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梦

就叫我荣 2009-04-01 13:31:20
且记一笔流水账:)

  27日28日,连看两遍《东邪西毒》。万裕首映那场,一关上大灯,字幕浮现张国荣字样,观众掌声如雷,我开始还想在电影中间鼓掌是否不大妥当,但转念想,今日来的应当全是来看他的,就当是王家卫许我们的一个私人聚会,也就从善如流,大力拍手。待到他开腔说话,台下都被倾倒,看着他一副生意人口吻兜售剑客,一边笑一边哭。我一直觉得《东邪西毒》这部电影,情结太过支离破碎,也不是多么喜欢,却是我记得最清楚的一部,每一个细节点,都在我脑海里,总是快银幕一步,从心底流淌出来。我断断续续一直流泪,到王家卫出来说了小半天话,还在哭,也不是难过,心里其实是开心的,但就是停都停不下。

  第二天再去看万达的那场,我买了十二支白玫瑰,用英文报纸般的硬纸包成一束带去。有很多人都捧了大花篮,装扮得很美,我不要脸地跟林淮、长街说,只有我是按照送情人的标准送的啊,被她们嘲笑花痴。精神亢奋,结果导致看电影时候异常困倦,耳听着他的粤语旁白,仿佛催我入眠,于是我很无耻地在盲剑客和马贼火拼前正襟危坐地睡着了,逃过看得我头晕眼花的打斗戏。再醒过来已经是欧阳大嫂快香消玉殒,朦胧中见她脸上表情似喜非喜,与手上那朵紫荆花两
且记一笔流水账:)

  27日28日,连看两遍《东邪西毒》。万裕首映那场,一关上大灯,字幕浮现张国荣字样,观众掌声如雷,我开始还想在电影中间鼓掌是否不大妥当,但转念想,今日来的应当全是来看他的,就当是王家卫许我们的一个私人聚会,也就从善如流,大力拍手。待到他开腔说话,台下都被倾倒,看着他一副生意人口吻兜售剑客,一边笑一边哭。我一直觉得《东邪西毒》这部电影,情结太过支离破碎,也不是多么喜欢,却是我记得最清楚的一部,每一个细节点,都在我脑海里,总是快银幕一步,从心底流淌出来。我断断续续一直流泪,到王家卫出来说了小半天话,还在哭,也不是难过,心里其实是开心的,但就是停都停不下。

  第二天再去看万达的那场,我买了十二支白玫瑰,用英文报纸般的硬纸包成一束带去。有很多人都捧了大花篮,装扮得很美,我不要脸地跟林淮、长街说,只有我是按照送情人的标准送的啊,被她们嘲笑花痴。精神亢奋,结果导致看电影时候异常困倦,耳听着他的粤语旁白,仿佛催我入眠,于是我很无耻地在盲剑客和马贼火拼前正襟危坐地睡着了,逃过看得我头晕眼花的打斗戏。再醒过来已经是欧阳大嫂快香消玉殒,朦胧中见她脸上表情似喜非喜,与手上那朵紫荆花两相映衬,让我片刻失神。我还记得第一次看东邪西毒时候,从她与欧阳锋处获得莫大教训,那即是,爱人不要计较输赢,若是喜欢,一定要说出口,没有什么比错失更遗憾。虽也因此在最好的年华里吃了很多苦头,但现在回想起来,却仍是欢喜无量,再来一次依然如此。

  热情演唱会,是最让人激动的,虽然看过很多遍,但哪里比得上大屏幕看得清晰。这时候的他,比起97时候,是老了一点,也更瘦了一点,那一点点的腰身让人怜惜。开场前林淮与长街曾问我,97与热情喜欢哪一场,我想了想实难定夺。97时候他是温润君子,带一点点挑逗的性感,在自己的演唱会上募捐心意拳拳,又在末尾处告白一丝不苟,那都是一颗深情款款的赤子之心,那是最真的他。到了热情,他骨子里的一点邪气却变得盛烈,眼角眉梢更有种豁得出去的气势,这是真真正正只属于他自己的理想舞台,由他带来与我们分享。

  几套衫都靓到爆,有一套深藕色的,几近透明,将他衬得像是古希腊站在水边的男子,他握住话筒的手臂上套了沉甸甸的金属环,手背上青筋都纠结起,声音却是又暖又稳定。跳舞的时候不断往后撩头发,坐在凳子上俏皮地晃动脚掌,换装后仔细地整一整袖口,这些小动作他做来可爱至极,自然至极,简直是行云流水一般的好。我屡屡泪眼婆娑,却仍是睁大眼睛看仔细。

  最期待的是万人大合唱的锐舞派对,足足半小时,他一首接一首劲歌热舞,汗流浃背,在他带领下,银幕上银幕下他的歌迷均站来起舞,为他扭动身躯,开腔大喊“Thanks!Thanks!Thanks!” 末尾的那个名字却自动篡改成“Leslie”、“哥哥”、“张国荣”,这场面让人难以抑制的热泪盈眶。待到他开腔唱“为你钟情,倾我至诚”,我们坐回座位,再也忍不住痛哭失声,他每说一句“送给你们”,我就忍不住双手合十,几乎要跪拜下去。一直喃喃说“Thank You!”安可前的《共同渡过》,我忍不住小声喊“Leslie,你不要走!”,我不敢太撕心裂肺,怕让人嫌恶,却已是毫无形象可言。幸好这放映厅中的黑暗,成全我做一个花痴歌迷,全身心投入,倾听他绝世风流。

  待到最后那支自我剖白的《我》,整个放映厅却安静得过分,只听见低低抽泣声,看着他流泪,等他与我们告别。散场后,我抱住花树哭,把她刚换上的50周岁纪念T都弄湿了,实在愧疚。回到家看见九命猫给我留言,叫我不要太伤心。我其实不是伤心,我是兴奋激动,情难自控。大屏幕杀伤力太强,我抵挡不住,如果曾到过现场,怕是更加丢人现眼,我恶狠狠地嫉妒那些坐在红馆里的男女老少!

  30日去看《霸王别姬》,看过许多遍,大银幕是第一次。胶片斑驳,还有跳帧,我与林淮均怪罪影院没有将拷贝好好保管,让电影平白失了一层颜色,但却还是好。看到小豆子被他娘切去畸指,还是忍不住一痛,这以后所有颠沛流离,均是从此而来,汇聚到蝶衣日后嚷嚷的那声“娘,我冷!”太过酸楚。不得不提他的贵妃醉酒,灯暗后再起,他兀自旋转,乐音不息,他舞动不止。娇慵无力地慢慢倒地,面向上,脸上油彩热闹悦目,那一双眼睛却是冰凉的。大屏幕上充满了他的脸,那一刻让人屏息。身在影院里,本就像是遗忘了尘世,凝视他的时候,却又忘记了这是在电影里,他那张艳丽的唇,教人直想热吻下去。台下观众痴迷叫他,我们几个都窃窃笑,看,那就是我们的写照。散场时候,大家还是激动鼓掌,这部电影真是太好了太好了。

  那日还见到一直要见未见的安小羽,看电影时候一直记挂她赶不赶得及,往后排空位张望,看有没有填满。谁想她坐在第一排,散场时候她她带着满脸泪痕过来,我和林淮也是眼睛湿湿,想想也好笑。她发间别一朵花,着一件彩色披肩,虽没有看得太分明,却知非常美丽,不知下次再见会不会太远。

  昨日去看《异度空间》却是一波三折,以为要加班,本来买好的票转给了同事,结果又获放风两小时,立马直奔公车。第一次听《少女祈祷》,觉得太露骨,姿态放太低。直到这几日一直赶场,才算理会了林夕那一句词“太爱他怎么想到这么恐怖,对绿灯去哀求哭诉”。昨天简直就是场景再现,一直祈祷红灯少一点,公交车跑快一点,拐进稍窄的街道,前面的车走得慢吞吞地,我就心焦,生怕堵在哪个路口,赶不及开场,坐立不安,宛如少女附体。幸好次次幸运,还赶得上,与林淮稍晚进场,总算体会到小羽说的摸黑,几乎是一级台阶一级台阶地挪下去,结果还能挨着同事坐下,大乐。

  我还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看这部电影,银幕上他放大的脸,表情太生动,连每一丝皱纹的抖动都看得清楚。他只穿一条黑色泳裤下水,我忍不住低呼,色心萌动。我推测旁边的林淮大约也差不多。电影最后,他与心中女鬼站在天台上对持,满脸泪与汗,他说“你死后我都没有开心过”,“我们一起开心过,痛苦过,我以后再也不会忘记”,他与脸上血肉模糊的她接吻,神色温柔,像是面对最美丽的珍宝。他大惊之后的释然与松弛,让我又怔怔落泪。林淮问我哭什么,我说大概是觉得爱人之后唯求的是记得吧。那个女鬼求仁得仁,多幸福。他不也曾在演唱会上问我们是否会一直记得?我们也会让他幸福的。最后一幕,他与章昕相拥着坐在天台上,背后是鱼肚白的天空里,香港未灭的灯火,看得心暖。

  今晚的夜半歌声,明日的星月童话,后日的红色恋人,希望他能护荫我,让我都能赶得及。让这浑浑噩噩的美梦,做得再长一点。
展开查看全文
就叫我荣
作者就叫我荣
68日记 39相册

全部回应 28 条

查看更多回应(28) 添加回应

就叫我荣的热门日记

豆瓣
免费下载 iOS / Android 版客户端