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爱这国家了,但希望这国家能变好。

>>>>>>>> 2013-11-18 22:54:26

新闻说东北下了今年第一场雪,想必更加天寒地冻。我想起了曾采访过的东北下岗工人张先生。总共见过他四次,最后一次见面,他忍不住说穷到冬天买煤烧暖气的钱都没有。我思忖半天才摸出钱包,象征性的硬塞了点钱,估计只够买几捧煤。后来我继续我无厘头寻欢作乐的生活,欢乐时不想起他,落寞时不想起,迷惘时不想起他。今天东北在飘雪,才一阵阵想起这个可怜人,不知他是否烧上了暖气。我太懒惰,辜负过他的期待。 第一次见面是在陶然亭的信访局,他混在一大堆访民中间,言极少。第二次要了电话欲去找他,电话不通,只得再次闯入信访局,被保安当场抓捕,与同行的一90后装学生社会调查混过,有惊无险。接着电话打通去到他们临时借宿的黑旅馆,弯弯曲曲的小径,昏暗的旅馆大堂,我挑了他做采访对象。第三次是在家附近的万柳公园。引他们出火器营地铁,百般警惕,深惧被跟踪,他们三人与我保持至少五十米距离,才行至公园一僻静处继续谈话。期间谢绝我请吃饭的请求,对我百般感谢。第四次见面,是今年那个炎热的已经有秋老虎意味的夏末。约在西直门地铁,他却不肯出地铁,原来是不舍再浪费2元钱车费。好不容易劝说他们出了地铁,他又挑了个最廉价的成都小吃就餐,不肯点菜亦不肯多吃。之前给我打过电话,声称被公安跨省追捕,已有同伴被遣送回乡,期间还展开了生死搏斗,成功逃脱,这才有机会与我再见到一面。退休金社保医保依然无望,文化程度低,又因年老体弱,彻底丧失了劳动力。时代飞速发展,他们是弃子。只得走上访这条绝境之路,结果显而易见,求告无门,徒费钱财和心力。 在遥远的上世纪80年代,张先生有过一段回味无穷的生活。他是著名军工企业正式职工,初中尚未毕业,虽然累点,工资比大学生还高。他知足了,乐观向上,心底的一切期待都被美好的幻象暂时遮蔽住,在那辽远的中俄边境县城,他察觉不到任何时代裂变的迹象,继续安享平静生活,如果没有改制打击来摧毁这道防线,如果没有公权肆意鲸吞私人财产及权利,他不会释放出不甘服输的那部分带着抗争的天性,我永远休想看到他历经艰辛闯进首都四处求告无门的场景。 我做不了多少大事,小事也只能做这一点点。有多少人在这寒冬烧了一堆堆火,温暖了几个人,我希望自己在一边轻轻吹上一口气,能让这火势稍微再大一点,或者更温暖,或者有燎原之势。所谓公平正义的梦想,不在万劫不复的毛时代,而在众人努力过的未来。 在这寒冬,一起许下良好祝愿。不爱这国家了,但希望这国家能变好。

>>>>>>>>
作者>>>>>>>>
23日记 28相册

全部回应 1 条

添加回应

>>>>>>>>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