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从军兄论徐皓峰先生

读书人 2013-11-27 21:11:05
日前将对徐先生的疑惑商与从军兄,竟得兄专文论述,甚喜。
查找豆瓣,知徐先生近期又有新作,刀背藏身,尚未展阅,不知内容。虽然著作未及等身,却也不少。记有小说五部,口述历史两册,影评集一本,另外,«高术莫用»偶然在书店碰到,以为是他人附会之作,不曾购之,最近才知道是徐先生弟弟采写,经他润色的作品,也该算在内的。
徐的小说,只看过《大日坛城》,初读惊艳,过半后,故事进入独特的,该是徐先生自己的世界,我未能得门而入,终弃。从军兄评价,他的小说出离,以《大日》来看,我赞同。
徐的口述历史,很是精彩,《逝去》,自不用说,众口交赞,《大成若缺》,实不在其之下,甚至,作为口述历史,更好。
李老和《大成若缺》中的王师父,相与对照,毕现出普通武人乃至时代的进退变迁。
很多读者评价,《大成若缺》较之《逝去的武林》,由于选取人物的修为差距,层次下降不少。其实,口述历史是在记录个人史,通过他的言行遭遇,折射出同代社会的一些方面,这个折射体现的东西,更加重要,且不该有优劣之分。
《逝去》中的李老,晚景寂寞洒落,追忆往昔时,有一丝如隐若现的怅惘,徐皓峰为斯书命名《逝去的武林》,这份怅惘,是品味自李老的口述,还是徐自己的感想呢?李老刻意的避世,逝去的难以追回,即如此,不如放手,常人做不到的,就在放手。
《大成》里的王师父,世俗中人,有一份热闹,就显出是时的落魄,很打动人,于拳于武人圈子的出离放逐,最后回归,这样的习武者,我身旁就有很多,愈加亲切。
徐浩峰的声音在《逝去》里参与过多,可能因为李老是他至亲,熟络相知,对徐的影响大,会不禁的替李老发言。到《大成》时,较为收敛。
有人将《逝去的武林》做武术秘籍观,称由其中窥得窍要,恍然有悟,得门而入,也由此引申出徐先生会不会武,有否传承,至何境界的疑问。《逝去》中出现很多“口点”,点是点石成金,让你有质的提升,弃地一跃,天地一新。武谚有"宁教十手,不传一口”,可见“口”的紧要,武人粗砺,在过去少有文化者,将武学落入笔端的,少之又少,多以口传心授为途径,即或成书,无外乎“谱”“经”。“谱”有“门谱”“拳谱”之分,门谱好比族谱,是把各枝各家入室弟子名号生辰,记录成树状结构,昭示拳法的繁衍,也是同门相认的依据,拳谱,是把拳术动作拿来记下,除了名称,还会有简练的动态描述,门谱保存在这一派有名望的人手里,类似小说里的掌门人,但现实武术圈子里,向无掌门的说法,有,也是冒称,绝无公认,背地里同门会说他狂悖。拳谱,大多数入室的弟子都能得到,不是一本谱子一下给了你,是一页页,一点点,教了你一手,练下来,内外差不离,师父会把这手的谱抄给你,绝不多给,一手一手学下去,也就一页一页攒起,学到多少,拳谱就拿到多少,“经”可以说是老辈人练拳的经验,有拳理,有法则,有认知感受,对于这些记录下来的经验,后人看了,有说字字珠玑,有莫明其妙,也有不以为然,人多以为区别在于个人境界未到,故有无法体味之处。拳虽一脉,但是个人选择的方向却有不同,老辈人只是留下自身的体会,他的路径方向,如果与你不同,自然会令你莫明其妙乃至不以为然,同一门拳,不同的人练习,会有不同的效应,这也是无论太极、形意、八卦还是其他拳种,各自会分出如许派别。
“谱”与“经”对于习武的过程,无多大效用,把它们神话成人人争夺炙手的秘籍的,是武侠小说,经谱的作用,更多是帮助你认证,“口”就不同,它是说明解惑,是渡河的船。口要在练功过程中,不断提点,师父要能了解你的进境程度,到没到,到了,一点,豁然开朗,没到,点了,该有的没能出来,反会影响以后。
《逝》里有李老讲桩功的,站到一定时候,得动一动,不能傻站,这就是“口”。桩站下去,会逐渐到一个生理极限,全身发抖,大腿燃烧,只想罢站,这时候告他,动动,如蒙大赦,动了,极限突破不了,前功尽弃,这动是要在突破极限,周身舒畅,心神凝练,屹立如松后,别傻站了,动一动吧。徐在书里记录了这一段,必是经历过,如不随李老学练,仅是聊天,应该不会涉及到这上面,不是李老不肯讲,是想不到要讲,讲了,就必然是徐练到了,徐先生该是接下了李老的部分传承。
把徐浩峰的作品定位于武侠小说,不准确,他的文字除了武术,还涉及棋道、书画、戏剧、宗教、释儒道等等,与武侠不同,在于这些并非局限于为武术铺垫烘托,而是共同作为载体,旨在构述一种文化,一份世俗,一个社会。而这文化世俗社会的共同点,在于是已逝的过往。
徐一直做的,就是记录即而重建那个逝去的年代,和生活在那个年代的人的“活”法。
是重建,抑或凭吊?我也说不清。
不过,如同大浪淘蚀后的巨大复杂沙雕,通过部分目睹原貌者的口述,能够重新雕砌出原状吗?
我怀疑。
读书人
作者读书人
30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2 条

添加回应

读书人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