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尔克《秋日》几种版本的比较

仙树 2009-04-11 21:34:58
德文版:
  Herr: es ist Zeit. Der Sommer war sehr groß.
  Leg deinen Schatten auf die Sonnenuhren,
  und auf den Fluren laß die Winde los.
  
  Befiehl den letzten Früchten voll zu sein;
  gieb ihnen noch zwei südlichere Tage,
  dränge sie zur Vollendung hin und jage
  die letzte Süße in den schweren Wein.
  
  Wer jetzt kein Haus hat, baut sich keines mehr.
  Wer jetzt allein ist, wird es lange bleiben,
  wird wachen, lesen, lange Briefe schreiben
  und wird in den Alleen hin und her
  unruhig wandern, wenn die Blätter treiben.
英文版:
    Lord, it is time. The summer was very big.
  Lay thy shadow on the sundials,
  and on the meadows let the winds go loose.
  
  Command the last fruits that they shall be full;
  give them another two more southerly days,
  urge them on to fulfillment and drive
  the last sweetness into heavy wine.
  
  Who has no house now, will build him one no more.
  Who is alone now, long will so remain,
  will wake, read, write long letters
  and will in the avenues to and fro
  restlessly wander, when the leaves are blowing.
中译一:《秋日》 冯至
  
  1905-1993。1930年赴德国留学,其间受到德语诗人里尔克的影

响。五年后获得哲学博士学位,返回战时偏安的昆明任教于西南联

大任外语系教授。
  
  主啊!是时候了。夏日曾经很盛大。
  把你的阴影落在日规上,
  让秋风刮过田野。
      
  让最后的果实长得丰满,
  再给它们两天南方的气候,
  迫使它们成熟,
  把最后的甘甜酿入浓酒。
      
  谁这时没有房屋,就不必建筑,
  谁这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着,写着长信,
  在林荫道上来回
  不安地游荡,当着落叶纷飞。
  
  中译二:《秋日》北岛转译于英文版
  
  1949- 。不喜欢里尔克的长诗,认为短诗比较有张力,因此受到指责。
  
  主呵,是时候了。夏天盛极一时。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我之所以不厌其烦地细说翻译,是想让我们知道阅读是从哪儿开始,又到哪儿结束,换句话说,也就是弄清楚诗歌与翻译的界限。一个好的译本就像牧羊人,带领我们进入牧场,而一个坏的译本就像狼,在背后驱赶我们迷失方向”——北岛《时间的玫瑰》

北岛在《时间的玫瑰》中说,因为《秋日》这首诗,里尔克才可以被列为20世纪最伟大的诗人之列。在读书会上,一个女生读了这首诗,之后她说感受的时候重复了这句“就醒来,读书,写长长的信”,好诗啊。
里尔克写这首诗的时候27岁,我听到这首诗的时候也是27岁。
读到过三个版本。北岛说,这些翻译第一段问题不大,但在我看来最别扭的就是第一段。无论是北岛写的“夏天盛极一时”还是冯至的“夏日曾经很盛大”,我觉得都别扭。
夏天用盛大来形容,翻译的痕迹会不会太重了?而且原文中根本没提到那风是秋天的风,不知道为什么冯至会翻译成“让秋风刮过田野”。通篇看这诗,发现其实第一段是写夏天的生长过程,而第二段是秋天的收获,第三段写之后的感觉。
而正是第一段最后的那一场风,把夏天吹到了秋天,把果实吹熟,把你爱的人吹走,但没吹走思念,从而让你醒着,读书,写长长的信。所以,我觉得该是这样的:“主啊,是时候了。在那个炽热的夏季,把你的影子置于日晷上,让风吹过牧场。”。
北岛说,夏天那一句是个感叹,感叹夏天就要过去了,我可以翻成那个炽热的夏天,但在于中文来说,可不可以延伸一下,说主啊,请给我一个长长的夏季。也许这在英文的解释上是不通的,而英文用的是过去事态,表示这个夏天已经过去,然而诗的翻译我想和小说会有不同,而侧重那个意思的解释与感受。这两个我都保留好了。
第2段我觉得北岛翻译得真好,尤其是甘甜压进浓酒的“压”字,真的很传神。“催它们成熟”我觉得换成“把他们催熟”会好一点,两个把字句并列会有一种整体的美感和韵味。但结合上一句“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就觉得还是“催它们成熟”会好。
第3段的头两句显示了北岛不同常人的诗性,只有有诗心的人才可写出这样的句子。而“醒来”我觉得改成“醒着”会好,这是一种现实到现实的诗意,而不是梦境到现实,已经苏醒着,看你的影子曼妙,共你的夏季悠长,收获我们辛勤的果实,孤独着我们的孤独,这一切的一切都因为我是醒着而不是醒来。这样读起来顺,感觉起来顺,爱起来最顺。

  主呵,是时候了。在那个炽热的夏天(请给我一个悠长的夏季)。
  把你的阴影置于日晷上,
  让风吹过牧场。
  
  让枝头最后的果实饱满;
  再给两天南方的好天气,
  催它们成熟,把
  最后的甘甜压进浓酒。
  
  谁此时没有房子,就不必建造,
  谁此时孤独,就永远孤独,
  就醒着,读书,写长长的信,
  在林荫路上不停地
  徘徊,落叶纷飞
仙树
作者仙树
13日记 1相册

全部回应 19 条

查看更多回应(19) 添加回应

仙树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