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中的建筑(一)

海拉鲁小白兔 2013-10-04 23:42:51
雨果曾经在《巴黎圣母院》中说过文学将会杀死建筑。近200年过去了,在过去的200年中建筑和文学却呈现出一种互为宿主互相影响的复杂关系。在文学作品中,或抽象现实建筑,或虚拟不存在的建筑。反过来,建筑又依附于文学,或将文学中抽象概念视觉化,或受文学预言的引领。(2001太空漫游)

在文学的文本中,故事的发生和进行都需要一定的空间容纳,特别是对于单一场景下发生的故事。在存在“建筑”这一元素的文学作品中,“建筑”对文本有至关重要的影响,一方面,建筑不但成为情节的容器,也成为情节的背景,以不经意漏出的蛛丝马迹交代更多情节无法传达的隐含讯息。(红楼梦)另一方面,建筑有时候也会称为被描述的客体,直接参与故事的发生和推动。(金阁寺)此外,建筑还可能成为主人公想象的寄托,在这一方面,建筑或成为情节的背景出现,或与情节持续不断互相作用成为情节前进的推动力。(白色旅馆)

                                                    (一)看不见的建筑
在古希腊时期的代表文体戏剧的各要素里,虽然建筑作为情节发生的舞台地位十分重要,然而古希腊三大剧作家都似乎对这个舞台细节的描述兴趣不大,对于他们来说,文本中这个情节的容器就跟舞台上演员的表情一样是干扰“纯粹的悲剧”的元素,因此要么一笔带过,要么干脆避而不谈。值得注意的是,我们所讨论的戏剧中的建筑和戏剧中的场景是两个截然不同的概念。前者在正文中被有意无意的描述,而后者则仅仅出现在剧本开头的“布景”一栏。古希腊戏剧多源于耳熟能详的民间故事英雄传说,故隐含信息不需要通过“建筑”来交代,“建筑”的细节却成为了隐含信息被文本暗示。而戏剧发展到后来二十世纪的荒诞派更是通过刻意剥离时间,地点这些传统戏剧元素来屏蔽隐含信息被带入情节之内,仅通过对话在架空的舞台上讨论“荒诞的世界”,这一时期的作品中,“建筑”也被刻意忽略。(等待戈多)

                                                      (二)环形建筑与迷宫文学
文学中的建筑与现实的建筑相比最大的好处就是可以摆脱材料的限制,甚至摆脱结构的限制,在暗处隐藏边界和接口,以情节为诱饵引诱读者步步深入,最终落入作者的圈套。往往到行文已经到了一半甚至最后阶段,读者才幡然醒悟这是个莫比乌斯环式的建筑。要说营造这种建筑的大师非博尔赫斯莫属。在《虚构集》中收录的三篇短篇:《环形废墟》,《小径分岔的花园》以及《通天塔图书馆》中的同名建筑都是这样的结构。

《环形废墟》的开头,一个人出现在一个河边的环形废墟。博尔赫斯没有交代这个人是谁,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对于这个废墟的结构他没有过多的描述,只说明这是个中间有石像的环形场所,而且已经被焚毁。而他为这个建筑设定的地理位置却相当耐人寻味。他没有用准确的方位来定位,却用了具有相对性概念的“上游”“下游”。随着剧情的推进,梦与现实作为两条独立的线出现在小说中,直到小说的最后,主人公派自己梦中造出的少年到下游的古庙中去时,原来泾渭分明的梦与现实突然混杂在一起。小说的结尾与小说开头衔接在一起,形成了环形的结构。对于环形来说,当然不存在具体的地点,相对性的上游和下游却更加准确。通过“环形废墟"与"环形小说“的”互文“,小说的边界被成功隐藏,成为了一篇永无止境循环的小说。(就跟环形废墟一样)俯瞰这篇小说的文本结构,恰似被视觉化的“环形废墟”,通过梦与现实的分界也将原本线性向前的时间变成循环的“死胡同”。(环形的时间与空间)

《巴别图书馆》一篇中,博尔赫斯对这个图书馆结构做出了具体的描述:由无数个六边形构成,也许是无限的,中间是巨大的通风井。虽然没有交代这个图书馆的外部结构和体量,但是我们可以大致猜测这个图书馆应该相当巨大(无限大)。 六边形是能够密铺的最多边正多边形,可以无缝隙的铺满整个画面(隐藏边界),同时又避免正方形的有序(出口只有横竖两个方向)。也就是说这个图书馆是个无序且无限的空间。与此形成“互文”的图书馆里的藏书,通过25个字符的编码,也是无序且无限的。由此图书馆和其内部的藏书共同构架出一个无序且无限的世界。当然这样的建筑在现实生活中并不可能存在,同时却抛出的另一个问题:既然书可以通过25个字母任意编码,那么就会有一本书包涵了整个图书馆的书(暗示有限),这又与图书馆的书是无限的假定向悖。同样图书馆的六边形结构在内部密铺,那边界呢?这就暗示了"博尔赫斯式建筑”的典型特征:由简单几何图形组成,无边界,内部迷宫似的分岔(如同他的文字一样)。

之所以说博尔赫斯的建筑典型是因为他构造的建筑与现实建筑一样有引导性(诱导性)。观察者不会突然出现在建筑中心,而是被情节推动,逐步进入建筑中心,最终发现自己迷失在由分叉和镜子组成的迷宫世界之中。《小径分岔的花园》一篇中,博尔赫斯向观察者展示如何到达这个迷宫建筑中心(逢岔路左转),当观察者到达迷宫中心时,他却没有给出迷宫出口的答案。通过暗喻和另一个人物(艾伯特)的叙述展示了一个时间上的迷宫。这也昭示了“博尔赫斯式建筑”的另一个特点:在空间和时间双重方向的迷宫。这就说明了人在其中迷路的必然性:“博尔赫斯式建筑”是充满分岔和汇合的网状闭合建筑,也就是当进入内部后,没有开头也没有终点,没有中心也没有边界,而观察者只能选择其中的一条路径。另外值得注意的是,博尔赫斯将他这座最重要的迷宫式建筑定位于中国古典园林。中国古典园林“不对称,不规则,充满迂回”的特点作为隐含信息暗示了博尔赫斯“时空无序”的世界观。

以上的两类文学中的建筑在文本中主要承担两大责任:1.寄喻文本中的世界观。2.暗喻(视觉化)文本结构。而这两大责任在博尔赫斯笔下往往又是同时出现的,这在其他作家身上并不常见。

海拉鲁小白兔
作者海拉鲁小白兔
123日记 84相册

全部回应 6 条

查看更多回应(6) 添加回应

海拉鲁小白兔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