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谈论荡妇时,我们在谈论什么

培疯 2013-12-03 10:19:57
当我打下这个标题的时候,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么忐忑。但恰恰是给我带来这种忐忑的这个人,促使我来写这样一篇文章。

你知道,一群男人的聚会,有时候难免带有略显轻浮的话题。那天我们也不知是在聊些什么,谈话中就出现了“荡妇”这个字眼。如果不是一位有洁癖的邓姓老兄的突然变脸,大概这个词也不过是像一朵小浪花很自然地消失在谈话之河里。但是——

“’荡妇’是男权主义思维方式的词汇,我非常反感这个字眼!我很讨厌别人在我面前说出这两个字!”

这位老兄突然显得有些激动的大声抗议。你要是看到他平时是一个多么温和好脾气的人,就不能不觉得诧异了。我们一愕之后,也就取笑他要做“邓宝玉”,把女人视作是水做的。其实在这个女生们纷纷以“女汉子”自居的年头,大概她们自己都更认可自己是水泥做的吧。

作为一个自由主义者,我完全主张人人有处置自己身体的自由。我虽然不格外地觉得女人比男人高贵,(实际上,我觉得“高贵”这种词汇大约世间并无对应之物),但对女同胞向来抱着尊敬和佩服的态度。再则,身为一介惨绿青年,无缘风月场中人,本来是怎样也不会想到来写一篇谈论这个话题的文章的。可是这位老兄这么激动,让我忐忑之余,反倒激发起打破锅底问到底的求知心来。

然而,号称“百科全书”的维基百科上竟没有“荡妇”这样一个词条。难道维基百科也认为这个词有辱女性?如果是这样,我倒是很想对维基百科还有“邓宝玉”老兄说,实在是多虑了。我们仔细一想,就会发现男性其实极少使用这个词汇的,频繁地使用着这个词语,恰恰是女性!即便同是在说这个词,男人往往只是对一个自己无法得到的女人的阿Q式的称呼,而女人称另外一个女人为荡妇时,真正流露出了一种巨大的恶毒和嫉恨。对于男人,这个词是自嘲是给自己找台阶下,对于女人,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可以用以攻击的武器。如果要把这个词取消掉,男人们恐怕并不介意,女人们很可能不愿意,因为她们当然认为自己永远不可能是,但没有这个词可拿什么来定性她们那些很那个的同胞敌人啊。

可是一个女人要怎样自由放任地处置自己的身体,才会被目为一个荡妇呢?最近一期的《锵锵三人行》谈到类似问题,许子东讲西方的道德标准,是“一段时间内只跟一个人交往,以保持感情独占性的尊严”。但这个标准有时候也并无说服力。毛姆在小说《寻欢作乐》里,就给我们展示了一个放任自己却又真诚可爱的女人。男主人公大文豪德里菲尔德的妻子罗西,与小说中的“我”做了情人,同时也是同个圈子里的多位男士的情人,她在女儿夭折的当晚与一位爱慕她的话剧演员共度良宵,最后丢下丈夫与一位她婚前就与之同居的有妇之夫私奔。可是,对女人一向嘲讽有加的毛姆,对罗西可完全是抱着赞赏与怀念之情。罗西的原型,是毛姆曾经心爱并念念难忘的姑娘Sue。据说毛姆更爱男人,但他将《寻欢作乐》视为自己最喜欢的作品,也正因为“那个脸上挂着明媚可爱的微笑的女人为我再次生活在这本书的字里行间。”

即便在书中,带着毛姆自己影子的主人公对罗西有过被羞辱和欺骗的愤怒,但罗西完全不是荡妇的形象,相反是可人儿。因为“她是一个很淳朴的女人。她的天性是健康和坦率的。她愿意让别人感到快乐。”对此,我几乎挑不出任何不同的意见,张爱玲说过,“好人”是很多的,少的是“真人”,罗西恰是一位“真人”,对于这样一个真诚坦率不做作又恰好生得美丽的女人,我想没有哪个男人不会觉得这是一个迷人的好女人,怎能将一个贬义的词汇加在她头上呢?——唔,只要她不是自己的妻子。

而“一段时间内只跟一个人交往”,也很可能是糟糕的情况。我想到了日本电影《被嫌弃的松子的一生》。因为松子总是在感慨“就在那一瞬间,我的人生结束了”之后,又情绪饱满地投入一段新生活,被很多人奉为励志女神。其实我们要用常识看剧情,是很不可思议的。作为一个“身材很不错”的女人,却接二连三选择这么不堪的男人开始自己的生活接受远超出正常生活的痛苦呢?神经质终于自杀的作家,出于嫉妒和报复目的占有她的前男友的事业敌人,黑社会小喽啰⋯⋯单看她在作家男友自杀后,立马委身于其宿敌,似乎有点那个了……

当然,即便如此,我们并不能说松子是荡妇。这其实只是一个“在家庭中被忽视的缺爱的女人会导致怎样可怕的人生”的故事。她在与体弱多病的妹妹的父爱争夺中落败,他的弟弟也因为她的堕落嫌弃她。本来,她至少在身体上是一桩尤物,但她在家庭中的缺爱让她丧失了对自身优点的自信,变得来者不拒。这样的松子,值得同情的部分更多,尤其是饰演者是中谷美纪这样的美人,简直惹人怜爱。——唔,只要她不是自己的亲友。

一定要说世间实有荡妇,我看其实与身体处置方式并无关系。在《我爱问连岳》中,记录着这样一封来信,一个已婚女性洋洋得意地讲诉自己如何周旋于几位对她有所觊觎的男人之间,她收受这些男人的殷勤和礼物,回家跟老公分享,她甚至介绍他们与老公认识。仁厚的连岳先生在复信中指出,她的所为与娼妓无异。这对明码标价、付出货真价实服务的性工作同胞们似乎不太公平。这个例子倒是可能给出了“荡妇”的一点特征:时时凭着自己的姿色,或者仅仅是作为女性,对谁都诱惑,又细细计算着会换得怎样的好处。——唔,奇怪的是,好像在生活里倒是有不少人并不排斥她们是自己的爱人或者亲友的。

其实在度过了最初单纯愚蠢的年少时代,我早已经懂得,任何带着道德标签的词汇都是一个陷阱。恶魔潜伏在每个人的心里,而神性也会在某些瞬间在凡人甚至坏人的身上显现。这个意思一点都不新鲜。所以,在西方神话中,早有摩根勒菲这样的形象,她同时是纯洁的妙龄少女,又是邪恶的荡妇。

我本人可是对女性了解得越多,就越觉得这是远较男人优越的物种。真的,你别以为男人在进化程度上跟女人是同步的。女性天然善于交际,更符合人类作为“群居动物”的生存方式,你没看女人连上厕所都是要拉帮结伙一块前往的吗?女人善于应变,梁实秋说如果谎言能抽版税,女人要发一笔财。在地震等灾难的极端条件下,女人活下来的几率也超过男人。渡边淳一就做过一个实验,验证了女人比男人更加坚韧更能存活。他在还做医生的时候在手术中偷偷减少麻药的剂量,女人全都忍住浑似不查,而男人就要忍不出大声喊痛了。这位情爱大师还细致严谨地描述了女人在性爱中获得的快乐是怎样的数倍于男人!如果嫌男作家终究隔了一层,那么细读过张爱玲的人,对这个观点也一定不陌生了。

我曾经转租一个房间给一个女生。啊,一想到我起初当她是一个简单不知世事复杂的小女生,我就会自己的愚蠢可笑自以为是感到脸红,例如她给我交了几千块押金后当我要给她收据和合同时,她说“你帮我保管吧”,我暗暗想真是简单的孩子啊,幸好碰到我这样的好人啊。后来有天我们不知怎样闲聊到男女社会分工问题,她的话深深地震动了我——

“女人可是比男人更高级的物种,你知道吗,虽说男人也在生养孩子,可是跟女人比完全不叫那么回事,女人可是真的‘用自己的身体在生养’。因为女人要生孩子,造物只能给她安排成更高级的形式。你知道人类原来是母系社会,后来才变成男权社会的,就因为男人是精神动物,需要满足他们的虚荣心,通过表面上’男权社会’把又累又苦的事情都让渡出来让男人承担了,可是男人得了权赚了钱最后还是为了女人。男人得到的不过都是虚荣,而女人才是得到实实在在的好处!”

我惊讶不已,并且佩服得五体投地。还有什么好说的呢,永恒的女性,对于你们,除了绝望的羡慕和无止境的称颂,我们还能做些什么呢?
培疯
作者培疯
19日记 16相册

全部回应 84 条

查看更多回应(84) 添加回应

培疯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