虽然我不能体会、分担她所忍受的磨难,至少我曾与她分享过许多的乐趣。

就像她说的,业余生活,亦是人生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依然偏执地觉得,喜爱《悲惨世界》,喜爱Man of La Mancha,Camelot,The Secret Garden等剧,喜爱Anthony,给予过她精神上很多的慰藉,对她来说这些不仅仅是喜欢,不仅仅是生活的消遣和娱乐,也是是支持着生活的力量之一。

从她写Anthony相关的字句中可以看出,他的经历,他的歌声,他的坚忍,他的风度,他病愈之后对生活的珍爱,在某种程度上让enjy产生过共鸣,给予过她心灵的慰藉。

虽然,这些其实都与Anthony本身并没有关系。

虽然,Anthony其实比她幸运得多。

但因为我的这种一厢情愿的想法,我对Anthony怀有一种感激,也庆幸我曾分享过这种喜爱。

也许,只是因为这么想能让我好过一些而已。

她曾经写Anthony演唱的Gethsemane这首歌,对于歌词中质问的"why me",她写道:现实生活中他有没有问过这个问题呢?

其实我也曾想问:现实生活中你有没有问过这个问题呢?

可当我读到她给《盲区》写的序言时,我觉得,她至少自己给了自己一个回答。

『疾病,对于我们来说,也是生活的一部分,虽然我们未必愿意选择,就像有些人生为女人,有些人生为男人,有些人生为中国人,有些人生为犹太人,有些人出身富有,有些人出身贫困,有些人习惯吃米饭,有些人习惯啃面包——这些都是我们生命的一部分,同样都是生命的财富,不过有些对我们影响大些,有些影响不那么大。这些因素都不能单独给人下定义,“疾病”同样不能,我们是
谁,最终只有我们自己能够决定。』

~~~~~~~~~~~~~~~~~~~

enjy的博客上,经常可以看见她写悼念文,悼念各式各样的人物。兴许是她对生死想得更多,看得更加透彻吧。如今,却只剩下这些文供人悼念。

到今天,是整整一年。但是再过三年,五年,十年,甚至几十年,我是否还能记起她?

十年多以前,她曾经在《寒冷的冬夜,一个旅人》这篇《冬之旅》的译文中写道:

『来到这里,我是陌生人。
 离开这里,我还是陌生人。』

她也喜欢过这样一句话:『在生命之火前,我烘暖双手;当篝火熄灭时,我转身而去。』

陌路相逢,即是缘分,哪怕不能一同走到最后,彼此留下过温暖,也不枉相识一回。

《冬之旅》全篇都是令人的绝望的悲哀,但她却依然在绝望中看到了希望:

http://www.douban.com/note/319792603/

———————————————————————————————————————————
冬夜的旅人,何止他一个?有多少人会觉得,由始至终,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都是一个陌生的过客?有多少人会毅然决然的推开那扇门,把光明和温暖留给在梦中熟睡的爱人,为了寻找自己的路向,远离熙来攘往的大路,孤独一人走那漫漫的长途?
  
有时,心灵是如此疲惫和绝望,渴望永久的休息,但既然闯入了这个冬夜,就注定要在人生中苦苦挣扎。他们不期望在尘世间遇到上帝,却会时时忆起五月的鲜花与芳草,忆起古井边沙沙作响的菩提树,会在冬夜的春梦中,拥抱他们的爱人。
  
在我们眼中,他们的生活是何等不幸,他们命运是何等凄苦,我们自以为幸福而快乐,却要从他们的歌声中寻求慰藉。而我们又是否真的明白他们的歌声?单纯甜美的旋律,蕴藏的是冬夜的幻梦还是真实的希望?低沉哀伤的曲调,隐含的是厌倦尘世的孤独绝望还是背负命运的坚忍不拔?
  
也许他们更希望,有一天,会碰上一个同样孤独的老艺人,在旁人的冷落中,奏着自己的琴。然后,他们走上前,问:
  
“我可不可以,和你一起上路?”
——————————————————————————————————————————

人生中有很多的路都只能自己一个人走,有很多的斗争只能一个人面对,但是在漫漫长路上,谁不希望能有一个琴师和自己一起上路,哪怕只是一把琴,陪你唱着自己的歌。

当年enjy曾经给过我《冬之旅》的这篇译文,可惜我那时完全没有体会这种沉痛中的坚忍和绝望中的希望。

一生能得几知己。只可惜,再也没有机会跟她说,我愿意当你的琴师,陪你一起上路了。

~~~~~~~~~~~~~~

写了这么多胡言乱语,有很多的东西可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念想,可是在今天这个日子,我还是忍不住都写了下来。我这么懒的人,其实是很懒得思考这类高端大气的人生哲理的,这些,是我对enjy的怀念,也是对自己纠结许久思绪的一个交代吧。



enjy,愿街垒的那一边有属于你的自由花园。
windbelle
作者windbelle
47日记 13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windbelle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