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王别姬》观后感—— 10月13,雾

陳得·半生君 2013-10-14 15:58:14
九三年是很好的一年,这一年有了《霸王别姬》,而接着的下一年又有了《活着》,而93年的上一年《编辑部的故事》已经开始首播。

九三年是很好的一年,我和我喜欢的人们都开始懂事,不光会说话,不光是满地爬,而是盯着电视一动不动。现在想起来我对共和国全部美好的记忆都停在九十年代结束前,个头不大嗡嗡作响的空调,绿油油到腻的夏天,色彩对比度强烈的电视和录像,大街上行人匆匆,一部分人被鼓励先富起来但是还没有完全地巨大地富起来,于是钱也显得还没有那么重要。

不犯二了,说戏。

电影第一个镜头就让我梦了好久,球馆,走戏,大雾,回音,一切感觉都凑不成对但又像是操练的架势,此景本应梦中有。捡小四的时候给了个远镜头,不知道是距离掌握的好还是捉准了将深不深,欲言又止的蓝天的颜色,总之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故事散出来的味道有点像《大宅门》,但是比那个更悠长,更铭心刻骨。《霸王别姬》在历史线上没有约束,在敏感词上没有界线,这才看的揪心,导演才发挥的放肆。而现在攀在历史上的剧,49年一成立,就等着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程蝶衣似乎永远都是主题,该得的不该得的怜悯他也都收下。
所以你们看,长得好看的男孩子永远都是好孩子。
九三年是很好的一年,这一年有了《霸王别姬》,而接着的下一年又有了《活着》,而93年的上一年《编辑部的故事》已经开始首播。

九三年是很好的一年,我和我喜欢的人们都开始懂事,不光会说话,不光是满地爬,而是盯着电视一动不动。现在想起来我对共和国全部美好的记忆都停在九十年代结束前,个头不大嗡嗡作响的空调,绿油油到腻的夏天,色彩对比度强烈的电视和录像,大街上行人匆匆,一部分人被鼓励先富起来但是还没有完全地巨大地富起来,于是钱也显得还没有那么重要。

不犯二了,说戏。

电影第一个镜头就让我梦了好久,球馆,走戏,大雾,回音,一切感觉都凑不成对但又像是操练的架势,此景本应梦中有。捡小四的时候给了个远镜头,不知道是距离掌握的好还是捉准了将深不深,欲言又止的蓝天的颜色,总之看的浑身起鸡皮疙瘩。

故事散出来的味道有点像《大宅门》,但是比那个更悠长,更铭心刻骨。《霸王别姬》在历史线上没有约束,在敏感词上没有界线,这才看的揪心,导演才发挥的放肆。而现在攀在历史上的剧,49年一成立,就等着皆大欢喜的结局了。

程蝶衣似乎永远都是主题,该得的不该得的怜悯他也都收下。
所以你们看,长得好看的男孩子永远都是好孩子。

人物其实没大说头,卡司的整体水平高,从主角到龙套,大约都在一个水平线上,剧里也没有谁特别抢眼,当然除了张国荣。

因为他长得好看。

程蝶衣不过就是个戏痴,幸福对于他就是任性,有了段小楼,他觉着两人在一起也是内外兼修,不要得再有什么改变。师傅打他他不低头,国民政府审他他不低头,红卫兵来了他都不松口。他不觉着疼痛有什么可怕,倒是疼痛让别的情感都衰败下去,京戏霸道的成长起来,连爱情都不给留余地。也许最后在程蝶衣的心里,连段小楼都淡化了,所以才拔剑。没有那么多的大道理和思考,也不是为了给影评人做一个姿态,单单是给霸王道个别而已,多少年来的霸王别姬,也不过是这个意思,也只有这出演得不可复制。

段小楼就是没上过学,要是生物学第二次生理那部分多瞅两眼,也许他和师弟就在一起了。
段小楼有时候让我想起白景琦,一样的张狂,耍威风,打群架,娶窑儿姐。不过小白同志的境遇就好很多,段小楼活的地方是一个离现实很近的地方,再怎么想做到无坚不摧,都是徒劳。段小楼说蝶衣就是个戏痴,然后就越说越起劲,你说那是人性恶了,才不是。
这是五十步笑百步。满满的羡慕嫉妒恨。
满满的基情。
一辈子戏里疯,好容易挨过去,又在万世之表的牌子底下赶上一个剧本更荒谬的大剧,还要跟着癫,讲什么道理,装什么深沉。没有谁更没底线,现实就是这么急躁,人这个字有时候连个撇都来不及让你正正经经写完。

菊仙是个好姑娘,有尊严,有智慧。你给我说,菊仙特可悲,连可怜都算不上。不过你看啊,跳青楼,给自己赎身,嫁角儿,给角儿生孩子,为了男人给情敌低头,跟日本人磕,和红卫兵叫板,她把女人的罪都受了,男人的苦也吃了,假如蝶衣是集了男女的忧愁,菊仙就是集了男女之大成,活成这样,也就活明白了,没什么后悔的。

人物说来说去也就那样,哪怕就是拔去了都瑕不掩瑜。后来我再想想,那片头的大气,那城门楼子下的镜头,师傅撵人打屁股的节奏,没有一个不是神来之笔,又没有一个是拍着费事,看着做作。谁小时候没看着看着操场,就觉着个人矮下去了呢?谁没玩到傍晚,在城门楼下发过呆呢?调皮的孩子哪个没被揍过?敢爱不敢言的人谁没有过几个?陈凯歌就这么一大块一大块的把记忆往外抖搂,一大片一大片掉在地上咔咔作响。

有时候在国外久了,在共和国活得长了,别人问起中国是什么样子,自己往往只能说不能体会,四周环顾,记不起胡同口有过什么,也说不出现在站在那里的东西叫什么。只是四下都是高楼大厦艾派德,一切都闪着或者金属或者山寨的光芒,闪的人眼睛昏花,逐渐连继续回忆下去的力气都没有了。

艾大姐一直灌输我,说这是中国最好的文艺片,我不否认。
她的这条短评也出现在豆瓣页面上,今天看见了,只是我手抖了一下,没有点赞。
展开查看全文
陳得·半生君
作者陳得·半生君
114日记 18相册

全部回应 12 条

查看更多回应(12) 添加回应

陳得·半生君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