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庸札记之射雕英雄传

琴姬 2013-10-27 18:54:54

《射雕》是金庸的成名之作,翁美玲版电视剧播出后,几乎家家户户都讨论着蓉儿靖哥哥,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可谓风靡也。
《射雕》并不是我最喜欢的本子,我偏爱的大约还是《天龙》。这是第二次看《射雕》,因为很多原因吧,不由感叹成名作不愧是成名作,也由衷为郭黄二人的爱情所倾倒折服。
曾经有人评论,在武侠的世界,女子永远是附属品,乃至于爱情。侠之大者,忠孝节义,为国为民,因此即使是黄蓉、赵敏、霍青桐、任盈盈这样举世无双傲然独立的奇女子,最后也还是被爱情降服,成为大武侠世界一个不可磨灭的点缀。虽然不可磨灭,毕竟是点缀。
黄蓉和郭靖之间当然不止是单纯的爱情,永远国仇家恨的一大团毛线缠绕在一起,但是他们最后都挺过去了,最终幸福地结合。不少人说黄蓉太幸福,幸福得不切实际,一度我也很赞同,可是仔细想一想,这个爱穿黄衣的小姑娘其实无时无刻不在为自己的幸福而努力,她得到的都是应有的。
黄蓉像林妹妹一样从小没有母亲教她三从四德,于是跟着她那个邪门的父亲长成了个刁钻古怪的小妖女。她灵动美丽,聪慧绝伦,却不过是个畸形家庭成长起来的怪丫头而已。她妈妈死了,她爹不让她入土,整日整夜躲在墓穴里对着她说奇怪的话,黄蓉从小就那样听着,从小面对着桃花岛上所有的怪人怪事,难道不会觉得,这世上最美丽的东西,最是枯槁怪异,也最容易折损?她亲自感叹过,她母亲是不是因为太过灵秀所以只活到20岁就死了,一灯大师对她说几句慈祥的话,她就忍不住泪流满面,她的父亲爱她,却太晦涩,她像所有小女孩一样,渴望一份坚实的依靠和温暖。
她在最落魄的时候遇到了郭靖。她没想过这个傻乎乎的少年,会不顾一切地对她一个乞丐好,他们萍水相逢,他却不离不弃,所有人活着都在为自己打算,只有郭靖,心如明镜台,说报仇就想着报仇,说对她好就一心一意对她好。
他们的爱情发生得自然却也怪异,按照黄蓉的条件,似乎与杨康、欧阳克那样的才是良配,然而她从一开始在郭靖身上寻到了她最渴望的,她爱郭靖,是爱他的全部。
可是他们之间有重重的阻碍。最初是门户之见,然后是郭靖与华筝的婚约,再往后,一件又一件的误会和错过,可是他们那么坚定,他们在塞外万丈的雪峰上重逢,那一刻,万物已经虚化,流年可以洗碎。其实这本书在那时已经可以结束了。
黄蓉并不是个开朗乐观的姑娘,江南六怪骂她小妖女的时候,她维护自尊立刻反唇相讥,拉着郭靖骑上小红马在他们长辈的世界里消失。他们一起跨越黄河长江,度过一段自由无边的生活,还遇到了洪七公,为她的靖哥哥把人生从那里开始转折。开心之余,她会突然叹息,觉得他们的将来那么渺茫,郭靖心中的感情很混沌,从来不懂得表达,可她还是对他欢笑,说咱们且顾当下。
华筝找到郭靖,拖雷激将郭靖,郭靖不忍心背弃信义,要跟华筝成亲。黄蓉只是幽幽看他,跟他在所有人面前互整重诺,她说,靖哥哥娶别人,她也要嫁别人,他爹说他老了没几年活了不能总做她的靠山,她凄然哽咽,说郭靖那样待她,她也不能活得长久。她本是一个心思细腻的女子,她甚至为了一套忧国忧民的词曲悲哀泫然,只是在爱人面前,她藏住所有的悲伤,陪他前行陪他喜乐。
也许,黄蓉唯一的筹码,是她和她的靖哥哥真心相爱,她确定郭靖一生只为了她,只属于她。明知道郭靖注定要回大漠结婚,她还是不肯跟父亲回家,要跟他一起去丐帮大会。君山之上,他们身陷死地,她对郭靖说我们一定要一起死,然而郭靖还是在最后关头把她抛在了轩辕台上,让她活下去。人总是矛盾的,同生共死固然好,真爱到极致,或许还是希望对方能继续活着,哪怕要承受失去一方的痛苦。
黄蓉人在半空,心中安然又悲怆。这样好的郭靖,心中只有她,这样好的郭靖,却注定与她无缘。
在铁掌峰上,黄蓉一个托大被打伤,郭靖拼死带她找一灯疗伤。虽然途中还是黄蓉的机智完胜,可是生死之间,他们始终相守,就如在曲灵风的墓室,他们最困难的时候,另一方总是守在身边。大约这也算是一种运气,所以穆念慈说他们命好,可是,他们把这份运气圆满得无懈可击。
江南六怪被杀,黄药师蒙冤,他们决裂了。他们曾经爱得那样轰轰烈烈,郭靖却不信她,连一次洗冤的机会也不给她,伤碎了她的心。可是她仍然坚强着,没有哭闹上吊,还是关心他的安危,还是在铁枪庙拼死保护他的大师父,拼死解开他们之间的误会。她从神像后出去见欧阳锋之前,在柯镇恶手心上写下:告知我父何人杀我。那是一种怎样的心灰意冷,她对郭靖已经没有叮嘱了,不恨他,不怨他,也不再期盼他任何东西,人穷反本,她最后想到了她的老父,自从遇到郭靖,她没有一刻对得起她的父亲。
郭靖知道了真相,上天入地找她,她若不想见他,他三生三世也找他不到,可是她还是心软,给他出谋划策,最后,他们在雪峰上重逢。
蓉儿用她所有的坚强,她对靖哥哥的理解、包容和鼓励,让他们一直走那么远,一直走到最后。他们的爱情,不是神话,是一场艰苦的修行。正如金庸希望、相信的那样。
在所有大是大非面前,黄蓉永远听郭靖的。郭靖说爱国爱民好,她就爱国爱民,郭靖说守襄阳,她就跟着他一生在襄阳劳心劳力,一直到死。在荒岛上,她让郭靖背后打死欧阳锋,郭靖不肯小人行径,她就笑说:好,你是圣人,都听你的。她终究还是个好姑娘,所以在荒岛上她已经将峨眉刺横在脖子上要给郭靖殉情,想起师父无人照顾,还是忍辱负重了下来。她一个初三的小姑娘,跟坏人斗智斗勇,一直到深爱的人再度出现。
黄蓉和穆念慈都是为了爱情付出了整整一生的人,但是穆念慈的幽怨短暂而单纯,黄蓉却是一生艰辛。即使成亲之后,再遇杨过的时候,金轮法王挑衅的时候,生产郭襄的时候,到处寻找郭襄的时候,入绝情谷的时候,襄阳陷落的时候……她是幸福的,却从来没有轻松过。
写《射雕》的时候,金庸正是盛年,意气风发,他以为,他相信,如果这世上有郭靖这么一个仁厚踏实的人,再有黄蓉这么一个灵秀聪慧的人,然后再坚持所谓的正道,他们虽然艰苦,却必然可以远方。只要努力,他们希望的就都可以达成,他们可以终成眷属,还能得到名望、地位等等附属品,在金庸笔下和意念里,郭靖黄蓉的人生就是所有人生可以达到的巅峰。
然而一切毕竟是一场美好的希望。到《天龙》里,金庸已经开始失望叹息了。乔峰跟郭靖比起来,任何一样都出色弥多,可以说,郭靖黄蓉性格里的所有优点结合成了一个乔峰也不为过,就是单单一章“杏子林中,商略平生义”就足以让古今英雄拜服。可是一切都没有用,一个非我族类其心必异的命运从一开始就将这个英雄完全否定,这个英雄亲手打死了自己最爱的女子,他再好再完美,也抵挡不过命运的悲剧。
金庸用否定了的乔峰,彻底否定了他钟爱的郭靖和黄蓉。所以到小狐狸的时候,他是那样潇洒不羁游戏人生,小狐狸也还是不够实际,所以到韦小宝,金庸彻底地告诉大家,人生不过是一场游戏,什么都没有才是最好的境界,没有爱情,没有忠孝节义,没有侠,太上,什么都没有。
金庸自此封笔。
老子说,听之不闻,名曰希。所谓希望,从一开始就是指那个,你永远也听不到的好消息。人生,又还有什么可以执着的,再有二十年,我们都什么也不再执着了吧。
琴姬
作者琴姬
103日记 34相册

全部回应 33 条

添加回应

琴姬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